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 掀蓋頭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飛快的用余光瞄了眼喬治笙,但見他面色無異,她的心虛跟忐忑也少了一點兒,但笑不語.

喬治笙穩如泰山,不動如鍾,對著喬艾雯道:"少廢話,洗牌."

輸的人被'貼封條’不說,還得洗牌.

喬艾雯抿著唇瓣,奈何鼻子呼吸紙條也跟著飛,這邊一飛,宋喜就笑,惹得喬艾雯斜眼說:"擔心笑話人不如人,這把就到你輸!"

牌洗好了,宋喜默默拿牌,嘴上溫柔又氣人的道:"我不說話,一般這種時候,話越多輸越慘."

喬艾雯'哼’了一下,紙條飛的老高,宋喜再次露出嘲笑.

喬艾雯側頭看向喬治笙:"哥!你看她了!"

喬治笙面無表情道:"轉過去,我看你想笑."

宋喜差點兒笑死,拿著牌的手都在抖.

這一把還是喬艾雯叫地主,宋喜心底莫名其妙的有點兒小歡喜,那感覺像是跟喬治笙一伙,就是不翻身農奴把歌唱,她也覺得挺好.

然而喬治笙用實力向宋喜證明,跟著他混,不會吃虧.同時他也向喬艾雯證明,她那短暫的地主王朝持續不了三分鍾,國號還沒想好,國已經滅了.

喬艾雯被喬治笙用一組炸結束了地主生涯,怒將手中牌扔下,喬治笙拿起事先撕好的紙條,蘸了水,往她左邊太陽穴上貼了一條,還美其名曰:"先不擋眼睛,省的看不見牌."

宋喜如法炮制,紙條蘸水,貼了喬艾雯右邊太陽穴一張,嘴上溫柔說道:"別擋住眼睛,看不見待會兒怎麼輸的."

喬艾雯算是後知後覺,原來宋喜的嘴比喬治笙的還要毒,他是冷面毒,她是笑面補刀.

一張如花似玉的臉上,瞬間貼了四張門簾兒,喬艾雯似笑非笑:"感情你倆上我這兒來顯擺默契的?"

喬治笙說:"不是我攛掇的."

宋喜聳了下肩膀,更不是她主動的.

喬艾雯怒極反笑:"行,來,我還就不信了."

宋喜拿到牌,看了一眼,這把不叫地主都對不起雙王和一套炸,所以她沉穩的叫了地主.

喬艾雯瞥了眼喬治笙,挑撥離間:"看見沒,昔日的戰友如今搖身一變,馬上成你主子了."

喬治笙面孔俊美如鑄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精致的令人心驚,宋喜心想,上哪兒找這麼好看的'農民’去,如果有,誰會舍得打壓他?

她一邊想,一邊出牌,每每她把喬艾雯壓下,喬治笙馬上出來解圍,一轉眼宋喜用掉了兩個王.

心底漸漸改了主意,就算他長得好看,她也要打壓他!

局面變成明顯的喬艾雯小牌墊底,宋喜中路壓制,喬治笙高段位防護,最後宋喜氣不過出了炸.

炸完之後,她三分得意七分挑釁的看了眼喬治笙,平時不敢把他怎麼樣,在牌面上還沒大小,就看誰手壯.

然而……當喬治笙面色平靜的掰出一套比宋喜還大的炸,似是云淡風輕,但又無比嘲諷的壓在她的炸上,那一刻,喬艾雯笑到四條門簾兒齊飛,宋喜手里憋個小5,暗自調節呼吸.

不氣,她不氣,誰讓她一時大意,沒有記牌?

"來來來,趕緊的,我這紙條都控制不住想貼在你臉上的沖動."

喬艾雯拿著蘸水的紙條,果斷的貼在宋喜腦門正中間,這個位置最為'恥辱’,像是被釘在了恥辱柱上面.

宋喜很輕的呼吸,紙條還是會微微浮動,喬艾雯一副'債多了不愁’的樣子,爽快道:"算了,你就正常呼吸,別一會兒再憋出個好歹來."

"呼……"宋喜破罐子破摔,猛地一個呼吸,紙條飛出去,像是蛇吐的芯子.

喬治笙只隨意的瞥了一眼,忽然覺得那紙條好似碰到了他心頭…說不上的讓他慌亂.

喬艾雯側頭對喬治笙說:"哥,趕緊貼她啊,等什麼呢?"

喬治笙默默地去拿紙條,嘴上低沉的回道:"在找好位置."

宋喜巴掌大的小臉,位置有限,最'恥辱’的地方已經被喬艾雯給占了,還能往哪兒貼?

喬治笙拿著紙條,忽然光明正大的看著宋喜,明確的說,是打量她的臉.

兩人鮮少有機會面對面,更何況還是有其他人在的情況下,宋喜明知道喬治笙沒看她的眼睛,可她還是瞬間不好意思,眼球略微躲閃,為了掩飾尷尬,嘴上說著:"我臉小,你找不到其他地方,隨便貼吧."

只要別這麼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她要是臉紅了可怎麼辦?

她話音落下後兩秒,喬治笙抬起一只胳膊,掀開她垂落在鼻尖處的紙條,宋喜猛然心動,這感覺難以言喻,說來可笑,竟像是掀了蓋頭.

掀開紙條,露出宋喜挺翹小巧的鼻子,喬治笙另一只手抬起,毅然決然的將紙條貼在了鼻梁上面.

他收回手,宋喜輕輕呼吸,一條直線上的兩張紙條紛紛飛起,端的可笑.

喬艾雯笑得直拍大腿,對面的喬治笙也是忽然唇角一勾,笑著別開頭.

他們都不知道宋喜心里想什麼,她有點兒想罵人,一邊撩她,一邊嘲笑她,丫到底想干什麼嘛?

紙條太輕,三人坐著打牌,喬治笙余光一瞥,宋喜跟喬艾雯面前皆是飛來飛去的門簾兒,尤其是宋喜,鼻子被擋住,更顯得一雙大眼睛烏黑明亮,不苟言笑,這是憋著要報複呢.

下午的陽光從窗外照進來,照得人暖洋洋,宋喜剛開始還是淑女坐,雙腿往一側放著,不知從何時開始,她也學著喬艾雯一樣,盤腿坐.

她對面的喬治笙原本側身坐在床邊,許是扭的不舒服,幾局之後,他長腿一跨,也完全坐在了床上,只不過他腿太長,全盤著放不下,只能一條腿平放,另一條腿撐著.

床再大也有限,宋喜跟喬治笙之間還不到一米的距離,好多次她垂著視線看牌,余光里都是喬治笙的腿.

以前她從沒覺得自己這麼好色,如今八成是年紀大了,竟然有些抵擋不了.

喬艾雯拿著牌,忽然想到什麼,她出聲說:"對了哥,聽說你前兩年在澳門賭場參了股,是不是威尼斯人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.

喬艾雯道:"那過陣子我去那邊玩兒,提你好使嗎?"

喬治笙道:"你又想干什麼?"

喬艾雯笑著回道:"我一直有個夢想,去賭場里裝一把賭神,就要周潤發那種效果,你提前打招呼,叫他們配合我."

宋喜剛開始還在笑,可笑著笑著,她看向了喬治笙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