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 他勸的不好嗎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生日第二天就突然消失不見,一走就是一個半月,打他出現在澳門,陪她玩兒了一整天開始,宋喜就隱約覺得他有些不對勁兒,至于哪里不對勁兒,又細說不上來.

有時候她會恍惚覺的,他比從前好相處了,甚至偶爾幾個瞬間,簡直逼近溫柔.就好比從前,他怎麼會跟她一起排隊買早餐?一起擠在人頭攢動的小巷?一起在賭場蹉跎整個下午?

他還對著她笑,雖然是嘲笑,但分明眼里沒有嘲諷,有的只是逗趣.

他還在任麗娜面前幫她解圍,不會像從前一樣給她難堪.

宋喜眼睛跟心都不瞎,喬治笙的細微改變,她看得見也感覺的到,但是每當她稍微主動一點兒的時候,他卻又退回去,讓她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是什麼意思,她肯定他不是個撩完就跑的人,所以,也只能是她會錯意.

畢竟兩人認識這麼久,他就算是石頭做的,表面也該焐熱了一層.

如果宋喜是個很閑的人,沒准兒她有空靜下心來好好分析一下喬治笙,奈何她的職業,注定表現光鮮亮麗,背地里累得哭天搶地.

元旦宋喜放了一天假,過後又是忙得腳打後腦勺,年底看似是喜慶團圓的日子,但是于醫院而言,向來是患者流量的高峰期,醫院手術室經常二十四小時不閑著,病人多醫生少,宋喜這段時間最高記錄,一天五台手術,就算平均一台兩小時,五台下來也要十個小時.

七號那天晚上,宋喜剛從手術室里面出來,忽然看到斜對面的手術室房門打開,從里面沖出來一個小護士,小護士左看右看,看到宋喜,忙奔過來,臉色煞白的喊道:"宋醫生,快點兒,快點兒,我們許主任忽然暈倒了!"

宋喜聞言,眼神一變的同時,腳下已經習慣性的往前奔.

兩邊手術室離的很近,宋喜跑進去,先是看到手術台上躺著一名患者,副手醫生正在給患者做收尾工作,一名小護士蹲著,旁邊躺著的人,正是心血管內科副主任許瑩.

宋喜跑過去,一邊查看許瑩的臉色,一邊問:"許主任怎麼會突然暈倒?"

兩個小護士都嚇壞了,你一句我一句,有人說她今天做了四台手術,有人說她今天不怎麼舒服.

仍舊堅持在手術台上的副手醫生道:"宋醫生,我們許主任心髒不好,我今天在休息室看到她吃了速效救心丸."

話音落下,宋喜馬上對旁邊小護士說:"快點兒去2號手術室,叫他們馬上清理,抬許主任過去."

小護士飛快跑出去,宋喜跪在地上給許瑩做心髒急救措施,她察覺到許瑩狀態很不好,這不是女人的直覺,而是醫生的專業判斷.

身後副手醫生一邊繼續許瑩剩下來的手術,一邊瞄著宋喜那邊,時不時的問:"宋醫生,我們許主任怎麼樣?"

宋喜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大,臉色難看,嘴上卻說:"沒事兒,你繼續."

2號手術室用最快的速度清理消毒,剛剛做完一台手術的心外醫護,馬上抬著許瑩飛奔進去.

二十幾分鍾後,手術室房門打開,宋喜一抬眼就看到守在外面的心血管內科醫護,大家都是無菌服無菌帽來不及摘,送走患者就來這邊等候.

"宋醫生…我們許主任怎麼樣?"

看到宋喜,這些以往被患者用期待眼神關注的醫護們,如今皆是用同樣的目光看著宋喜.

宋喜臉色煞白,越發襯得眼眶發紅,但她還是強忍著說了一句:"對不起,我們沒能救回許主任."

話音落下的瞬間,前面的幾個人似是沒反應過來,直到聽見手術室里面傳來輕微的哭聲,幾個男女霎時越過宋喜往里奔,宋喜眉頭輕蹙,下一秒,痛苦聲傳來,哪怕是剛剛在手術台上特別鎮定的副手男醫生,如今,也只是個痛失好友跟同事的普通男人.

宋喜從手術室里出去,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發呆,她可以下班了,但卻沒有力氣走下樓,剛剛哭了一會兒,也通知了院里領導和許瑩的家屬.

許瑩跟心外的關系並不好,尤其是先前海威捐款,心外拿到的基金最多,許瑩還明里暗里諷刺過心外,但這些在死亡面前,都不足一提.

宋喜覺的自己只在辦公室里面坐了一小會兒,她只是想休息一下,結果喬治笙的電話打過來,問她:"都十一點多了,還不回家,你准備為醫院拋頭顱灑熱血嗎?"

宋喜原本都冷靜了,可是聽到這句話,不知怎的,她一瞬間眼眶發熱,拿著手機,一言不發,但卻委屈的哽咽起來.

喬治笙明顯的沉默幾秒,隨後沉聲問:"你怎麼了?"

宋喜什麼都不說,只是哭,比哽咽更多,摻雜著諸多的委屈跟無奈,像是被人給欺負了.

喬治笙有一會兒沒講話,話筒里唯有宋喜的哭聲.

足足過了四十幾秒,宋喜逐漸止住眼淚,一抽一抽,悶聲回道:"我們心血管內科的副主任,女的,今年才四十多歲,剛剛死在手術台上了,心肌梗死…我沒救了她."

喬治笙說:"十分鍾後下樓,我在附近,開車過來."

宋喜點頭:"嗯,你是自己開車嗎?"

喬治笙應聲.

宋喜道:"我聽說外面下雪了,你自己開車小心點兒."

"知道."

"那我先掛了,你專心開車."

喬治笙說:"我戴著耳機,你說吧."

宋喜不知道說什麼,她一面說服自己,生死有命,當醫生的,哪個沒見過生死?說的更殘酷點兒,是見慣了生死,但心這個東西,不大講理,不是說不難受就不難受的.

聽她沉默,喬治笙低聲道:"她是好醫生,你也是,你盡力了,不必自責."

聞言,宋喜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掉,拿著手機,她終于委屈的說:"我總覺得,我還能更盡力,如果我再早一點兒發現,也許,我可以救她."

喬治笙聽著宋喜壓抑的哭聲,頓了幾秒,他輕聲道:"別哭了,你就當她以後不用再為凡塵俗事兒操心,去那邊沒有做不完的手術,可以休息了."

宋喜忽然被戳了心,嚎啕大哭.

喬治笙坐在車里,一臉懊惱,他勸的不好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