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 捅破,提點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面不改色,可眼神中分明閃過一抹狐疑,摻雜著不滿和緊張.

佟昊像是沒看見,自顧自的說道:"我知道你心里想什麼,你覺得我監視笙哥?我不是不敢,而是不會,我在英國那邊有熟人,說是看到笙哥了."

元寶不動聲色的回道:"他臨時有急事兒要過去處理,也沒跟我說是什麼事兒."

佟昊吐出一口煙,臉上沒有生氣的表情,只是聲音更低了幾分:"你是在晃我,還是自欺欺人?誰都知道,笙哥近幾年去哪兒都不會去英國,為什麼突然出現在那邊?還一去就逗留一個半月?他去見誰,你心里不清楚?"

元寶終于被佟昊看得低下頭,拿起桌上煙盒,他抽出一根煙點上,半晌才道:"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?"

佟昊不答反問:"我想知道笙哥是什麼意思,去英國待了一個半月,前天又突然去澳門找宋喜……他是都想要?"

佟昊話里話外不無火藥味道,元寶眼皮一掀,看向佟昊,夾走唇邊燃著的香煙,開口道:"你真喜歡宋喜?"

佟昊毫不避諱,爽快的'嗯’了一聲.

元寶沉吟片刻:"那我要是告訴你,宋喜跟笙哥的關系不一般呢?"

聽到這句話,佟昊酷酷的臉上,終于神情一變.

幾秒後,他出聲問:"他們是什麼關系?"

佟昊能想到的最壞的,也就是宋喜私下里跟了喬治笙,畢竟宋元青出事兒的這小一年里,都是喬治笙在庇護她,但他又不相信喬治笙會這麼做,畢竟喬治笙不是這種人.

"夫妻關系."元寶唇瓣張合,聲音很輕.

佟昊下意識的蹙起眉頭,不可置信:"什麼?"

元寶表情如常,聲音平靜:"我說宋喜跟笙哥是領了結婚證的,領證的那天笙哥沒去,我在場,紅本黑字兒,真結了."

佟昊臉色是說不出的難看,元寶也不想誤導他,所以直言說:"宋元青手里有老爺子生前的把柄,他這一招失勢,外面太多人想拿宋喜做文章,他也是狠,竟然拿這事兒做交易,讓笙哥跟宋喜結婚,明知道掛了喬太太的名號,笙哥以後就不能不管她."

佟昊似是一時間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,半晌才道:"為什麼嘉敏常景樂他們從來沒提過?"

元寶說:"本來就不是什麼光彩事兒,還想敲鑼打鼓鬧得街知巷聞?這是笙哥原話.本來也不想跟你說,誰知道你對宋喜有意思,我現在是不得不給你提個醒."

佟昊看著元寶,問:"笙哥讓的?"

元寶抽完了一根煙,垂著視線搖頭,將煙按滅在煙灰缸里.

"他那人,臉最重要,恨不得連我都不想告訴."

佟昊又問:"那笙哥什麼意思?他跟宋喜就是假結婚,沒有其他關系?"

元寶道:"要說沒有其他關系,這麼多年了,他的生日還有哪個外人能參加?"

佟昊眉頭一蹙,元寶緊接著道:"但他又不說喜歡宋喜,關鍵我看宋喜對他也沒什麼太多的想法,你要非問我是什麼關系,除去那張結婚證不論,朋友吧."

佟昊身體往後一靠,似是特別無語,臉上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.

元寶猜到他心里想什麼,所以說:"覺著不可理喻?我也覺的,竟然有人威脅到笙哥頭上來,關鍵還不是要錢,一開口就是要人."

佟昊意味深長的說道:"笙哥突然去了英國,看來還是那位在他心里比較重,對了,宋喜不知道盛淺予吧?"

元寶看向佟昊,眼中不無警惕和防備:"干什麼?"

佟昊道:"想什麼呢,我就是問問."

元寶說:"怎麼可能知道?咱們之間都不怎麼提那人名字,更何況是在宋喜面前."

佟昊手臂搭在隔壁椅背上,若有所思:"只要不是喜歡她就行."

元寶說:"就算笙哥不喜歡,宋喜也是他名義上的老婆,你悠著點兒."

佟昊道:"你也說了,笙哥討厭這個小紅本,都討厭到骨子里面,簡直就是眼中釘肉中刺,巴不得早點兒離了,就是沒有個好借口,要是我能幫個忙呢?"

元寶多聰明的人,一下子就猜到佟昊心中所想,他提醒道:"別的也倒算了,這事兒,太敏感,你小心玩兒火自焚."

佟昊笑了笑:"放心吧,我有分寸."

……

宋喜從澳門回來後沒幾天就要元旦了,過節那天她休假,老早去看宋元青,提了好多東西,其中一部分是送給宋元青的,另一部分是送給監獄里面的人,禮多人不怪.

宋元青穿著藏青色的毛衣,刮了胡子,雖然近一年頭發白了不少,但整個人還是挺有精神頭的.

要說人都是習慣性動物,宋喜還記得剛開始來這邊看他,每次一轉頭都會哭成淚人,回家也要難受好幾天,但是一個月一次,漸漸地,仿佛大家都習慣了每個月的每一天,准時准點兒在這邊碰面.

宋喜記得,她也有兩次沒哭過了.

今天父女兩個相見,彼此都紅了眼眶,是因為今天日子不同,元旦,新的一年,大家心里都感慨良多.

區別于以往,宋元青拉著宋喜的手,沒有問她在外面過得怎麼樣,那個人有沒有欺負她,反而說:"他今早差人送來很多東西,說是你給我准備的,現在你又帶來一份兒,我就知道那些不是你買的,知道你在外面不受委屈,爸這心里才好過一點兒."

宋喜聞言,眼底有一閃而逝的意外,喬治笙派人給宋元青送東西了?他沒跟她打過招呼.

事實上從澳門回來後,雖然喬治笙每天都回家,倆人也都會碰面,但明顯氣氛不同以往,她不會主動想跟他講話,他那人,話少到可以去裝啞巴,所以兩人處在一種沒生氣,但卻詭異的像是在擰著的狀態.

宋喜不想讓宋元青擔心,所以面帶微笑,不置可否.

宋元青是太睿智的人,以前他擔心宋喜跟喬治笙處不來,可今天喬治笙派人一送東西,他馬上就開始擔心其他的.

拉著宋喜的手,他盡量語氣緩和不犀利的說道:"小喜,爸只希望你能平安,高興,不用被外界不好的事情打擾,你能跟他相處到今天,說實話我很意外,一面心疼你一定受了很多委屈,一面又開心,到底是我的女兒,沒什麼辦不到的."

"但是凡事兒要有權衡,要掌握一個度,過猶不及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