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 心里的那道坎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,沒多久這話就傳到宋喜耳朵里,有天宋喜跟韓春萌從食堂回來,黃麗丹堵到宋喜,神秘兮兮的將她拉到一旁,小聲道:"小宋,有些話我知道不該傳,但我又是個憋不住話的人,想來想去,我還是要告訴你."

宋喜眼中帶著疑惑:"怎麼了?"

黃麗丹蹙著眉頭,似是難以啟齒,一咬牙才低聲回道:"我剛才從下面上來,看見不知道是哪個科室的護士在聊你的八卦."

宋喜美眸一挑:"我的八卦?"

黃麗丹道:"不知道她們怎麼會知道你前男友的事兒,看她們聊得那麼來勁兒,跟親眼看見了似的,我差一點兒就想出聲說兩句了,後來一想,我也不知道真假,怕給你惹事兒,就沒說."

宋喜在聽到前男友三個字的時候,心底頓時一沉,眼底沒了輕松隨意,她努力維持著表情,出聲問:"她們說我什麼了?"

黃麗丹糾結著,盡量委婉的把很多刺激人的詞兒替換掉,但也掩飾不了宋喜被劈腿,以及被劈腿後去找前男友的現女友,又被前男友當場打臉的事實.

宋喜聽後,一言未發,只是臉色控制不住的煞白,當真是一瞬間,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血.

黃麗丹原本還想從宋喜這里聽到反駁的話,可這會兒一看,宋喜真是把她嚇壞了,她忙說:"小宋,沒事兒吧?"

宋喜站在原地,雙眼發直,一如回到三年前的那天下午,那天天氣很好,天上連塊兒云都沒有,夜大的操場上很多人,她發瘋似的沖進一間階梯教室,大聲問:誰是紀閔瀅?

很多人都看著宋喜,然後又扭頭往後看,最後教室後排站起來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,宋喜不覺得她漂亮或者不漂亮,她只是走過去,當眾問道:沈兆易是你什麼人?

女孩子淡定的回視宋喜,說:是我男朋友.

那一刻,宋喜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當眾做這麼丟臉的事情,她冷著臉說:你撒謊.

女孩子面不改色的回道:你就是宋喜吧?我聽我男朋友提起過你,你也是夜醫大畢業的,雖然不同系,但我也不想鬧得太僵,請你以後不要再纏著我男朋友好嗎?學姐.

宋喜一把拉住女孩子的手,拽著她往外走,女孩子這才有些慌,一邊往回拉扯,一邊道:你干什麼?

宋喜眼睛都紅了,使勁兒拽著道:我帶你去見沈兆易,我讓他親口跟我說!

兩人當眾拉拉扯扯,階梯教室里本就百十來號人,宋喜雖然畢業三年,可依舊是夜醫大的名人,好些學弟學妹聽到她的名字,立馬打電話叫其他人來看熱鬧.

本以為能看到兩個女人撕逼的戲碼已是幸運,誰料不久,男主角也登場了,兩人口中的沈兆易出現,第一反應就是將紀閔瀅擋在身後,然後蹙眉看著宋喜,不掩怒意的說:"我告訴你我有女朋友了,是想讓你不要再纏著我,不是讓你來找她麻煩的!"

宋喜揚著脖子,看著沈兆易,這時候她意識還清醒,也知道有多少人多少雙眼睛在看著她們,她不是忘了廉恥,而是與廉恥相比,她更愛沈兆易.

所以她不要臉面,賭上自尊,拼著自己最後一股倔強,凝視著他的眼睛,開口道:"沈兆易,我再問你最後一遍,你是不是不愛我了,你想好了再說,我這輩子,只給你這最後一次機會."

沈兆易一眨不眨的看著宋喜,唇瓣開啟,他面不改色的回道:"是,我喜歡上別人了,我請你讓大家都體面一些,可以嗎?"

宋喜瞬間抿緊唇瓣,吸了口氣,用這口氣頂住內心排山倒海般上湧的不知名氣體.

她以為自己會放狠話,但那一刻宋喜什麼都沒說,甚至連個最後告別的眼神兒都沒有,一滴眼淚沒掉,轉身離開.

以前她很愛母校的,每次跟沈兆易約會,也愛跑回學校的人工湖旁邊,但打那之後,夜大于她而言讓她恐懼,她不知道自己恐懼的是那些早已經畢業的人的目光,還是回到那里,會讓她想起那日不堪入目的打擊.

她從小不曾求過誰,更不曾彎下腰來乞求過什麼,唯獨這一次,她覺得只要自己軟一點,再可憐一點就可以挽回他,結果…她被扒光示眾,從此尊嚴于她,既唾手可得,卻又遙不可及.

話是從黃麗丹口中說出的,可對宋喜的打擊,無異于沈兆易再當面撅她一回.

短短五秒鍾,宋喜臉色從煞白慢慢漲紅,動了動眼球,宋喜回道:"沒事兒丹姐."

她哪里像是沒事兒的樣子,黃麗丹特別自責:"你看我這張嘴,沒事兒跟你說這些干什麼,怨我."

宋喜連微笑都擠不出來,只好道:"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兒,誰還沒有個年少無知的時候,你不說,我都忘了."

黃麗丹極力順著她道:"可不是,年紀小的時候懂什麼,誰還沒干過幾件糊塗事兒啊,我在遇到你姐夫之前,還差點兒跟別人結婚了呢."

宋喜終于輕輕勾起唇角,黃麗丹拍了拍她的手臂:"別心煩,醫院就是人多嘴雜,管她們呢,一個個都是羨慕嫉妒恨,只好在背後扯老婆舌."

宋喜跟黃麗丹分開,回到辦公室,還沒到上班時間,韓春萌在她房間的沙發上做仰臥起坐.

看宋喜回來,她一邊喘著粗氣,一邊問:"黃麗丹跟你說什麼了?"

宋喜已經恢複到如常狀態,坐在椅子上,淡淡道:"說我被前男友甩完又打臉,大家都知道了."

聞言,韓春萌動作頓住,其實這話她也聽說了,怕宋喜難過,沒有告訴她.

這會兒還是紙里包不住火,韓春萌坐起來,扭頭看著宋喜道:"你跟沈兆易的事兒,醫院里除了我之外,也就是一些老人知道你們談過戀愛,但具體細節他們不可能知道,更不可能傳得這麼有鼻子有眼,只能是知情人散出去的……"

隔了幾秒,韓春萌狐疑著問:"會不會是杜慧楠?你說她跟你是大學的同班同學."

宋喜腦子一片空白,已經喪失了思考的能力,但臉上偏偏裝作一副淡定的樣子,粉唇開啟,出聲回道:"我不想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,八卦出大天來,也是過去的事兒."

韓春萌看著繃緊面孔的宋喜,每每提到沈兆易,她總是這樣,像是心里有一道坎兒,怎麼都跨不過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