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 調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隔著球網,兩人四目相對,宋喜是那種為了臉面什麼都能死扛的人,所以這會兒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淡定,甚至是強勢.

喬治笙對上宋喜的目光,一瞬間腦海中盡是她沒有穿衣服時的樣子,說到底…還是心虛,所以短暫的對抗之後,他率先開口,沉聲道:"少廢話,你還打不打了?"

雖然口吻還是硬邦邦的,但宋喜分明聽出話里的'頹敗’,他到底還是沒扛過她,不得不岔開話題.

沒有戳破,宋喜抬手繼續發球,喬治笙是個小心眼兒,剛輸了一局,這會兒必須要找補回來,他用左手不方便,只能配合腳下步伐,再也不能淡定的站在原地,也要開始左右移動.

宋喜很喜歡這種逼人上梁山的快感,各種見縫插針的打他死角,兩人一時間也是旗鼓相當.

一口氣打了半小時,兩人輸贏四六開,當然宋喜是那個四.

一起去休息椅,宋喜從包里變魔術似的拿出很多東西,其中就有兩個保溫杯,將粉紅色的遞給喬治笙,喬治笙完全沒覺得有何異樣,接過去擰開蓋子就喝.

這若是在從前,誰敢給他這種顏色?但人都是會慢慢習慣的,宋喜先從淺色開始逐漸麻痹,一如溫水煮青蛙,直到現在,喬治笙看到任何淺顏色都不會覺得奇怪,畢竟家里的保溫杯足夠提煉出四五十種色板.

宋喜的手臂還是很酸疼,想開一袋蜂蜜櫻桃,卻怎麼都撕不開,喬治笙余光瞥見,放下保溫杯,伸手搶過來,一下就打開了,重新遞給她.

宋喜接過來,垂著視線道:"還是你體力好."

聞言,喬治笙眼皮一掀,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目光幽深.

宋喜抬頭對上他的視線,頓了兩秒,馬上道:"你想什麼呢?我就是單純的感慨,同樣都是打球,你什麼事兒都沒有,我累得渾身肉疼."

輕蹙著眉頭,宋喜一臉嫌棄喬治笙思想不單純的樣子.

喬治笙見狀,面不改色,薄唇開啟:"我什麼都沒說,你覺得我想什麼了?"

宋喜沒料到他來這招,不動聲色的回道:"你先說你想了什麼,我才知道我想的跟你想的是不是一樣的."

喬治笙別開視線,喝了口宋喜給他准備的蜂蜜水,不冷不熱的說:"你是故意的."

宋喜吃了顆櫻桃,隨口問:"我故意什麼了?"

喬治笙說:"勾引我."

話音落下,宋喜渾身一僵,像是被人定在了原地.

足足過去五秒,她才努力控制著體內翻騰的血液,唇角勾起,盡量鎮定的說:"哈,我勾你干什麼,你是魚嗎?"

宋喜擺明慌了,這回倒是喬治笙特別鎮靜,他側頭看向宋喜,臉上表情如常,目光卻特別銳利,像是能透過皮膚直接戳到人心里去.

一眨不眨盯著她的臉,喬治笙薄唇開啟:"你喜歡我嗎?"

宋喜腦子刹那間完全空白,心里的那頭小鹿也撞得頭暈,這會兒一動不動,整個人都是木的,只有嘴巴自己應對:"我喜歡你干嘛?"

喬治笙又問:"你喜歡別人嗎?"

宋喜回道:"我誰都不喜歡."

喬治笙說:"我給你一次機會,你追我,我也許會考慮一下."

宋喜心里的那頭小鹿忽然醒了,朝著她的心口玩命兒的亂撞,宋喜差點兒拿不住手里的零食袋子,眼神略有躲閃,下意識的勾起唇角,不正面回答,只笑著問:"你怎麼了?吃錯藥了?"

喬治笙道:"我的藥都是你給的."

宋喜被他看得臉色通紅,發燒一樣,硬著頭皮扯著唇角,出聲回道:"你喝酒了吧?"

喬治笙問:"你臉紅什麼?"

宋喜感覺到臉頰滾燙滾燙,尤其他這麼一問,她更是無地自容,頓了幾秒,眉頭一蹙,似是羞惱的說道:"我是正經人,你以為我是你?"

說罷,她別開視線,光明正大的伸手摸臉,用冰涼的手給滾燙的臉降溫.

喬治笙看著她的側臉,忽然間勾起唇角,眼底帶著笑意.

他什麼都沒說,轉過頭去喝東西,宋喜心跳如鼓,到現在都不確定他到底是什麼意思.

約莫能有十幾秒的樣子,靜謐球館中,喬治笙帶著戲謔的聲音傳來:"開個玩笑,至于這麼緊張?"

玩笑……

宋喜側頭瞪向喬治笙,不知是氣惱還是松了口氣,中氣十足的回道:"我是良家女子,一般不跟人開這種玩笑!"

喬治笙臉上笑意更濃:"什麼人會強調自己是良家女子?"

宋喜眉頭蹙起:"喬治笙,故意找茬是吧?"

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兩人目光再次相對,他眼底帶著笑意,她眼底是怒意,兩人認識這麼久,第一次角色對調,從前她哪敢直呼他大名,更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瞪著他.

互相看了幾秒,某一瞬間,彼此同時別開視線,因為心底皆有些異樣.

宋喜不說話,喬治笙主動道:"不喜歡,就別露出做賊心虛的樣子."

宋喜這兒逐漸冷靜下來,嘴巴利索的回道:"我這是女人該有的內斂和羞澀."

喬治笙似笑非笑:"裝的?"

宋喜面不改色:"禮貌."

喬治笙說:"你們家規矩真嚴."

宋喜說:"禮多人不怪."

兩人唇槍舌戰,你來我往,不分高下.

宋喜的臉紅的快退的也快,等到喬治笙再看她的時候,她已經恢複如常,一如之前她臉紅慌亂的模樣,都是他臆想出來的.

這女人不是一般人,牙尖嘴利心思還深,要想套她的話,著實不容易.

不知道他搞什麼鬼,不是吃了假藥就是喝了假酒,突然發神經.

喬治笙跟宋喜並排坐著,沉默卻心思各異.

沒多久,喬治笙起身道:"別耽誤時間,打完吃飯."

宋喜緊隨其後站起來,出聲接道:"我想吃火鍋."

喬治笙說:"回家,我想吃疙瘩湯."

宋喜輕蹙著眉頭道:"我不想做飯,渾身酸疼."

喬治笙已經站在球網對面,不近人情的說:"十局,你打贏四局就聽你的."

宋喜立馬變臉,挑眉道:"這話是你說的?"

喬治笙馬上反問: "沒贏上四局怎麼辦?"

宋喜說:"我再給你加倆蛋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