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章 聽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以為早上宋喜在車里只是隨口一提,誰料中午她就發了條短信過來,說已經跟她們中醫部的主任說好了,最近幾天午休和晚上下班,對方都能空出時間來,就看他的檔期.

喬治笙看到短信的時候,正往會議室走,臨時改變方向,他叫助理先進去,自己走到一旁打了個電話.

宋喜很快接通,開口就說:"你放心,秦主任那人特別超脫,不怎麼愛八卦,我跟她說過,不要問你是誰,你們坐下就看病,她當面跟你分析病情,開方子,省的你不信我."

喬治笙心底高興,嘴上卻說:"你都定好了,還問我干嘛?"

宋喜說:"你又沒說什麼時候有空,我當然要問你了."

喬治笙抬手看了眼腕表,出聲道:"就今天中午吧,我要開會,到時候給你打電話."

宋喜應聲,喬治笙掛斷,整個一四十五分鍾的會議,他通程面色淡淡,但很多心思精明的人,卻看出老板今天貌似心情不錯,因為眼睛不會騙人,平日里喬治笙眼底都是冷的,今兒……好像破冰了,暖暖的.

醫院,宋喜在休息室換外套,韓春萌看她呲牙咧嘴的樣兒,不由得詫聲問:"你怎麼了?"

宋喜回道:"昨晚運動了一會兒."

韓春萌說:"你干嘛突然要運動?"

宋喜道:"備戰羽毛球賽."

韓春萌秒懂,隨後說了句:"嚇我一跳,我就說嘛,還以為你背著我偷著抗麻袋去了."

宋喜換上白大褂,側頭一看韓春萌,忽然說:"大萌萌,你瘦了好多!"

韓春萌很淡定:"你昨天也說過."

宋喜有些吃驚:"你是每天,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瘦."

韓春萌模糊了傲嬌和不以為意:"才瘦了不到二十斤."

宋喜抱著手臂:"可以了,兩個月二十斤,你還想怎麼樣?"

韓春萌說:"我想割肉."

宋喜問:"割肉喂鷹嗎?"

韓春萌回道:"鷹都不吃,怕膩,顧東旭那賤人的原話."

宋喜沒忍住,噗嗤一聲笑出來:"他看你這次減肥這麼認真,發表什麼感慨了沒有?"

韓春萌面無表情:"還發表什麼感慨啊,他不發飆就不錯了."

"怎麼了?"

韓春萌換上白大褂,把櫃子門一關,蹙眉看向宋喜,一臉納悶兒:"欸,你說他是不是有毛病?以前我不減肥的時候,他天天損我胖,揶揄人的話能出一本紮心語錄,現在我痛定思痛想減肥了,丫又成天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,你說我減肥嘛,晚上不吃飯不是太正常了?結果他天天晚上買一大堆吃的回來誘惑我,我在跑步,他就站我身邊叨逼叨,我實在不吃,他就甩臉子走人,昨晚更過分,一整份芝士烤雞,當我面兒扔垃圾桶了,就因為我說了句不吃,你說有沒有他這麼糟蹋糧食的?"

宋喜笑著道:"他這是心疼你."

韓春萌想都不想的說:"滾丫的,用得著他心疼我,他少氣我一點兒,我就燒高香了."

宋喜說:"你爸媽看你減肥,不也心疼的叫你多吃一點兒嘛,時間久了,東旭就跟家人一樣,他看不得你這麼辛苦."

韓春萌眼睛看著別處,說不出是賭氣還是什麼,低聲道:"身體受苦也總比心里受苦強."

宋喜知道韓春萌上次被任姍姍給傷狠了,最近一直很努力在減肥,每天就差站在稱上面吃飯,胖一兩都不行.

本能的抬手想拍拍韓春萌的肩膀,結果手臂才抬了一半,宋喜立馬疼的皺眉,韓春萌見狀,'嘖’了一聲:"大姐,你這體力也不行啊,你看我,現在一天六十分鍾跑步機,五百個啞鈴,三百個仰臥起坐,我昨晚洗澡的時候屁股疼,對著鏡子一看,屁股都磨破皮了."

宋喜忍俊不禁,一笑肋骨也跟著疼,當真是牽一發而動全身.

韓春萌蹙眉:"笑什麼?這是個悲傷的故事."

宋喜一抬手,韓春萌馬上抬起胳膊讓她扶著,兩人並肩往外走,韓春萌捏著嗓子道:"女皇出宮嘍~"

宋喜進手術室,怕借不到喬治笙的電話,特地發短信告訴他,她幾點下手術台.

工作忙完,宋喜第一時間返回休息室拿手機,喬治笙發了條短信給她,告訴她去某飯店,就在協和醫院對街,很近.

宋喜打給他,他也很快就接了.

她問:"你到了嗎?"

喬治笙說:"還在路上,五分鍾."

宋喜說:"我要先去找秦主任,看她在沒在忙."

喬治笙說:"去吧,我等你們."

掛斷電話,宋喜換了衣服下樓去中醫科找秦雪松,好在秦雪松這會兒不忙,宋喜帶著她下樓,路上,秦雪松開玩笑說道:"終于能見到這位'大姑娘’的芳容了,真不容易."

宋喜尷尬中帶著幾分不好意思:"雪松老師,見到他,您可千萬別說他是大姑娘,他這人…臉皮薄兒."

秦雪松淡笑:"我知道,要不是看你的面子,我什麼時候給人上門就過診?"

宋喜挽著秦雪松的胳膊,笑道:"那是,您對我最好了,以後您有什麼事兒,一聲令下,我隨叫隨到."

說話間兩人下了樓,去對面很近,也就等個紅燈的功夫.

中途宋喜收到喬治笙的短信,上面是房間號,順利來到包間,宋喜敲了下門才帶著秦雪松走進去.

喬治笙背對門口,聞聲起身,轉過來.

別看秦雪松年紀不小,但她是個特別有品位的人,經常聽宋喜提到這位'大姑娘’,卻始終見不到人,她猜對方是個身份有些特殊,不便直接來醫院就診的人,但卻怎麼都沒想到,'大姑娘’長得這般俊俏,說一句從畫上下來的人,也毫不為過.

宋喜主動出聲介紹:"這是我們中醫部的秦主任,老師,這是我朋友."

宋喜沒提名字,秦雪松也沒問.

喬治笙主動上前,微笑著頷首:"麻煩您特地過來一趟."

宋喜見過喬治笙笑,無論真心還是假意,但畢竟少見,所以一時間有些貪戀,盯著他的臉多看了幾眼.

秦雪松微笑著回應,喬治笙請她上座,秦雪松說:"我們不急著吃飯,宋喜就是抓我來給你看脈的,我帶著任務,一定要先給你看好,不然小丫頭成天在我耳邊念叨."

喬治笙聞言,先是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宋喜,隨即看向秦雪松,淡笑著道:"不好意思,給您添麻煩了,是我沒管好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