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 實力寵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的確要在喬家老宅待到晚上,午飯過後,喬治笙沒說要走,任麗娜也叫人把晚餐預備好,一切都像是早就定好的樣子.

宋喜倒是沒有其他事情,只不過每次來這邊,都感覺渾身局促,到底不是自己家里,好在還有喬艾雯從旁陪著說話,不然她真要尷尬死.

慢慢午後,宋喜跟喬艾雯在房間里面聊天:"我家凌醫生都三十的人了,為什麼還不找女朋友?"

宋喜手里捧著一本喬艾雯的英文讀物,搖搖頭:"知道,但我不能說."

喬艾雯眉頭一蹙:"為什麼?"

宋喜回道:"他警告過我了,不能賣友求榮."

喬艾雯說:"我是一般人嘛,你是我嫂子!"

宋喜當即抬起頭,出聲打斷:"停,我不吃這套."

喬艾雯看著宋喜,佯裝不悅:"這麼冷血…跟我哥一樣."

宋喜重新低下頭看書,不辨喜怒的回道:"我要是沒有鋼鐵般的意志和六親不認的決心,怎麼能跟他一個屋簷下住這麼久?"

喬艾雯忍不住笑:"這倒也是."

說著,她忽然話鋒一轉,狐狸似的湊近宋喜,神秘兮兮的問:"欸,你跟我哥,你們兩個…有沒有…你懂的."

宋喜對上喬艾雯擠眉弄眼的神情,故意平靜回道:"不大懂."

"嘖,我問你們兩個有沒有越線."

宋喜忍不住'嗤’了一聲:"你看你哥那張禁欲系的臉,他生日的時候,我就差送他一木魚,他渾身上下都是線,誰敢越?"

喬艾雯快要笑死,抱著抱枕跟宋喜一起吐槽喬治笙:"對對,你形容的太好了,他就是這樣的人,要不是盛……"

一時忘形,喬艾雯險些說漏了嘴,她反應很快,硬生生轉過去:"身邊還有些異性朋友,我都懷疑他是不是喜歡男的,當然了,他對男的也不怎麼待見."

嘴上說的再遛,表情和神情騙不了人,宋喜看出喬艾雯其實想說一個人名,但是突然憋回去了.

既然對方不想說,宋喜也不會問,佯裝沒聽出來的樣子,淡笑著把話題岔開.

喬艾雯問了宋喜半天,宋喜也挺好奇的:"你從小就在國外,怎麼中文說的這麼好?一點兒口音都沒有."

喬艾雯理所當然的表情回道:"我讀的中文系啊."

宋喜猝不及防的被戳中笑點,倒在沙發上樂不可支.

喬艾雯也跟著樂:"你笑什麼?"

宋喜伸手抹了下眼角的淚,一抖一抖的回道:"中國人,去國外讀中文……"

喬艾雯側躺在床上,似是得意的說:"我爸生怕我忘本,給我找的保姆,廚師,保鏢,反正你能想到的所有人,都是夜城的,你看我這一口夜城話,比你說的還地道呢."

宋喜頻頻點頭:"說得好,說得棒."

喬艾雯一斜眼:"你還能再敷衍一點兒嗎?"

宋喜還是在笑.

下午太長了,兩人聊天聊得累,喬艾雯趴在床上,看著沙發處的宋喜問:"欸,我們打撲克吧?"

宋喜抬眼:"咱們兩個?"

喬艾雯說:"就咱倆有什麼好玩兒的,你去隔壁叫上我哥,咱們三個打."

宋喜說:"他不會玩兒的."

喬艾雯道:"你去問問嘛,他也閑得無聊."

宋喜道:"他難得休息,閑這個字用不到他身上."

喬艾雯說:"可是我好想打撲克啊…"說著,人在床上翻來覆去.

宋喜熬了幾秒,合上手中外文書,起身道:"我怕了你了."

喬艾雯笑說:"祝你成功."

宋喜出門來到隔壁房間,其實不光喬艾雯想打紙牌這個理由,她心里也有幾分想見喬治笙,但她自認為可以很好地掌控這份小喜歡,就當是養養眼也好嘛,反正他不喜歡她,兩人也是注定從認識開始,就是在倒計時結束的關系.

現在能多看一眼是一眼.

敲門,不多時門內傳來:"誰?"

宋喜說:"是我."

過了兩秒:"進來."

宋喜推門走進去,喬治笙穿著衣褲坐在床上,看樣子是剛起來,她出聲問:"你在睡覺?"

喬治笙說:"睡不著,眯著."

宋喜說:"艾雯要打撲克,你想不想玩兒?不想玩兒就再眯一會兒."

喬治笙長腿一跨,下了床:"你先去吧,我洗把臉."

"好."

宋喜轉身回到喬艾雯房里,說喬治笙洗把臉就來,還說:"你哥是真寵你,這要換一個,還想打撲克,他能打得那人像撲克."

喬艾雯美滋滋又得意洋洋的回道:"那是,我不是我媽的貼心小棉襖,可我是我哥的長款皮風衣啊,拉風又保暖."

喬治笙沒多久便走進來,宋喜余光瞥見,面色無異,心底卻跳動著歡喜.

喬艾雯把床上被子掀到床尾,拍了拍床,說:"上床."

宋喜跟喬艾雯都是女的,沒什麼避諱的,踢掉拖鞋坐在大床一處,喬治笙也面色無異,走過來坐在床邊.

三個人打斗地主正好,喬艾雯說:"都是自己人,我們談錢傷感情,貼紙條好不好?"

喬治笙面無表情:"幼稚."

喬艾雯有些撒嬌的說道:"我們小時候都是這麼玩兒的."

宋喜附和:"我同意."

喬艾雯看向喬治笙:"二比一,你沒有發言權了."

說話間,擼胳膊挽袖子開始洗牌,第一局喬艾雯就叫了地主,喬治笙跟宋喜倆貧民,不著痕跡的使了個眼色.

喬艾雯見狀,警惕道:"你倆不許合伙欺負人."

宋喜道:"我還怕你倆合伙欺負人."

喬治笙心想,是他最要防備,她們合起伙來欺負人吧?

三人心思各異,第一局打得話少牌多,喬艾雯的地主成功被推翻,喬治笙把牌一扔:"紙呢?"

喬艾雯壓根兒沒想到自己會輸,拉著臉打開抽屜,從里面拿出一個本子,喬治笙利落的私下一張紙,又刷刷撕了幾個長條,蘸著旁邊杯子里的水,毫不猶疑的貼在了喬艾雯腦門正中間.

喬艾雯一呼吸,紙條就跟著往前飛,宋喜忍俊不禁,忽然想到幾分鍾前,喬艾雯還在得意喬治笙有多寵她.

喬治笙遞給宋喜一張紙條,宋喜嘴上說著不好意思,可下手卻一點兒不含糊,又往喬艾雯腦門上來一封條.

喬艾雯一喘氣,兩個門簾兒似的忽閃,她拉著臉說:"兩口子合伙欺負人是吧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