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章 可憐他這個當家屬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余光瞥著喬治笙抓住她手腕的手,像是觸電一樣,從手腕麻到了心里,波及了半邊身體,但見喬治笙臉上沒什麼異樣,她也不好說什麼.

喬治笙吃了一顆之後,從宋喜手中把整袋拿走,宋喜見狀:"你看,我就說你一定會喜歡."

坐在休息椅上,宋喜拿過另一袋新的,打開來吃.

喬治笙沒看她,隨意問道:"為什麼突然想打球?"

宋喜說:"過陣子心外要開聯歡會,我報了羽毛球."

喬治笙面色無異,口吻卻帶著幾分調侃:"你們平時上班還不夠累?開場聯歡會比平時還受罪."

宋喜也隨口回道:"哪兒能跟你們比,出入的都是銷金窟,放眼望去燈紅酒綠,我們是健康聯歡,沒有女公關,喝的也都是飲料為主."

喬治笙聞言,眼神微變,聲音中透露著三分不悅和三分挑釁:"揶揄誰呢?"

宋喜假裝沒聽懂,趕緊回道:"可不敢揶揄你,我羨慕還來不及呢."

喬治笙說:"你羨慕什麼?想當女公關?"

宋喜'咝’了一聲,率先忍不住側頭輕瞪著喬治笙.

喬治笙云淡風輕,比揶揄人,他沒在怕的.

宋喜自知理虧,是她先起的刺兒,所以這會兒也不敢找喬治笙的麻煩,假模假式的裝個相也就算了.

過了會兒,喬治笙主動說:"我還以為你受了什麼刺激,原來就是為了個聯歡會,拿第一有獎金嗎?"

宋喜低頭吃了顆櫻桃,邊嚼邊道:"我可以不拿第一,但我討厭的人更不能拿第一."

喬治笙不是個愛聽八卦的人,稍微停頓的這兩秒,他在糾結到底該不該問,結果很明顯,跟宋喜有關的,他還是想聽.

"什麼人?"他問.

宋喜道:"一個剛從外地調過來的女同事,還是我大學同班同學,上學的時候就愛跟我比,我從來沒招惹過她,甚至跟她說話的次數都不多,但她總把我當假想敵,只要跟我有關的,甭管是各種考試還是課題作業,甚至學校組織點兒什麼活動,她也要跟我一較高下."

喬治笙淡淡道:"你比不過她?"

宋喜當時就急了,美眸一挑,聲音也高了半分:"開玩笑,我輸過誰?"

喬治笙眼底很快的劃過一抹笑意,嘴上卻說:"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能說出你這種話的,不是無知,就是臉皮太厚."

宋喜不以為意:"你明知道我是後者."

她光明正大的承認自己臉皮厚,倒讓喬治笙無話可說,這感覺就跟穿別人的鞋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無路可走是一個道理.

過了幾秒,喬治笙忽然開口說:"竟然有點兒想去參加你們聯歡會的沖動."

宋喜側頭看向喬治笙,認真問:"你真想去嗎?我們年底聚會是可以帶家屬的,按人頭算錢,AA就可以."

宋喜無意識的一句'家屬’,不知道在喬治笙心底掀起了多大的波瀾.

一直以來,他們最親密的關系也就止步于朋友,但現在,她說他是家屬.

宋喜沒察覺到喬治笙的異樣,還自顧自的慫恿著:"你要是有時間的話,真的可以來,我們後期還有跟家屬一起的互動小游戲呢,說不上多有意思,但你一定沒參加過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問:"你想我去?"

宋喜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:"我覺得你自己太可憐了."

可憐?

喬治笙看向宋喜,目光中充斥著認真和隨時豎起的防備.

宋喜知道鬧不好他又要發飆,但她還是真誠的說道:"今天來的路上,我跟元寶聊天,他說你最近很忙,我開玩笑說你又在撈錢,年底沖業績,其實我知道,你要參加的飯局和聚會,一定是推不掉的應酬,既然是應酬,十有八九都是奔著工作去的."

"你看我平時工作挺忙的,但是我不工作的時候,也真的挺開心,朋友不多,勝在都能聊點兒知心話,不開心的時候,也有人顧及你的心情,知道逗你開心."

說著,宋喜看了眼喬治笙,輕輕動了下唇角:"我不是你,沒什麼資格評定你過得有沒有我開心,但我覺得會開心好玩兒的事情,我想帶上你一起,就當工作之余放松一下了."

宋喜漂亮的眼眸中分明帶著心疼,喬治笙心底說不出來的感覺,他知道這是溫暖,但他不想被個沒他鼻尖兒高的女人'可憐’,所以他壓下心底所有的悸動,面不改色的回道:"你覺得撈錢跟參加你們醫院聯歡會之間,我這個可憐人會選擇誰?"

什麼叫最毒男人嘴,喬治笙一句話看似自嘲,實則全是揶揄宋喜的.

宋喜聞言,也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所以很爽快的聳了下肩,淡淡道:"我是友情提議,去不去看你."

剛剛還說是家屬,這麼會兒又成友情了……

宋喜說他可憐的時候,他都沒這麼生氣,黑色的瞳孔一沉,喬治笙起初不動聲色,沒多久,他率先從長椅上站起來,邁步往羽毛球場走.

宋喜屁股還沒坐熱,還想再休息兩分鍾,對面的喬治笙已經拿起球拍,一副不怎麼耐煩的樣子.

緊趕慢趕,把最後幾顆蜂蜜櫻桃都塞進嘴里,宋喜快步走向球場.

喬治笙拿著球,宋喜抻了抻手臂,眼神認真:"來吧,剛才我…"

她話還沒說完,白色羽毛球已經急速飛來,宋喜趕緊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頭來接,他力氣很大,球速很快,球勁兒很猛,宋喜球拍一沾球就感覺到.

第一拍她成功接住,喬治笙輕松的回了第二拍,宋喜找准角度想來一記扣殺,結果那麼刁鑽的一個角度,還是被喬治笙不怎麼費力的救起來.

兩人這個球已經打了七八個來回,于宋喜而言,每一個球都有難度,每一個都險象環生,她內心害怕的同時,又很熱血沸騰,最起碼她能接住喬治笙的球了,沒有像上半場似的,一直在撿球.

然而,宋喜總是把喬治笙想的這麼簡單.

一來,他這不是放水;二來,他沒有用盡全力,那他是什麼意思?

宋喜連著幾個扣殺都被喬治笙救起,誰料他忽然發力,白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宋喜身體飛來,宋喜親眼看到,但卻根本來不及反應.

球頭撞在她鎖骨下面的胸口上,疼占四分,怒火卻瞬間飆升到九十六分.

打球的人,最侮辱的就是球被打在身上.

她不是生喬治笙的氣,是氣自己沒出息,沒本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