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章 新年的第一個心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是宋元青教出來的,怎會聽不懂他的言外之意,微微一笑,她出聲回道:"爸,你想太多,我跟他之間就是朋友關系,可能他挺看得起我這個朋友,所以過節給你這邊帶些東西."

宋元青看著宋喜的眼睛,輕輕點頭:"我這輩子沒什麼其他的心願了,就希望你能快樂,一輩子不受傷害."

宋喜眼前是一片水霧,她笑著回道:"你就這一個願望啊,那我願望可多了,我一定不會讓你在這邊待太久,我還希望你健康長壽,長命百歲,以後跟我住一起,幫我帶孩子."

宋元青一下子就掉了眼淚,垂下頭,他吸了口氣,然後道:"給你帶孩子可以,第一個願望就算了,小喜你聽我的,爸的事兒,爸自己解決,你不要插手."

宋喜也不想跟他犟,岔開話題道:"你看我給你帶了什麼……"

父女兩人每個月都會有一次見面的機會,普通人只有二十分鍾時間,但宋喜不普通,喬治笙早就打過招呼,只要她來,就讓她在這邊待足一小時.

宋喜臨走之前,宋元青關心道:"小喜,今天元旦,你去哪兒過?"

說起這個,宋喜還真是千頭萬緒.

像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如今無家可歸,所以每個人都爭搶著要她回家去過節,顧東旭說了,喬舒欣更是早就打了電話,韓春萌回東北過節,想把她一起帶走,凌岳父母來了夜城,邀她今晚一起吃飯,甚至連佟昊和霍嘉敏都分別打過電話,說請她出來吃飯.

宋喜很感動,同時也很窩心,她努力做好一切,裝作一切都如常的樣子,可所有人都知道,不一樣了.

面不改色,宋喜回道:"啊,我晚上跟東旭和大萌萌一起吃飯,一會兒還約了同事,忙得很."

宋元青點點頭:"你阿姨昨天來了,說怕影響你工作,不敢給你打電話,叫我問問你,你要是不想去別處,可以去她那里過節."

阿姨指的當然是董儷珺,自打董儷珺被宋喜用喬治笙嚇唬過之後,她倒是老實的很,連帶著宋媛也是,有一陣沒出幺蛾子.

宋喜自然是不會去的,宋元青也知道,就是努力想緩和一下兩邊的僵局.

告別宋元青,宋喜從大門口出來,外面風很大,她略微低著頭,圍巾被吹得飛起來,她正暗道這邊不好打車,要不要滴個車過來,忽然頭前傳來汽車鳴笛聲.

宋喜抬眼一瞧,一輛熟悉的黑色賓利,駕駛席車窗半降,露出喬治笙那張跟冬天特別應景的冷俊臉龐.

宋喜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詫色,隨即邁步走過去,站在車門邊,看著他問:"你怎麼來了?"

喬治笙坐在車里,只穿了件薄薄的黑色羊絨衫,大風呼呼往里面灌,他開口道:"上車."

宋喜繞到副駕,喬治笙不著痕跡的調高了車內溫度.

車子發動,宋喜側頭道:"順路過來的?"

喬治笙沒看她,徑自回道:"特地來接你的."

宋喜眼帶詫色:"找我有什麼事兒嗎?"

喬治笙心底不爽她的口吻,嘴上卻不動聲色的回道:"今天過節."

宋喜說:"嗯,元旦快樂."

喬治笙說:"小雯讓我來接你回家過節."

因為凌岳的關系,宋喜跟喬艾雯走的挺近,關鍵兩人性子合得來,宋喜也沒把她當喬治笙的妹妹區別對待,喬艾雯也是個挑人兒的主,一般人看不上眼,起初還因為宋喜'強’嫁給喬治笙,看她不順眼,後來喬治笙特地提點別找茬,她自己也發現宋喜其實人很好,所以兩人是半路出家的朋友.

聽到喬艾雯讓他來的,宋喜心下了然,出聲回道:"艾雯有心了,謝謝她還惦記著我,我約了人,就不過去了,你待會兒給我放個好打車的地方就行."

不是宋喜故意拿喬,是她明知道任麗娜不待見她,如果自己再沒點眼色,豈不是沒有自知之明了?

喬治笙目視前方,不辨喜怒的問:"你約誰了?"

宋喜說:"東旭和韓春萌."

喬治笙說:"喬舒欣今早給我打過電話,說她一家請你回去過節,你沒有時間.你那個胖朋友,元寶昨晚去外地,恰好在機場看到她."

頓了頓,他故意挑釁:"你們三個人三個地方,到底約在哪兒過節?"

宋喜哪里想到這麼寸,被人當面戳穿的感覺很不好,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,她輕蹙著眉頭道:"你別總一口一個胖朋友,人家又不是沒有名字,而且她最近瘦了好多."

宋喜擺明了顧左右而言,喬治笙說:"我媽沒你想的那麼難相處,小雯已經跟她說過了,任姍姍離開協和的事兒,不怨你…你不用害怕她會給你臉色看."

宋喜沒想到,喬治笙竟然知道她心里想什麼,當然她更沒想到,他居然會解釋.

微垂著視線,她抿著好看的唇瓣一直沉默,喬治笙等了半晌,忽然遞過自己的手機,沉聲道:"不想去,你自己跟小雯說."

這是生氣了.

宋喜沒接,回了句:"我有她電話."

說完,她又道:"我去真的不會讓你們尷尬嗎?"畢竟今天是過節,別人合家歡的日子,宋喜不想做不請自來的討人嫌.

喬治笙已經收回手,聲音依舊低沉,但卻少了一些不快:"你又不是第一次去."

宋喜下意識的說:"那是因為以前有你爸在."

話音落下,宋喜就有些後悔,雖然是實話,規矩也的確是喬頂祥定的,可這樣的日子……

"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紮你心."宋喜輕聲說.

喬治笙沒接這個話茬,反而出聲問:"你爸怎麼樣?"

這是兩人認識這麼久,喬治笙第一次當著宋喜的面,不是挖苦宋元青,而是聽得出在問候.

宋喜先是回了句:"挺好的."

說罷,遲疑片刻,她又說:"謝謝你給我爸送的東西,我爸讓我給你帶句謝謝."

喬治笙很輕很淡的回了句:"新年了,知道你最在意你爸,沒什麼好送你的,送你爸一個心安吧."

宋喜無法用語言形容,這一刻她內心究竟有多觸動,這話不論是從誰的嘴里說出來,都足以讓她感動,但這個人是喬治笙……她又格外心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