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 我跟你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天地良心,宋喜真的不是故意調戲喬治笙,雖然話一出口,她也覺得變了味道,果然再看喬治笙,他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瞧,目光如炬,沉聲問:"你在暗示我嗎?"

宋喜沒想到他會光明正大的問出來,同樣目不轉睛的回視他,鎮定自若的說:"什麼暗示?我在說醫術,你想到哪兒去了?"

喬治笙道:"你跟其他人也是這樣說話的?"

宋喜頂不住被他注視的壓力,視線躲避,低聲回道:"我可是個正經人."

喬治笙眼底閃過一抹戲謔,微不可見的哼了一聲:"缺什麼才喊什麼,正經人不會說自己是個正經人."

宋喜聞言,美眸瞥向喬治笙,開口回道:"我這種直來直往的,總比道貌岸然的強,有些人是嘴上不說,心里面想的都是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問:"心里想什麼了?"

宋喜說:"我君子坦蕩蕩,不知道他們心里想什麼."

喬治笙看著她,她現在的膽子是越來越大,揶揄起他來,眼皮子都不帶眨一下的,偏偏他…還凶不起來.

憋了好幾秒,喬治笙也才不輕不重的回了句:"吃人的嘴軟,不懂嗎?"

宋喜回道:"是元寶記得我,我回頭要謝也是謝他."

喬治笙被赤裸裸的噎了一下,沉默三秒後,開口說:"這是我最後一次帶東西給你."

宋喜聞言,實在是扛不住了,軟下口吻道:"你看你,你這人真是開不起玩笑,我跟你鬧著玩兒的."

喬治笙不語,別開視線不理她.

宋喜笑眯眯的問道:"你要吃嗎?我拿一些給你."

喬治笙被她一哄,心底立馬軟了,他一邊暗歎自己沒出息,嘴上一邊做最後的堅持,冷淡道:"晚了."

宋喜依舊臉上帶笑:"不晚,好飯不怕晚,我給你拿."

把壽司拿到客廳桌上,宋喜又去廚房煮了牛奶,喬治笙看她忙忙碌碌的身影,很想告訴她坐下吧,她不是很累嗎?

但這樣的話,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只想她快點兒去長甯,來了他手底下,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麼累.

宋喜伺候完喬治笙,自己也吃飽喝足,回到三樓,沒有馬上睡著覺,氣的,因為白天的事兒,果然她不是個大度到能容忍別人公開揭她傷疤的人.

今天她跟韓春萌聊了幾句,基本可以確定是誰在背後興風作浪,按著韓春萌的意思,就應該去找杜慧楠,丫背地里當長舌婦,就不要怪別人當眾打臉.

但宋喜卻覺著不妥.

第一當眾吵架,杜慧楠丟人的同時,她也不會長臉,只能讓更多人看笑話.

第二,也是宋喜最在意的一點,杜慧楠是壞,可她並沒有說假話,自己的的確確有過那樣一段厚顏無恥的經曆.

人最怕的不是被人誣陷,而是那些傷人的話,都是真實存在的,她努力忘記,如今卻被人公之于眾,重見天日.

對宋喜這種極要面子的人而言,無異于是第二次受辱.

氣的一晚上沒怎麼睡著覺,宋喜不得不承認,這口氣不撒出去,這個仇不報,她無法安眠.

第二天去醫院,科里很是熱鬧,宋喜走近一聽,發現大家都在討論今年年底聚會慶祝的事宜.

協和醫院曆年的規矩,每一年的年末,在新年正式到來之前,各科室都要找時間辦一場聯歡會,又因為醫生的職業特殊,聯歡會不好喝酒熬夜,怕影響第二天的工作,所以大家干脆都辦個小型的運動比賽,活躍氣氛的同時,也能活躍一下筋骨.

宋喜在協和這麼多年,工作上的表現自是無可挑剔,就連羽毛球也連續幾年打進前三,所以這次聯歡,記錄員直接把宋喜的名字填到了羽毛球那一項.

不遠處有人說:"新來的杜醫生也報了羽毛球,據說人家大學時期還是羽毛球校隊的呢."

這樣隨意的一句話,有心人直接笑眯眯的看向宋喜,明著開玩笑,暗地里煽風點火道:"那宋醫生可遇到強勁對手了,不知道今年誰能得第一."

一眾人皆是看向宋喜.宋喜跟前男友那點事兒,別說心外傳遍了,就是其他科室的人都拿來當茶余飯後的談資.

宋喜面上不動聲色,心底還是不免燃起了戰火.

好一個杜慧楠,她不能明著修理她,那大家就賽場上見高低.

不要小看女人的怒火,女人的怒火往往可以從一個點,迅速蔓延到整片戰場.

原本宋喜打羽毛球也就是個愛好,現如今有杜慧楠在前面比著,她不可能輸給對方,更何況這麼多人都等著看熱鬧的.

如果是夏天還好,宋喜找個室外就能打,但現在寒冬臘月,大北風都能把她刮丟了,更別說是球了.

想來想去,宋喜給元寶打了個電話,問他哪里能找到私人室內羽毛球館,最好是人很少.

元寶說他來找,讓她等一會兒,宋喜掛斷電話,沒想到不到五分鍾,手機響起,這回是喬治笙打來的.

宋喜接通:"喂?"

喬治笙說:"醫生當夠了,想當運動員了?"

宋喜稍微一頓,馬上回道:"你不忙嗎?元寶連這點小事兒都告訴你."

喬治笙道:"突然要打球也就算了,還要找人少的地方,誰知道你想干什麼?"

宋喜撇了下唇角,出聲回道:"果然是資本大鱷,嗅覺就是靈敏,沒錯,我想找個沒有人的羽毛球館練習出道."

喬治笙沉默片刻,再開口,聲音依舊低沉,但卻帶著赤裸裸的威脅:"地方本來都找好了,我不喜歡你說話的態度,你自己找吧."

"欸欸…"宋喜連叫了兩聲,生怕喬治笙掛電話.

眉頭輕蹙,她嗔怒著道:"我錯了."

喬治笙說:"什麼時候用?"

宋喜說:"我今晚就想去練."

喬治笙說:"你下班打給元寶,讓他去醫院接你."

宋喜說:"不用這麼麻煩,你告訴我地方就行."

喬治笙道:"場館目前不對外開放,你自己來."

宋喜美眸微挑:"我自己去?那誰跟我打啊?"

她本來還想帶韓春萌一起去的.

喬治笙說:"我跟你打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