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 他去英國的原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年底這段時間,不光宋喜忙,喬治笙也忙,就連平日里基本如影隨形的元寶,也不得不拆開行動,不然見不完的人,辦不完的事兒.

喬治笙接到佟昊的電話,約他出來吃飯,他一點兒都不意外,畢竟三天前大家剛才飯店門口碰過面,以佟昊的性子,他能熬上三天已經算沉穩許多了.

兩人約在禁城,樓上喬治笙的私人包間,吃飯的時候大家聊公事,佟昊正好算是跟喬治笙彙報一下進程.

公事聊完,喬治笙主動道:"你還有其他事兒想問吧?"

佟昊也是個直爽的,抬眼看向對面的喬治笙,出聲回道:"嗯,想問問你對宋喜是什麼態度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拿著筷子夾菜,聲音如常:"你喜歡宋喜?"

佟昊說:"喜歡."

喬治笙道:"元寶跟你說了吧,我跟宋喜領了結婚證."

佟昊面色無異:"說了,所以我才來問你的意思,你喜歡宋喜嗎?"

喬治笙咽下口中東西,放下筷子,摸到桌邊的煙盒,一邊往外拿煙,一邊道:"我沒打算跟她離婚."

佟昊沉默片刻,開口道:"既然你沒打算跟她離婚,那之前你去英國見盛淺予是什麼意思?"

喬治笙知道外人不敢跟蹤他,自己人不會這麼做,佟昊既然問出這話,也就是一知半解.

所以他俊美面孔上沒有絲毫怒意,只波瀾不驚的回道:"她出事兒了,人為車禍,她爸打給我,我去之後她在重症待了九天才出來,能撿回一條命都是萬幸."

這的確是佟昊不知道的,但他對盛淺予又沒有絲毫感情,所以不痛不癢,沉吟片刻,繼續問:"你在那邊一待就是一個半月,還對她有感情?"

喬治笙終于正眼看向佟昊,他不笑的時候,面孔會看起來冰冷,尤其是那雙眼睛,心里承受能力不強的,根本不敢跟他對視.

然而佟昊也不是一般人,他今天既然叫了喬治笙出來,就是要問個明白的.

兩人目光短暫的交接,那是無聲的一輪戰斗.

薄唇開啟,喬治笙道:"我跟盛淺予之間,跟你們想的不一樣."

佟昊說:"有什麼不一樣?你既然想跟宋喜假戲真做,這段時間又瞞著她去英國見盛淺予,她要是知道了,心里怎麼想?"

喬治笙說:"我去看盛淺予是情分,之所以拖這麼久,是因為她一直昏昏沉沉,意識不清醒,我在等她清醒,好告訴她,我喜歡上宋喜了."

喬治笙到底還是親口承認了,哪怕他之前諸多行為都很明顯,但他一直沒有直面回答.

如今話挑開了,喬治笙也不介意多說一點兒:"我不在的時候,謝謝你替我帶宋喜去澳門賽車,她挺高興的,後來跟我嘮叨了半天."

佟昊唇角勾起,視線看向別處,笑得無奈中帶著爽快:"跟我還說什麼謝."

喬治笙說:"謝是一定要說的,原本我沒覺得自己這麼喜歡她,是盛淺予突然出事兒,我一走這麼久,才發覺自己竟然很想她……"

頓了頓,喬治笙看向佟昊,繼續道:"你不會覺得我是故意去澳門攪你的局吧?"

佟昊回視喬治笙,笑著,不置可否.

喬治笙也輕笑了一下:"本來我也要那幾天回來的,趕巧罷了,我還不至于小心眼兒到那種地步,關鍵我知道宋喜不喜歡你."

佟昊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,忍不住樂出聲,他直言不諱:"鋪墊了這麼多,你最想說的是這句吧?"

喬治笙心情也似不錯,眼底帶著促狹,出聲回道:"如果她還喜歡別人,我不會追她."

佟昊雙臂交疊墊在腦後,表情複雜,故意歎了口氣,說:"你跟元寶可真會耍人,早不說晚不說,偏要等到人家動心了才說."

喬治笙道:"我又沒攔著你,你可以去追."

佟昊勾起唇角:"可算了吧,我還不知道你,嘴上說的大方,我要是真追了,第一個不高興的還是你."

喬治笙說:"宋喜跟我說過,覺得你當朋友挺好,她挺喜歡跟你在一起賽車的感覺."

佟昊笑道:"不要再說了,兄弟一場,不必這麼紮心."

喬治笙緩緩開口,眼中少了戲謔,聲音也多了幾分正色:"昊子,不是我要跟你搶,第一是宋喜不喜歡你,第二才是我喜歡她,如果她喜歡的人是你,我馬上跟她離婚,不會讓你為難."

聞言,佟昊也放下墊在腦後的手臂,坐好了,看向對面的喬治笙道:"笙哥,你不用解釋,我明白,其實說白了,如果我早知道你跟宋喜是這種關系,哪怕那時候你還不喜歡她,我也不會動這樣的心思……女人有的是,錯過這個就再找一個,但兄弟就只有這麼多."

喬治笙拿起酒杯,兩人隔著偌大的桌子喝了一杯酒.

佟昊笑問:"打算什麼時候公開介紹一下?常景樂和嘉敏他們都還不知道,要是他們幾個知道,可熱鬧了."

喬治笙眼底閃過一抹糾結甚至是隱忍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現在還不能說."

佟昊納悶兒:"為什麼?"

喬治笙道:"我還沒找到機會跟盛淺予說清楚."

佟昊臉上的表情更加狐疑,頓了頓,他問:"你跟盛淺予不是早就分了嘛,怎麼談個戀愛還要向她報備?"

喬治笙不願細談,只說了句:"我沒有腳踏兩條船的心思,一個宋喜就夠我受了,等盛淺予那邊好一些,我會親口跟她說,這樣我心里會好受一些."

佟昊知道,喬治笙向來不願跟人分享感情上的事兒,今天能說這麼多,一來是沖著他,二來,想必也是不想讓人誤會他對宋喜的心.

點了下頭,佟昊道:"行,我明白了,那照你這麼說,宋喜到現在還不知道你要追她?"

提到宋喜,喬治笙眼底劃過戲謔和無奈,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回道:"聰明面孔笨肚腸,說的就是她."

佟昊意味深長的搖了搖頭:"不得了,當初你跟盛淺予在一起的時候,還是她追的你,現在你終于要神仙下凡,開始追別人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