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章 嫉妒她前男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屏了呼吸,感官越發靈敏,他覺得宋喜的手仿佛穿過毛衣和骨肉,直接觸到了他的心上,一動不動,他很努力地想要壓下這股悸動,可他越是努力,想要翻身的沖動就越為明顯,終于,黑暗的房間靜謐了十秒不止,他還是緩緩挪動,從手臂開始,然後是腰,最後是整個身體.

翻身面向宋喜,喬治笙睜著眼睛,看著那張熟睡中的甜美面孔,心底不停地告誡自己,理智,現在還不是時候,一定要克制.

但現實總是特別該死,可能從喬治笙轉身的那刻起,理智就喂了狗.

盯著宋喜的臉,喬治笙緩緩抬起一只手,來到宋喜面前,食指很輕的刮了下她的鼻尖.

宋喜睡覺出了名的死,一點兒感覺都沒有,喬治笙見狀,唇角勾起,又用手指去抬她垂下來的長長睫毛.

剛開始一下兩下,宋喜沒有感覺,他玩兒久了,宋喜眉頭輕蹙,抬手去揉眼睛.

喬治笙收回手臂,靜悄悄的瞧著她.

宋喜是太熱,熱醒了,半眯著視線,屋內一片漆黑,她有那麼一會兒是不知身在何方的,待到視線逐漸適應黑暗,她這才看到床上還躺了一個人.

喬治笙面向她,閉著眼睛,只能隱約看到五官輪廓.

宋喜呼吸壓低,心底不自覺的開始緊張,跟喬治笙不同,她沒有伸手去觸碰他,一來沒有這個膽子,二來怕被發現,泄露了心底的小秘密.

她能跟喬治笙走到現在,已經算是不幸中的萬幸,當初兩人領證的時候,他人都沒出現,就差在結婚證上白字黑字寫下兩個大字:假的!

人要懂得知足,也要擺正自己的位置,別讓好不容易得來的友情也失去了,那才真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.

如今宋喜尚能控制心底的那份小悸動,雖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有的好感,但明知道沒什麼結果,所以也不會主動踏出那步.

就是單純的看看,欣賞美的事物.

宋喜看著喬治笙,還在為自己的理智和克制驕傲.

殊不知喬治笙忽然睜開眼,薄唇開啟:"你看什麼?"

剛開始宋喜沒看到他睜眼,只聽到他清醒無比的聲音,驚訝多過驚嚇,她第一反應就是撐起半邊身體,湊近去看他的臉.

喬治笙黑色的瞳孔比夜還要深,宋喜借著房內極微弱的光亮,才看清楚他的確睜著眼睛.

美眸挑起,宋喜問:"你什麼時候醒的?"

喬治笙低聲回道:"一直沒睡著."

宋喜躺回原位,說了句:"嚇死人了."

喬治笙道:"你剛才盯著我看什麼?"

宋喜本能反駁:"誰盯著你看了?"

喬治笙沉默片刻:"我看見了."

宋喜說:"房間這麼黑,我連你臉都看不見,看你干嘛?"

喬治笙從側躺變平躺,無不嘲諷的回道:"敢做不敢認."

宋喜也是平躺的,前一秒她還心跳如鼓,感覺被人抓到現行,死的心都有,可是聽到這一句,她忽然放下了.

唇瓣開啟,她故意大咧咧的口吻道:"長得好看還不讓人看了?"

喬治笙果然半晌沒出聲,再開口,低沉著聲音說:"沒見過臉皮像你這麼厚的女人."

宋喜聞言,不怒反笑:"你見過幾個女人啊?"

喬治笙幽幽的側過頭,宋喜不是用看的,而是用感覺,自我保護意識讓她迅速往床邊挪了二十公分,她警惕的目光盯著喬治笙的方向,沉聲道:"開個玩笑而已,不用這麼當真."

喬治笙恐嚇了幾秒,別開視線,嘲諷的口吻道:"嘲笑我沒見過女人,你閱人無數嗎?"

宋喜可能酒勁兒還沒下,不然不會想都不想就高調回道:"那是,戀愛專家,你有什麼感情上的疑難雜症,我給你號號脈,保准你藥到病除."

她這邊還開著玩笑,誰料喬治笙那邊忽然開口問道:"你跟你上一任男朋友,因為什麼分手?"

宋喜臉上的笑容,一寸寸的收回,終至消失不見.

望著看不見的天花板,隔了幾秒,宋喜不答反問:"怎麼突然對我隱私感興趣了?"

喬治笙不辨喜怒的聲音傳來:"想看看戀愛專家為什麼會沒戀愛可談."

他可真是刀子嘴刀子心啊,宋喜被戳了心又打了臉,氣的隔了一會兒才道:"就是專家才比普通人更知道哪里有病,明知道不行了,難道還拖著不切,等死嗎?"

喬治笙很敏銳,出聲道:"聽這意思,是你甩的人家?"

宋喜道:"誰甩誰有很重要嗎?反正結果都一樣."

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波瀾不驚,可事實上,但凡是碰見跟沈兆易有關的,她就從不可能正常.

越是冷靜理智,看起來就越是克制,克制……就帶著還是在意.

喬治笙忽然間就不再說話了,房間中恢複到沉靜,良久,宋喜主動開口:"睡著了嗎?"

明知道這樣的可能微乎其微,果然,喬治笙出聲回道:"干嘛?"

宋喜問:"咱們在澳門的時候,你是不是跟賭場串通好了,故意贏錢給我?"

隔了幾秒,喬治笙淡漠回道:"你長得比錢還好看嗎?"

頓了頓,他又問:"我瘋了?"

宋喜說:"反正我是不大信現實生活中真的有賭神,欸,要不你現在給我表演一個猜大小?你要是十次猜對八次,我就相信你是真的."

喬治笙說:"你要是嫌錢燙手,找個慈善機構全捐了."

宋喜癟癟嘴,低聲道:"跟你討論嘛,生什麼氣啊?"

她可以將各種情緒切換自如,提到跟前男友分手的話題,她是低沉的,這會兒又像個小孩子,被挫之後會有些沒面子,用嗔怒給自己找台階下.

喬治笙心底窩火,滿腦子都是'阿易’這個有名無臉的人.

兩個人都半天沒講話,喬治笙努力說服自己,宋喜那點事兒都是過去式了,他要是在乎她的過去,那他也有過去,大家都不要重新開始了.

如此想著,他主動開口:"想什麼呢?"

話音落下後足足過去三四秒,宋喜迷糊的聲音傳來:"嗯?"

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感情她又睡著了.

沒心沒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