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挑事兒精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跟喬艾雯回到單獨房間,整個人輕松了不少,畢竟有任麗娜在,還是覺得坐立不安.

喬艾雯房間以白色為主,簡單利落,就像她為人處世的風格,直來直往,但枕邊有玩偶,窗台上有限量的公仔小擺件,又看得出她直中帶細.

宋喜坐在沙發上,喬艾雯坐在對面皮墩上,一邊給她拿吃的,一邊說:"凌岳爸媽來夜城了?你上次說他老家是薩城的,原來是少數民族同胞,怪不得長得這麼英俊漂亮."

宋喜吃了片橘子,友情提醒:"薩城是少數民族多,但我師兄是百分百的漢族,一點兒混血兒的成分都沒有."

喬艾雯聞言,故意眼睛一瞪,誇張道:"純漢族啊?那長成這樣簡直逆天好吧?"

宋喜本能回了句:"你哥也長得好看,怎麼沒見你這麼激動?"

喬艾雯撇了下嘴角:"那能一樣嘛,情人眼里出西施,你看我哥長得帥是理所應當的,你要是看凌岳更帥……"眯了眯眼,喬艾雯給予一記威脅的目光.

宋喜馬上道:"你不要上綱上線,我們就平心而論,你哥和凌岳誰長得帥,你說一句實話."

喬艾雯眼球轉了轉,唇角翹起,不多時,小聲說了句:"我哥."

宋喜拿起手機,佯裝要撥號:"好好好,大過節的,我給師兄送個祝福…"

喬艾雯上來攔著:"欸,有話好商量嘛,都帥,都帥."

宋喜問:"只能說一個."

喬艾雯也不是個吃虧的主,馬上反問:"那你覺得他倆誰更帥?"

宋喜想也不想的回道:"當然是你哥了."

正好話音落下,房門響起,喬艾雯問:"誰啊?"

"我."是喬治笙的聲音.

喬艾雯歡快的說:"co.in."

喬治笙推門走進來,因為房間有些熱,他將羊絨毛衣的袖子擼到手肘,露出兩截小臂還有左手腕處的腕表.

他前腳走進來,身後還跟著發財.

喬艾雯問他:"你怎麼來了?是不是被媽嘮叨的不耐煩了?"

喬治笙說:"上你這邊躲個清淨,你在的地方,她才不會來."

宋喜拍手把發財叫到身邊,滿臉笑容的跟它互動,喬艾雯從旁道:"你說我哥多逗,早上叫人把小狼狗送來,還特地囑咐放進屋里,說怕凍著,你看我家那麼多條狗,哪條在外面凍死了?真是越來越嬌貴."

宋喜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尷尬,因為想到在翠城山那邊,喬治笙要把發財養到院子里,她非說怕凍著,非要養在房子里,今天她來這邊一看,大狗都在外面撒歡,也沒見怎麼凍著.

誰想,喬治笙還真的聽了.

喬治笙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宋喜,不動聲色的回道:"你懂什麼?你會養狗還是我會養狗?"

喬艾雯不以為意,不管喬治笙,徑自問宋喜:"凌岳爸媽來夜城,你說我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,約他們一起吃個飯?"

說罷,不待宋喜回答,她又補了一句:"關鍵我怕我打電話,叫不動他."

宋喜正要說話,只聽得站在窗戶邊,背對著兩人的喬治笙說:"沒出息."

喬艾雯蹙眉扭過頭:"讓你在我這屋躲著,你別插話行不行?"

喬治笙轉過頭,長腿一支,靠坐在窗台上,玻璃結霜,白花花的一片,陽光再往上一照,像是一塊兒天然的打光板,喬治笙靠在打光板下面,明明一身黑色,卻仿佛從刺目的陽光中走來,讓人不敢直視.

他沒說話,宋喜也只匆匆看了一眼,馬上收回視線.

喬艾雯繼續問宋喜:"你說呢?他爸媽難得來一回夜城,我不表現一下,是不是顯得沒有禮貌?"

宋喜似笑非笑:"你要我說實話嗎?"

喬艾雯美眸一挑:"當然了,你跟我還用得著說假話?"

宋喜道:"你又不是人家女朋友,不在一起吃飯很正常,反而是你們在一起吃飯…那才奇怪吧?"

宋喜實話實說,喬艾雯聞言,一手捂著心口,另一手扶著茶幾,佯裝氣到不行,心髒病發.

宋喜笑得尷尬:"你非讓我實話實說."

喬艾雯扭頭看向喬治笙,虛弱的問:"她平常說話就這麼紮心嗎?"

陽光太足,喬治笙背光而立,面上表情看不清楚,只有淡漠中夾雜著戲謔的聲音傳來:"紮你就對了,不紮心,你還要剃頭挑子一頭熱."

喬艾雯再次捂緊心口,難受,想哭.

幾秒過後,喬艾雯頗為感慨的說了句:"怪不得你倆能走到一起去."

喬治笙不出聲,宋喜也不出聲,前者低頭擺弄窗台上的小擺件,後者低頭玩兒狗.

沒多久,家里保姆來敲門,說是午飯准備好了.

三人一同出去,喬艾雯大大咧咧的走在前面,中間是宋喜,最後是喬治笙,他看到她後脖頸處的項鏈纏著一縷掉下來的碎發,應該是剛剛在沙發上靠的,有那麼一瞬間的沖動,他想抬手幫她撫好,當這樣的念頭想起,並且越發濃烈之時,他只能雙手插在褲袋中,怕一個不小心.

來到飯廳,宋喜跟喬艾雯站在一處,喬艾雯一側頭看到宋喜後脖頸處項鏈纏到頭發,很隨意的抬手幫忙弄好,宋喜道謝.

喬治笙看後心里莫名的郁悶,于別人而言,舉手之勞,可與他而言…

長桌,從頭到尾擺了不下十六道菜,南北方菜色都有,宋喜掃了一眼,酸甜口味的居多,看來還是照顧著喬治笙.

以往宋喜來這邊吃飯,主位都是坐著喬頂祥,如今那里依舊會預留一個位置,任麗娜也還是坐在下手邊,其余幾人依次坐好.

桌上有酒,喬艾雯側頭問宋喜:"你喝紅酒還是白酒?"

宋喜忙搖了下頭:"我不喝酒."

喬艾雯說:"你不會喝酒嗎?"

宋喜想到喬治笙生日宴上,她喝多後干的荒唐事兒,她都暗自發誓再也不喝多了.

"她會喝,看跟誰了."

喬治笙聲音突然響起,宋喜本能的看了他一眼,他沒看她,可聲音分明'陷她于不義’.

喬艾雯聞言,果然馬上挑眉看向宋喜:"什麼意思?不想跟我一起喝酒?"

宋喜暗罵喬治笙這個挑事兒精,臉上還得面帶笑容:"沒有,我明天還要上班,不敢多喝."

喬艾雯說:"那就喝紅酒,中午喝點兒,下午困了就在家里睡一覺,晚飯前就沒事兒了."

宋喜心想,還要在這邊待到晚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