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不行嗎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總會恍惚,喬治笙對她是好的,可每當她再多想那麼一丁點兒,他又馬上用實際行動表明,她想多了.

宋喜能怎麼辦?

她只能牢牢地堅守在自己的位置,朋友,他們最多也只能止步于朋友了.

所以萬語千言,話到嘴邊,宋喜也唯有一句:"謝謝."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禮物.

喬治笙開車載宋喜回老宅,路上宋喜特地指定要去商場,給任麗娜和喬艾雯都買了東西,要走的時候,兩人經過一家專門賣家居飾品的店,一走一過,宋喜隨意一瞥,下意識的停下腳步.

喬治笙也停下來,順著她的視線往玻璃窗內看.

宋喜指著牆上那只貓頭鷹掛鍾,勾起唇角問:"你要不要?我送你."

喬治笙看到貓頭鷹,本能的目光一沉,緊接著低聲回道:"你看誰家大過年送鍾的?"

送鍾,送終,聽起來的確不吉利,宋喜撇了下唇角:"那算了."

喬治笙沒想到她都不再掙紮一下,就這麼走了,不著痕跡的瞥了眼那只貓頭鷹掛鍾,跟著宋喜一起下樓.

回到老宅,院子里面的幾條大狼狗全都撒開著,看到喬治笙的身影,飛快跑來.

宋喜還是有些怕,僵站在原地不動,喬治笙說了句:"坐."

幾條大狗馬上原地坐下,抬著頭,眼巴巴的看著他.

宋喜站在喬治笙身旁,幾秒後,開口說了句:"你別讓它們坐地上了,多涼屁股啊."

喬治笙本想懟她兩句,可她偏偏一臉認真的樣子,又讓他覺得好笑.

一氣一笑,兩者綜合,喬治笙面不改色,再次開口:"回去."

幾條大狗完全服從指令,刷刷刷的往後院跑.

宋喜跟著喬治笙往主屋走,心里還在琢磨,要是發財能有這幾個條子一半聽話也就夠了.

喬治笙拉開房門,宋喜隨後進去,屋內的暖氣迎面撲來,讓人想打寒顫.

最先迎出來的不是保姆,也不是任麗娜,而是一串熟悉的鈴聲,宋喜抬眼一瞧,忍不住美眸微挑:"發財?"

沒錯,跑過來的半大小狼狗,正是發財本尊.

現在發財已經長到宋喜膝蓋那麼高,身上奶毛退了一半,耳朵也豎起來了,它跟小時候長得完全不一樣,除了脖子上的鈴鐺,那是宋喜對它的固執和堅持.

發財跑到兩人身邊,一會兒蹭蹭喬治笙的腿,一會兒扒一扒宋喜的靴子.

宋喜彎腰摸它,抬眼問喬治笙:"發財怎麼在這兒?"

喬治笙換了拖鞋,出聲回道:"過節."

宋喜很開心,像是在陌生的環境遇到熟悉的人,心里總能多上一分安全感.

許是聽到聲音,喬艾雯從客廳方向走來,邊走邊道:"我就說我哥和宋喜來了吧?狗耳朵比人耳朵好多了."

她這話是對任麗娜講的,任麗娜站在客廳沙發邊,看著玄關處,沒走過來.

喬艾雯笑著跟宋喜打招呼,宋喜將手中禮品袋遞過去:"元旦快樂."

喬艾雯笑眯眯的說:"嗐,來就來嘛,還帶什麼禮物?"

宋喜很低的聲音道:"我沒帶凌岳."

喬艾雯一聽到凌岳倆字就激動,兩人湊在一起低聲竊語.

待到宋喜換完鞋,跟喬艾雯一起往里走,看到任麗娜,宋喜還是換上恭敬笑容,出聲說:"阿姨,元旦快樂."

任麗娜沒有笑,也沒有拉臉,只略一點頭.

喬艾雯接了她手中購物袋,拉著宋喜去沙發處坐,主動跟她聊天.

任麗娜不看她,只一個勁兒的給喬治笙遞水果,問他冷不冷,中午想吃什麼,電視要換哪個台.

她叨叨叨,影響喬艾雯跟宋喜聊凌岳,喬艾雯起身說:"走,去我房間."

宋喜下意識的看了眼喬治笙,不知道這樣做好不好,畢竟任麗娜還在.

喬治笙像是有心理感應,抬起頭,出聲說:"去吧."

宋喜臨走前跟任麗娜打招呼:"阿姨,那我先去了."

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,任麗娜眉頭輕蹙:"你有空多說說她,成天瘋瘋癲癲,聽風就是雨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:"小雯又怎麼了?"

任麗娜道:"喜歡上協和心外一個男醫生,還是宋喜的什麼師兄,就為了沾親帶故,你看她現在,簡直把宋喜當親朋摯友了."

喬治笙還是那副表情,只口吻中帶著幾分不以為然:"宋喜又不是你口中那些不三不四的人,當朋友沒什麼不好的."

任麗娜聞言,看著喬治笙,眼帶狐疑和打量:"今天帶宋喜回來,是你的主意,還是小雯的主意?"

喬治笙說:"有區別嗎?"

任麗娜蹙眉:"那丫頭傻,才認識幾天就跟人家打成一片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:"我要帶她回來的."

任麗娜還准備再罵喬艾雯幾句,聞言,一時哽住.

五秒有余,任麗娜忽然沉下聲音,不無緊張的問:"治笙,你該不會喜歡上宋喜了吧?"

喬治笙垂著長長的睫毛,俊美面孔上波瀾不驚,低頭剝桔子,剝著剝著,他停下來,出聲回道:"不行嗎?"

任麗娜聞言,直接慌了,從表動到動作皆是不知所措,半晌才問:"你認真的還是跟我賭氣?"

喬治笙抬眼回道:"小雯說你又在聯系給我介紹女朋友,我說過,我跟宋喜還沒離婚,哪怕我們不是真夫妻,但最起碼是朋友,你不要做讓大家都尷尬的事情."

任麗娜還是滿眼急色:"你跟宋喜的婚約要三年,這才一年不到,還有兩年,再兩年你都二十九快三十了,難不成就為了友情,你連女朋友都不找了?"

喬治笙說:"爸多大年紀才有的我?"

任麗娜眉頭陡然一蹙,鮮少的色厲內荏:"你是他唯一的兒子,又不是他唯一的孩子,他大女兒年紀都能做你媽了!"

喬治笙目光也有些沉,半晌過後,他薄唇開啟:"就因為這樣,我才不想隨便找個女人生孩子."

任麗娜這些年鮮少跟喬治笙聊到這些,一來早些年他年紀還小,二來他接管海威之後,明的暗的,一度忙到身體負荷不住,失眠也是這幾年才越發嚴重.

別開視線,任麗娜眼眶發紅,很低的聲音嘀咕:"走了個盛淺予,又來個宋喜,你是非要跟這些逼著你的打交道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