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章 借她一個發泄的胸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在開車來協和的路上,一直在'苦口婆心’的紮她,宋喜就沒見過比喬治笙更會'勸’人的人,經他這麼一勸,她是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.

終于等到他說:"下來吧,我在你們樓下."

宋喜一邊起身,一邊悶聲回道:"終于不用再聽你紮心了."

喬治笙說:"你以為我想聽你哭?"

宋喜癟了癟嘴,掛斷電話.

穿上外套下樓,宋喜一出醫院大門,外面下了好大的雪,她快步跑到街邊,上了喬治笙的車,車上暖氣很足,她忍不住抖了一下.

喬治笙側頭看她,宋喜微垂著視線,眼皮都哭腫了.

發動車子,喬治笙面色淡淡,出聲說道:"長甯醫院預計今年五月份正式運營,不久就會面向全國各大公私醫院以及醫科大學招聘醫護人員."

宋喜聲音還是悶悶的,抬頭回道:"恭喜你,我聽同事說,長甯醫院主工程已經竣工,現在就等著開春完善一下配備設施,就可以開院盈利了."

喬治笙說:"東西是死的,人是活的,蓋一座醫院簡單,重要的是醫護人員的綜合實力和素質."

說著,他忽然道:"我邀請你來長甯醫院."

宋喜聞言,先是一愣,緊接著很快回道:"謝謝,不用了,我在協和挺好的."

喬治笙說:"你不用忙著拒絕,我還沒有開出條件."

宋喜道:"我不是跟你坐地起價,我是從來沒想過要離開協和,我從實習就在這兒,今年已經滿八年,奔第九年了,我是個長情的人,在哪兒呆慣了不愛挪地方."

喬治笙說:"現在說這話太早,我是開私立醫院的,各項福利待遇一定高過你們公立醫院,哪怕你們是三甲醫院,如果你身邊的同事都跳槽來了長甯,那你在長甯,同樣找得到歸屬感,不過就是換了條上班的線路."

宋喜油鹽不進:"那看你能不能挖的動全協和心外的醫護吧."

喬治笙聞言也不生氣,稍一遲疑,出聲說:"有時候公立醫院真不拿你們醫護當人看,患者是人,你們就不是人?說進手術室,一進去十幾個小時,真當自己是鐵打的."

"你們今天因公去世的女醫生,醫院能給多少撫恤金?夠她孩子上到大學?還是夠她老公在夜城獨立撐起一個家?她還有父母吧?身上還有貸款和欠債嗎?"

宋喜被喬治笙說的心亂如麻,忍不住輕蹙著眉頭,低聲道道:"人都沒了,現在還說這些有什麼用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口吻平靜:"如果她是在長甯因公去世,我可以保證她家屬拿到的撫恤金,可以填補他們百分之五十甚至以上的傷痛."

說罷,不待宋喜接話,他自己補道:"別說我這話冷血,你我都清楚,錢不能百分百的補救一件不可逆的事件,但它能無限接近百分百的彌補,人都沒了,你不希望她的生命得到最大價值的替換?"

宋喜沉默,的確是見慣了人世無常,深知所謂的感性永遠不如理性來的實際,那是一條人命,為了救別人,自己死在了手術台上.

如果非要講公平,那麼宋喜希望,許瑩可以得到一條人命應該有的價值,還要算上她的敬業,無畏,勇敢.

喬治笙說:"我雖然不是專做醫療領域,但做生意要講互惠互利,別人為我創造價值,我為別人保駕護航,這樣大家才能雙贏."

宋喜聽了半天,也沉默半晌,隨後道:"你今天話有點兒多."

喬治笙說:"你是個好醫生,也很優秀,我不想錯過你……站在老板的角度."

原本宋喜聽到前半句還猝不及防的心動了一下,後來聽說他是站在老板的角度,她又收回那份心思,出聲回道:"我考慮考慮."

喬治笙也沒想她會輕易答應,畢竟宋喜這款類型,能力強,骨子里帶著與生俱來的驕傲,在一個地方一個領域做久了,就像是劃屬了領地的獅子,輕易不願意挪地方,她能說考慮一下,已經算給他面子了.

無意間,宋喜抬頭看了眼窗外,問:"不回家嗎?這是去哪兒?"

喬治笙說:"吃飯,回家等你現做嗎?"

提到吃飯,宋喜後知後覺,她晚飯都沒顧得上吃,餓麻了.

喬治笙沒有詢問宋喜的意見,直接開車帶她來到一處飯店,宋喜沒來過,也沒問吃什麼,左右心情不怎麼好,吃也只是為了繼續喘氣兒.

車子靠邊停下,宋喜跟喬治笙先後下車,兩人邁步往門口走,中途地面上有一片不顯眼的冰,應該是誰撒的水,夜里看不清楚,宋喜一腳踩上去,鞋底兒直接一滑,整個人往左邊栽倒.

喬治笙站在宋喜左側,見狀眼疾手快,當下伸手抓住她的手臂,將她整個人拉進自己懷里.

宋喜不知嚇到還是怎的,渾身無力,紮在他懷里半天沒起來.

喬治笙扶著她,低頭問:"沒事兒吧?"

宋喜太累了,晚上又經曆了許瑩的死,表面看似冷靜,實則內心一點兒打擊都禁不起,正如此刻,她覺得地上的那小片冰都在跟她作對.

飯店門口人來人往,怎麼就她滑到了?是不是故意欺負她?

情緒猶如脫缰的野馬,她自己控制不住,眼淚說下來就下來.

喬治笙低頭一看,她竟然哭了.

眉頭輕蹙,眼底也浮上慌張跟緊張,喬治笙又問了句:"崴到腳了?"

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.

宋喜不想回答,也不想見人,正好喬治笙的胸膛像是一堵牆,給了她暫時躲避外人目光的機會,她一時沒管其他,伸手拉著喬治笙大衣的兩側,埋首在他胸前,聲音不大不小的啜泣.

喬治笙是個極要面子的人,他從未當街做過這種事兒,第一反應就是想抬手推開她,叫她有事兒說事兒,可是手觸到宋喜的身體,他卻又不受控制的卸下全部力氣,不舍得推開她.

兩人站在飯店門口不遠處,怎麼看都像是情侶之間鬧了別扭,女人被男人氣哭了,如今紮在他懷里撒嬌發泄.

喬治笙依舊顧及外人異樣的目光,可他更在意宋喜崩潰的情緒,站在原地,他俊美的面孔上帶著淡淡的無奈和心疼.

"笙哥?"

一個熟悉的聲音打不遠處傳來,喬治笙聞聲看去,但見佟昊站在店門口,兩人目光相對,佟昊又緩緩看向紮進喬治笙懷里的女人,雖然看不清臉,但喬治笙身邊的異性,一只手就數的過來.

佟昊很快認出,是宋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