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章 老司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句'是我沒管好’,直接讓宋喜心底翻了船,忍不住抬眼看向他,臉上的笑容半僵,暗道他搞什麼?

秦雪松聞言,笑得就更不言而喻了,宋喜見狀,打哈哈道:"他特愛開玩笑."

說著,她又小聲嘀咕喬治笙:"我又不是你家養的狗."

幾人走到桌邊,宋喜親自給秦雪松拉了把椅子,喬治笙坐在對面,他今天穿著件黑色毛衣,里面套著黑色襯衫,襯衫袖口把手腕裹住,宋喜說:"袖扣解開,把手腕露出來."

喬治笙聽話照做,手臂放在桌上,秦雪松給他看脈.

宋喜立在一旁,像個家屬一樣,神色緊張.

平時看脈不需要太久,然而秦雪松卻半天沒說話,又讓喬治笙換了另外一只手,宋喜想問又不敢出聲,只能憋著.

良久,秦雪松問:"你現在每天大概睡著的時間,有幾個小時?"

喬治笙說:"三個小時左右."

秦雪松問:"是長期保持這樣,還是偶爾哪天也能睡得更久?"

喬治笙剛想說沒有,結果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幀幀裸著的畫面,他曾經夢過宋喜,那次也不知怎麼了,可能她往香里下了蠱,他一整晚都睡得死沉.

明知他說了實話,秦雪松一定會追問原因,可若是不說實話…余光瞥見旁邊站著的宋喜,她很認真,甚至是緊張.

他不想辜負她的一片心.

薄唇開啟,喬治笙回道:"偶爾也會睡得很沉,極少情況下."

果然秦雪松問:"是什麼樣的情況?"

喬治笙俊美面孔上不紅不白,聲音不冷不熱:"宋喜給我買過一個香薰爐,第一次用的時候."

秦雪松又問:"那現在呢?"

喬治笙說:"還是老樣子."

宋喜看著兩人不痛不癢的佛系對話,急性子問道:"老師,他身體怎麼樣?"

秦雪松說:"我剛給他把了脈,按理說像他這種嚴重失眠的人,不僅腎火,肝火盛,其他的脈象也都該是紊亂的,但我看他脈象沉穩有力,是身體很好的脈象."

宋喜都做好喬治笙一身毛病的准備,結果秦雪松這麼一說,她措手不及,挑眉道:"不會吧?"

"我之前給他把脈,他還腎火大的."

說著,宋喜很自然的伸手按到喬治笙手腕上.

秦雪松說:"我還能把錯?"

宋喜一想也是,別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了,收回手,她納悶兒問:"那是怎麼回事兒?"

秦雪松問喬治笙:"你近期有做什麼調理嗎?"

喬治笙如實回道:"牛奶和蜂蜜水沒斷過,各種宋喜說對睡眠好的粥跟湯,還有水果."

秦雪松點點頭:"那就怪不得腎火下去了."

宋喜問:"老師,就算腎火下去,他睡不著覺不會影響身體嗎?"

秦雪松道:"我正想說這個,正常人我們每天最少也要七小時的睡眠,但正常有時候說白了僅代表普通,總有些個體,有些人一天最少要睡十五個小時,同樣,有些人一天三四個小時足夠."

宋喜臉上不無愕然,頓了頓,她試探性的問:"那他,沒病?"

秦雪松又看向喬治笙:"你是從小就這樣,還是從某一時段開始?"

喬治笙說:"從十五六歲."

秦雪松略一沉吟,然後道:"總之從脈象上來看,你身體沒問題,不要擔心,如果是從某一時期突然就睡眠量減少,那有可能是那一時期壓力過大,但你體質特殊,也能適應現在的生物鍾.咱們從健康上來講,你可以不用調理,但從正常生活上來講,你如果每天只睡三個小時左右,那剩下你醒著的時間,其他人在睡覺,你也會挺寂寞的,所以調不調,看你."

宋喜看向喬治笙,喬治笙目不斜視,開口回道:"還是麻煩您幫忙開個房子,調一下吧,我也想夜里不那麼長."

宋喜是個很敏感的人,喬治笙那句'我也想夜里不那麼長’,直接戳到她心坎兒上.

她忽然心疼起他睡不著的漫長夜晚,一晚上都那麼難熬,更何況是十幾年,三四千個夜晚.

秦雪松說:"你這樣的體質真的太少見,估計吃藥調理太慢,等回去我教宋喜幾套針灸脈路,讓她先給你試著調理一下."

喬治笙禮貌道謝,然後很自然的側頭看向宋喜:"去叫服務員進來,點菜吃飯吧."

宋喜應聲,轉身往外走.

中午三人一起吃飯,秦雪松很知遠近,不該問的一句都沒問,飯後,宋喜主動對喬治笙說:"我跟老師直接回去了,你也走吧,不用送我們."

秦雪松附和,喬治笙這才拿出一個不大的竹色袋子,禮貌道:"初次見面,勞您從醫院出來一趟,也不是什麼貴重禮物,就是一支毛筆,希望您收下."

秦雪松不要,宋喜接過袋子:"我替老師收了."

她知道喬治笙不喜歡欠人人情.

三人在飯店門口分開,宋喜跟秦雪松也在進了醫院後各自回去自己樓層,待到身邊沒有旁人,宋喜趕緊打給喬治笙.

喬治笙接通,她壓低聲音,卻掩飾不住驚訝:"你怎麼知道我們秦主任喜歡毛筆?你是不是找人查她了?"

喬治笙聲音清冷磁性:"我有毛病?"

"你別告訴我你是猜的."

喬治笙說:"學中醫的,十有八九愛書法愛畫畫,就像當官的愛權,有什麼難猜的?"

宋喜唇角勾起,笑著打趣:"可以嘛,我發現你不僅會關燈看書,現在還被診斷'天賦異稟’,嘖,了不起,我好像碰見一個厲害人物."

喬治笙聲音低沉,細聽還帶著幾分不爽:"我早跟你說過,我身體好得很."

宋喜忍俊不禁,想到早上車里的對話,眼睛晶亮的回道:"總要確定才保險,不然誰知道你是奇葩."

喬治笙的重點不在奇葩,而是……

"你要確定什麼?我身體好不好跟你有什麼關系?"

他突然發問,宋喜這邊心跳頓時漏了一拍,短暫的停頓,很快大咧咧的回道:"我是為你以後的女朋友擔心,先幫她把把關."

喬治笙不冷不熱的問:"那你要不要也幫她試驗一下?"

宋喜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,不是她太單純,誰能想到喬和尚突然改行當起了老司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