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章 明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下班,元寶准時在外面接她,上車後,宋喜笑著道:"麻煩你來接我."

元寶微笑:"不客氣."

宋喜說:"你最近也挺忙的吧?"

元寶說:"我還好,笙哥更忙一些."

宋喜打趣道:"資本家又忙著撈錢了."

元寶不動聲色,笑著接道:"原本笙哥今晚還有個飯局,聽說你要打羽毛球,推了."

宋喜聞言,側頭看向他,面上不無詫色.

元寶目視前方,很隨意的補了句:"運動一下也好,比坐那兒喝酒應酬強."

宋喜心底難免有些異樣,頓了兩秒才道:"他也是存心躲局吧?"

元寶回的模棱兩可:"誰知道呢."

宋喜打從認識元寶開始,就對他印象很好,兩人在一起聊天也不會尷尬,就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.

同樣宋喜也知道,元寶是個聰明人,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,如果是不想讓她知道的,他絕對不會說.

他故意在這時候提話茬,是在暗示她還是什麼?

聊著,宋喜想起昨晚的宵夜,出聲道:"對了,謝謝你還特地記得我,叫喬治笙給我帶壽司和生魚片,很好吃,我吃了很好."

元寶笑著回道:"雖然笙哥不在這兒,那我也不能昧著良心承認,金槍魚是笙哥訂的,昨天一回來就讓我找人去處理分份兒,我沒提醒他,是他自己主動要求給他備上一份兒."

"我還納悶兒,他一個人帶回去那麼多干嘛,後來想起來,家里還有你."

連續兩番爆料,宋喜就是傻也猜到元寶是故意的,可她唯獨不確定的就是喬治笙的心,如果他真的對她有什麼想法,干嘛不直接跟她講?

車子一路往市中心外面開,宋喜不常來三環以外的地方,對這邊比較陌生,直到她看見長甯醫院,早前這里還是巨大的一片空地,如今一年不到,建築全都起來了,特別震撼.

這里目前還未交工,平常人也進不去,元寶開車從側門進入,宋喜好奇:"等會兒要在這里面打球嗎?"

元寶回道:"對,里面有個封閉的體育館,你白天說想要打球,還不想人多,笙哥就想到這里,叫人現收拾了一下."

又是喬治笙……

車子停在體育館門前,兩人先後下車,從外面看,體育館的燈是亮著的,越走近,越能聽到里面傳來的’砰砰'聲.

元寶幫宋喜拉開門,一片光亮兜頭而來,宋喜看到前方籃球場上,一個一身黑的男人,背對門口,運球後站在原地,沒有起跳,抬手一個中場球,空心刷網落下.

是喬治笙.

元寶見狀,將手上提著的袋子遞給宋喜,說:"你自己進去吧,我先走了."

宋喜接過裝著水和飲料的袋子,跟元寶告別,邁步往里走.

喬治笙聞聲轉過頭,宋喜把袋子和包放下,站在場外看著他說:"穿著皮鞋打球,一點兒都不專業."

喬治笙瞄了眼她腳上的雪地靴,眼神兒可想而知.

轉頭繼續打球,他嘴上說著:"先熱身."

這邊建築都還沒接地熱,室內比室外暖和不到哪里去,宋喜穿著外套跑到籃球場上,喬治笙剛投完一球,她跑過去截胡,抱著球,動作生疏像小學生拍球似的,一路將球運到二分線處.

喬治笙就這麼默默地看著她,待到宋喜站定,她抬眼望著前方的籃筐,球都舉起來了,忽然道:"怎麼這麼遠?"還這麼高.

說話間,她往前走了幾步,在喬治笙看來,她就快站在籃下了.

宋喜衡量著這個距離不錯,鼓足了勁兒,全力把球往前一拋,她力氣倒是用的挺足,就是眼神兒不怎麼好,明明籃筐在正中間,結果藍球奔著籃板就去了,只聽得'哐’的一聲響,藍球反彈朝著宋喜砸來.

宋喜當即嚇得縮頭鼠竄,一邊躲還一邊抬手護臉.

她躲得遠遠的,頭還沒等轉過去,身後已經傳來均勻的拍球聲,宋喜扭頭一看,藍球在喬治笙手中,他人站在三分線外,那樣遠的距離,只見他雙腳起跳,手臂九十度彎曲,手腕很輕的一拋,藍球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半弧,然後准確無誤的落在了籃筐里面.

又是空心刷藍,那聲音莫名的讓人振奮.

藍球落在地上,砰砰砰跳著,喬治笙側頭看了眼宋喜,目光中分明寫著:你是什麼鬼?

宋喜美眸一瞪:"你是瞧不起我嗎?"

喬治笙已經走上前去拿球,聞言頭也不回的說:"你哪兒值得我瞧得起?"

宋喜說:"我從來沒打過藍球,干嘛拿自己長處跟別人短處比,我跟你比誰會開刀了嗎?"

喬治笙說:"誰也沒要跟你比,是你自己主動過來表演什麼叫丟人的."

宋喜一噎,頓了兩秒才道:"我要是長你那麼高,我就直接抬手扣籃了."

顯擺什麼啊.

喬治笙不理她,頭也不回的道:"跑圈兒,熱身後叫我."

宋喜在藍球方面沒什麼天賦,也不想再去丟人現眼了,體育館很大,她端起手臂開始跑圈兒,偶爾她抬頭往籃球場那里看,喬治笙不是在運球就是在投球,基本十投九進.

宋喜就納悶兒了,他怎麼什麼都做得好?

生的好,長得好,會賺錢,會賭錢,運氣好,如今就連藍球都打得好.

也就幸虧他脾氣差,不然身邊少不了狂蜂浪蝶.

宋喜悶頭跑著,喬治笙忽然喊她:"行了."

宋喜抬頭一看,喬治笙已經從籃球場上下來,脫了外套,站在一旁開羽毛球拍的袋子.

小跑過去,宋喜也拿了一副羽毛球拍,問喬治笙:"誰先開球?"

喬治笙說:"隨便."

宋喜說:"看在你推掉應酬來陪我練球的份兒上,你先開球."

喬治笙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,隨即別開視線,不冷不熱的回道:"元寶說的?"

宋喜毫不遲疑的賣了元寶:"是啊."

喬治笙拿起白色羽毛球,薄唇開啟,說了句:"他倒真會聯想."

話音落下,他右手腕一動,原本還在左手上的白色羽毛球,飛快朝宋喜這邊飛來,是個很刁鑽的角度,宋喜已經算是反應快的,一個健步邁過去,好險沒閃著腰,可球還是沒接到.

起身後蹙眉看向喬治笙,宋喜焦躁著問:"你這發的什麼球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