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章 其實他很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情緒難控,慢了不止三秒才從喬治笙懷里緩緩抬起頭,其實她並不確定聲音來源的方向,只是本能的側頭往右看,透過模糊的視線,她看到熟悉的身影站在不遠處,是表情並無驚訝的佟昊.

佟昊的確不驚訝,或者說驚訝已經過去,如今唯剩下注視.

宋喜的確太累了,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,遺憾無法挽回同事的生命,失聲痛哭,哪一項單拎出來都足以讓人筋疲力竭,所以她腦子反應過來,但身體卻遲遲未動,仍舊雙手拉著喬治笙的外套兩側,站在距離他很近很近,乍一看像是懷中的位置.

心里很清楚,還念叨著完了完了,但宋喜腳步就是無法退後.

最後還是喬治笙打破了三人之間詭異的沉默,他看著佟昊,薄唇開啟,口吻無比的坦然:"有紙嗎?"

佟昊看了眼滿臉淚痕的宋喜,轉身進了飯店.

宋喜終于回過神,松開喬治笙的外套,退後一步,悶聲問:"怎麼辦?"

喬治笙低頭睨著她:"什麼怎麼辦?"

宋喜吸了下鼻子,抬手要抹臉,喬治笙眉頭輕蹙:"等著拿紙,你往哪兒擦?"

宋喜手都抬起來了,堪堪停下.

這會兒佟昊也從飯店里面出來,手里拿了一整包的紙抽,來到宋喜跟喬治笙身旁,將紙抽遞給宋喜.

宋喜微垂著視線:"謝謝."

接過紙抽,她走去稍遠的地方擤鼻涕.

佟昊如常聲音對喬治笙說:"就你們兩個來吃飯?"

元寶早就告訴過喬治笙,他先斬後奏把兩人領證的事兒跟佟昊說了,所以喬治笙也不詫異佟昊的淡定,'嗯’了一聲後,同樣如常問:"怎麼就你自己?跟誰來的?"

佟昊說了個人名:"里面太鬧騰,出來抽根兒煙."

說完,他看了眼前方宋喜的背影:"她怎麼了?"

喬治笙回了兩個字:"累的."

這樣意味深長的兩個字,會本能的先讓人聯想到曖昧方面.

佟昊沒有馬上接話,因為宋喜拿著紙抽回來了,她不可能一直躲著.

三人站在門口說了幾句話,佟昊主動道:"太冷了,你們先進去吧,我抽根兒煙."

喬治笙跟宋喜進了飯店,來到包間,一直熬到喬治笙點完菜,店員出去把門帶好,宋喜這才急不可耐的說:"佟昊沒問你為什麼大半夜咱倆一起出來吃飯吧?"

說完,不待喬治笙回答,她又自己想了套應對措施:"你就說是我打電話叫你出來,問你有關長甯醫院招聘的事兒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落在宋喜那張急于掩蓋的臉上,不動聲色,他開口回道:"有什麼好問的,他知道我們的關系."

"啊?"宋喜兔子似的紅眼睛一瞪,明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露的.

喬治笙也沒多解釋,只語帶揶揄的說:"看你這幅做賊心虛的樣子,心理素質這麼差,還能上手術台?"

宋喜現在真心聽不得手術台三個字,聽到就想起許瑩,其實許瑩的搶救時間很短,不到五分鍾,已經可以宣布死亡,但是她跟心外的副手醫生都不願放棄,兩人連續大體力消耗的心髒複蘇,她沒了力氣,就副手醫生上,大家一邊掉著眼淚一邊喊著許瑩的名字.

那副場景,宋喜不願再想.

如今她只是稍微回憶,眼前就又是一片水霧.

喬治笙見狀,出聲道:"你只是個醫生,不是神."

宋喜抽了張紙擦了擦眼淚,悶聲說:"我知道."

喬治笙說:"知道就不要再鑽牛角尖兒,她不會因為你掉多少眼淚而起死回生."

他是不想看到她哭.看她掉眼淚,他又不能幫她擦,更不能抱著她說一些更關心的話,只能理智生硬一些.

果然宋喜悶聲回道:"如果說不難受手就不難受,這世上就不會有所謂的'內傷’,那我們醫生真能封神,只要外傷治好,人就不會再有痛覺."

這要是擱著從前,他好心好意哄她,她還懟他,喬治笙一定拉臉教教她怎麼說話,但現在也不知怎麼,他竟然把這口氣默默地吞了,還開口附送一句:"要不要我找幾個人陪你一起哭?"

宋喜瞬間腦補了一下畫面,她坐在正中間,周圍左右圍了一圈兒人,喬治笙一聲令下,所有人都得哭.

明明是很悲傷的事情,但是到了他嘴里,宋喜一個沒忍住,破涕為笑.

喬治笙的冷幽默不是一般人能get到的,偏偏宋喜的笑點也是個不走尋常路的,所以他一本正經,她也能從中得樂.

抽了張紙,她擦了眼淚,想擤鼻涕,可喬治笙在…

見她起身,喬治笙問:"去哪兒?"

宋喜道:"洗手間."

喬治笙說:"想擤鼻涕就直接擤."又沒有外人.

他直白戳穿,宋喜當即不好意思,嘴上回了句:"我去干別的."

去洗手間還能干嘛?虧得她能說得出干別的三個字.

喬治笙唇角一勾,似笑非笑.

宋喜趕緊拎著紙巾出去.

等到她再回來的時候,桌上已經上了擺了一圈小籠屜,每個籠屜里面都碼著精致的小點心,喬治笙帶她來吃蘇幫菜,蘇幫不僅菜出名,點心也出名.

宋喜落座,喬治笙才拿起筷子,說了句:"吃吧."

宋喜心情還是沉悶的,但她畢竟不是個消極的人,就像喬治笙說的,她盡力了.

叨叨了喬治笙這麼久,適時而止的道理,她明白.

宋喜夾了塊海棠糕放在盤中,低頭小口小口的吃著,喬治笙沒講話,伸手推了下轉盤,自己夾了塊金錢方糕,嘴上道:"他這里的百果蜜糕還不錯."

宋喜抬起頭,看到百果蜜糕就放在自己正對面,剛剛還不是的.

連著嘗了幾種點心,宋喜道:"你是真喜歡吃甜食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回道:"吃甜食心情好."

宋喜隨口一問:"你心情不好嗎?"

喬治笙說:"原本挺好的."

言外之意很明顯.

宋喜出聲說:"那咱倆都多吃點兒."

喬治笙本就是給她點的,她還來問他心情為什麼不好.

喬治笙垂著視線,忽然想到她還問過一句經典的:你很喜歡看你家里人吵架嗎?

虧得她自詡聰明,在他看來,她簡直宛如智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