第419章 比誰心眼兒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話音落下,宋喜這邊拿著手機,樂了.

她輕笑著道:"我想請他去五道坎兒吃魚."

喬治笙問:"沒了?"

宋喜站在牆邊,一只手插在口袋中,面色如常的回道:"不然呢?他之所以特地通過葉祖題找我,就是想走個人情,告訴我他跟葉弘錦的關系也不錯,葉祖題在電話里面也一直在打感情牌,如果我直接拒絕,豈不是掃了葉家人的面子?"

"剛剛肖國安不提五道坎兒,可能我直接就說幫不了,可既然他提了,我念著小時候的情分,必須也要請回來."

喬治笙那邊很輕的出了口氣,似是在笑:"想好了,你還問我干什麼?"

宋喜回道:"我怎麼知道你需不需要肖國安這條人脈,萬一你正好需要,也順道賣個順水人情給他."

喬治笙饒有興致的說:"想的還真周全,我剛剛都以為你是心軟想幫他."

宋喜臉上掛著淡笑,聲音卻不摻雜一絲玩笑:"我爸都說我在這方面比他還'心狠’,越是看的重的人,越是不能背叛,一次不忠,百次不用."

喬治笙聲音中的玩味更濃:"你都知道他是這種背信棄義的人,還想幫我和他牽線,我是多缺人脈,要跟這種人打交道?"

宋喜沒想到被喬治笙反將了一軍,美眸微挑,反應很快:"你跟他之間又不走感情,如果是單純的利益交換,多個人脈多條路…再者說了,他還敢跟你耍什麼花花腸子嗎?"

喬治笙眼底的笑,宋喜看不到,但她大抵能猜到他在笑.

幾秒沒說話,宋喜試探性的'喂?’了一聲.

喬治笙說:"我在聽."

宋喜問:"那你怎麼不說話?"

喬治笙故意低沉著聲音回道:"你這麼多心眼兒,我在擔心會不會被你算計."

宋喜當即翻了一眼,無語道:"誰活膩歪了去算計你?"

說罷,她嗔怒著補道:"既然你不需要肖國安,那我回頭自己跟他約時間了."

宋喜要掛電話,喬治笙道:"什麼時候約他,我跟你一起去."

宋喜美眸中很快閃過一抹輕詫,出聲問:"你去干什麼?"

喬治笙說:"想吃魚."

宋喜不理他,還說她心眼兒多,他渾身上下都是心眼兒.

這茬過去後的隔天,肖國安打給宋喜,委婉詢問,宋喜當即定了晚上去五道坎兒的飯局,並且特地提了一嘴,房間她來訂.

肖國安抓不准宋喜是什麼意思,電話里面無比熱絡,好話說盡.

當天晚上,宋喜下班直接開車去飯店,路上喬治笙跟她聯系,說會晚一點兒到.

宋喜來到飯店的時候,店員說包間里面已經有客人在等,宋喜推門而入,看到許久未見的肖國安.

他的確瘦了很多,關鍵是老了很多,跟宋喜印象中的他大相徑庭,甚至讓她覺著有些陌生.

還不待宋喜開口,肖國安笑著起身,一邊迎上前,一邊道:"小喜,我多久沒看見你了?快進來,坐下說話."

宋喜也露出微笑,出聲打招呼:"肖叔."

肖國安拉開椅子,就坐在宋喜左邊,主動拿起茶壺,要給她倒水,宋喜忙道:"我自己來."

肖國安看著宋喜,眼中閃著希冀,一開口就是小時候帶她去哪里玩兒,她說了什麼話,種種回憶殺.

宋喜但笑不語,悉心聽著.

聊了一會兒後,肖國安又主動問:"剛下班就過來了,是不是餓了?先點菜吧,我們邊吃邊聊."

宋喜道:"你點吧,這頓我請你."

肖國安忙說:"怎麼能讓你請呢,肖叔請你."

宋喜淡笑:"小時候都是肖叔請我,現在我長大了,應該我請你."

肖國安暫且不聊這個話題,叫來店員,嘴里說著:"柴火魚一定要點,你小時候最喜歡吃這個,里面配菜…我記得你喜歡土豆粉."

兩個人點了六七道菜,肖國安正要合上菜單,宋喜又側頭對店員說:"加一個糖醋排骨和可樂雞翅."

店員記下,肖國安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意外,不過更快笑道:"你小時候都不怎麼喜歡吃甜的."

宋喜說:"人都會變的."

店員拿著點餐簿離開,包間中只剩他們二人,肖國安主動挑起話題,說他那日跟葉弘錦一起吃飯,聊到宋元青,大家都很難受.

"我一直想幫你爸爸出點兒力,但你爸的事兒,只有檢察長級別才能接觸,我也是心有余力不足,當初你給我打電話那會兒,院里高度戒嚴,不許我們向外透露一點兒風聲……說到底,是我沒幫上忙,小喜,你怪肖叔也是應該的."

宋喜看著眼眶含淚的肖國安,淡笑著回道:"肖叔,過去的事兒就算了,大家現在都挺好的,誰也沒有因為誰,日子就過不下去了."

肖國安點點頭:"你是個好孩子,現在也有人照顧,你爸不用太擔心你."

他說話意有所指,宋喜偏不接茬,果然,還是肖國安自己試探性的問道:"他對你挺好的嗎?"

宋喜美眸微挑,表示沒聽懂.

肖國安只好挑明了:"喬治笙."

宋喜'哦’了一聲,淡笑著道:"我們只是朋友,但他確實幫了我很多."

肖國安也是看破不說破的表情,但接下來的話題就少不了要帶上喬治笙.

宋喜跟他聊了十幾二十分鍾,菜逐漸上來,中途有人敲了敲房門,肖國安還以為是服務員,隨口說了句:"進來."

房門推開,一身黑色的喬治笙從外面走進來.

宋喜先看到他,不需任何演技,是本能的勾起唇角,笑著道:"這麼快就到了."

肖國安這才扭頭去看,他沒見過喬治笙本人,但卻下意識的站起身,眼神充斥著意外和些許的緊張.

宋喜也站起來,給兩邊介紹.

果然是喬治笙.

肖國安面露笑容,眼帶驚喜,伸手做了'請’的手勢,喬治笙是冷淡的人,外界皆傳他不好相處,所以他話少甚至是面無笑意,肖國安都能接受.

喬治笙拉了宋喜旁邊的椅子,脫了外套坐下,對面肖國安陪著笑臉問:"喬先生喜歡吃什麼?叫人進來再點幾個菜."

喬治笙瞥見桌上的糖醋排骨和可樂雞翅,淡淡道:"不用了,你們聊你們的."

宋喜輕聲對他說:"你不是想吃魚嘛,嘗嘗這邊的."

喬治笙點頭,拿起筷子,通程不看肖國安一眼,知道的是肖國安先來的,不知道的,還以為肖國安才是不請自來的那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