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章 他沒女朋友的原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彎腰撿球,站在對面的喬治笙又不小心看到她領口內的一片風光,本想出聲提醒,但話到嘴邊,卻沒有張開口.

反正這里又沒有第三個人.

宋喜暗自調節呼吸,平心靜氣,好好的發球,喬治笙跟她打了幾個來回,然後某一瞬間,又一次出其不意,羽毛球直接打在她肩膀上,宋喜拍子揮了一空,自己都覺著特別丟臉.

咬緊牙根兒,她不出聲,憋足了勁兒要報複回來,然而接下來一連三次,每一次都以球打在她身上,最後一個球,甚至打在她腦門正中間.

不疼,一點兒都不疼,像是故意在逗弄她一般.

宋喜終是忍不住,蹙起眉頭,嗔怒著看向對面的喬治笙,開口說:"欸,夠了啊,打人不打臉."

喬治笙問:"生氣嗎?"

宋喜道:"你說呢?"

喬治笙回道:"記住這種感覺,比賽的時候,就這麼打你對手."

宋喜聞言,當即眼神兒一變.

幾秒之後,她咧開唇角,笑著道:"你也太壞了吧?"

喬治笙面色淡淡:"對不喜歡的人,還顧及什麼臉面?"

宋喜下巴微揚,美眸中閃著亮光:"我喜歡你為人處世的准則!"

喬治笙不以為意的別開臉,心中想到,喜歡就喜歡,還喜歡什麼為人處世的准則.

接下來的大半個小時里,宋喜基本全程化身球童,一直在彎腰撿球,累是累,好在喬治笙這種高強度折磨人的方式,不僅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斗志,也讓她的反應速度和技術提升了很多.

如果跟他練習個把星期,別說打杜慧楠了,就是讓她打林丹,她也不怕.

然而這樣高強度突擊性的訓練,導致的就是宋喜第二天起來,兩只胳膊順帶著兩條腿,都跟被人擰斷了一樣的疼,疼不說,還特別沉.

她刷牙的時候,手臂自帶震動,抖得她哭笑不得.

正暗道今天沒法開車去上班,結果下樓發現喬治笙也在,宋喜美眸微挑:"你怎麼起來這麼早?"

喬治笙面色淡定:"有事兒."

宋喜問:"現在就走嗎?"

喬治笙早就穿戴整齊,聞言直接撈起桌上的車鑰匙,拿起外套往玄關走.

宋喜蹭上順風車,路上跟喬治笙聊天.

她問:"你身上疼嗎?"

喬治笙說:"為什麼要疼?"

宋喜正蹙眉動著肩膀,聞言撇著嘴角回道:"那你身體素質比我好,我腰酸背痛腿抽筋兒."

喬治笙淡淡道:"你是怎麼好意思跟我比的?"

宋喜側頭看了他一眼:"我為什麼不能跟你比?你能一站七個半小時嗎?"

她以為喬治笙一定會順著這個思路回應,誰料他薄唇開啟,不冷不熱的道:"你能幾十個小時不睡覺嗎?"

他自己都帶著幾分挑釁和調侃,可宋喜聽著,卻莫名的有些心疼.

壓下跟他抬杠的氣焰,宋喜放低了聲音,帶著自己都不易察覺的擔心:"你最近找一天空出些時間,我請中醫部的主任來給你把把脈,每次都是我在中間隔著也不是個事兒,總是睡不著覺,一直都在熬心血怎麼行?"

宋喜跟喬治笙講話,向來都是商量著來,如今卻是幾近吩咐的口吻,這事兒就這麼定了,沒得商量.

按著喬治笙的脾氣,他最討厭別人命令他,然而這話是從宋喜嘴里說出來的,他卻莫名的心底一暖,事實上不僅是暖,更像是冰面上澆了一壺開水,冰層融化,從冰底下又伸出一枝花來.

所謂的樂開了花,也就不過如此吧.

他兀自高興,沒有表現在臉上,嘴上也沒出聲.

宋喜側頭道:"別再拖著了,你想一直都這樣?不是我嚇唬你,失眠是大病,會影響到很多方面,你現在不覺著有什麼,但你以後有女朋友了怎麼辦?"

喬治笙目視前方,看似不怎麼在意,隨口問:"什麼怎麼辦?"

宋喜豁出去了:"失眠勢必影響精力和身體,說的直白一點兒……你體力不行,不怕你女朋友跟你分手啊?"

說罷,宋喜突然靈光乍現,似是想到什麼,隨即一臉吃驚的看著喬治笙.

喬治笙徹底沉下臉,愣是氣到五秒之後才開口,他沉聲說:"收起你貧乏的想象,我身體好得很,我身邊沒女人,也是我潔身自好."

宋喜露出一絲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,彎著眼睛道:"那是,哪有人成天睡不著覺,還像你這麼有精神的,我不該叫中醫來看你,應該叫研究院的來."

喬治笙發現宋喜現在越來越皮了,都敢當著他的面調侃他,還有什麼是她不敢做的?

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,他竟然舍不得罵她!

這點不光他知道,宋喜也逐漸後知後覺,貌似,喬治笙對她,比從前縱容了許多.

聯想到元寶說的話,難道喬治笙對她…

宋喜心底難免活泛,那顆被她壓在土里的小種子,大有破土而出之勢,甭管喬治笙平日里嘴上說什麼,可他的行為騙不了人,又是陪她打球,又是送她上班,跟他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,他可不是會無事獻殷勤的人.

如果身邊的人不是喬治笙,以宋喜的智商跟情商,她早就百分百肯定那人喜歡她,然而這個人換到了喬治笙身上,她是萬萬不敢輕舉妄動的.

可能是他之前太冷,太絕,太狠,傷了她不是一次兩次,以至于現在對她好,她都不敢承認這是好,只道是從前大家是冤家,如今蛻變成朋友,沒准兒他對朋友就是這麼好的.

思緒萬千,最後宋喜決定,在喬治笙明確開口向她表明心意之前,她是絕對不會貿然向他表露的.

不是她慫,而是有些人一輩子注定只有一次表白的機會,表對了還好,如果錯了,她不敢想.

喬治笙開車來到協和醫院對面,宋喜臨下車之前,喬治笙側頭說了句:"還是昨天的時間,我在體育館等你."

宋喜應聲:"好,小心開車,我走了."

"嗯."

宋喜關上車門,邁步往斑馬線處走,喬治笙從倒車鏡中看著她,,她走著走著,膝蓋一軟,差點兒跪下,特怕身邊人看笑話,她假裝撣了撣膝蓋,又扶了扶包,這才繼續往前走.

唇角勾起,喬治笙眼里盡是笑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