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惹完了又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雙臂垂著,沒有抬手接,嘴上回道:"心意領了,你自己留著吧."

宋喜分明瞧見喬治笙眼底一閃而逝的別扭,類似…害羞.

跟他認識這麼久,見慣了他各種冷漠,戲謔,嘲諷,再美也就不過給她一個笑臉,她何時見過他不好意思的模樣?

收回手臂,宋喜拎著花籃,直白的問:"你臉紅什麼?"

其實喬治笙沒有臉紅,他心理素質還不至于這麼差,但五彩斑斕的燈光照在臉上,恰好就有紅光.

不待他回答,宋喜又說了句:"你下午贏那麼多錢都給我了,我這是借花獻佛,都是你的錢."

喬治笙看著宋喜,薄唇開啟:"沒人告訴過你,玫瑰花不能輕易亂送嗎?"

他表情一貫淡漠,這會兒聲音又不冷不熱,宋喜聞言,心底一瞬間尷尬上湧,剛剛…她可能真的太得意忘形了吧.

拎著花籃,宋喜淡笑:"多謝提醒,下次注意."

兩人邁步往飯店走,坐下來點餐的時候,宋喜順手將一籃玫瑰花送給店員,微笑著說:"聖誕快樂."

女店員受寵若驚,接過來道謝,也說了聖誕快樂.

喬治笙不著痕跡的用余光瞥了一眼,沒抬頭,不動如鍾.

宋喜面色如常,只不過不如之前話多,等待的時候看看人家彈鋼琴,或者看著窗外的夜景,就是不主動跟他講話了.

喬治笙又不是傻,當然知道是哪句話把她給弄生氣了,這一整天聽慣了她在身邊粵語普通話切換,突然間沒聲了,他心里也空落落的.

他不習慣怎麼主動找話題,更何況是主動哄人,因為沒想好,所以兩人長時間的沉默.

宋喜是個特別沉得住氣的人,只要她想,她可以一直不主動跟喬治笙講話.

店員端著托盤上前走菜,喬治笙跟宋喜都說了聲'謝謝’,待到店員走後,喬治笙剛想開口,宋喜手機響了,她低頭看了眼來電顯示,是佟昊.

劃開接通鍵,宋喜'喂’了一聲,手機中傳來佟昊的聲音:"聖誕快樂."

宋喜勾起唇角:"聖誕快樂."

她主動問:"你那邊的事兒都處理完了嗎?"

佟昊應聲:"處理完了,你怎麼樣,在澳門玩兒的好嗎?"

宋喜說:"挺好的,只可惜你跟元寶臨時回夜城,不能大家一起玩兒,但我給你們買了聖誕禮物,等回去給你們."

兩人自顧自聊天,對面的喬治笙垂著視線切牛排.

聊了一會兒,佟昊問:"你在干嘛?我聽到鋼琴聲了."

宋喜報了酒店名字:"我在跟喬治笙吃飯."

佟昊慢半拍應了一聲:"那你先吃飯吧,等你回來再說."

宋喜跟他道別,掛斷電話,拿起刀叉准備吃飯.

十幾分鍾後,喬治笙手機也響了,區別宋喜,他直接拎著手機起身去別處接.

宋喜心底泛堵,一個半月未見,見面到底好不過一天,話說這一整天也都是她在主動找話,臨了臨了還落得個互相憋氣的結局.

喬治笙電話沒有接太久,很快就回來了,落座之後不長時間,他開口說:"這兒的培根蘆筍卷很出名."

宋喜心底意外,他竟然會主動破冰,本想端著不理他,但又心軟,覺得他做到這樣已經不容易,所以她打了個折扣,沒應聲,但卻夾了一塊兒放到盤子里.

兩人都垂著視線,目不斜視,喬治笙問:"你明天什麼安排?"

宋喜回道:"沒什麼特別的安排."

喬治笙說:"我明天不陪你了,還有些事兒要處理."

宋喜說:"你忙你的,我可以自己逛."

喬治笙說:"那明天直接機場見."

"好."

一頓飯,宋喜吃的食不知味,喬治笙也幾乎沒怎麼動,似是忘記之前喊餓的人也是他.

叫來店員買單,兩人同時掏出卡,店員左右看看,本能性的傾向男人買單.

宋喜看著喬治笙說:"我來買吧,跟你買是一樣的."

喬治笙有片刻的欣喜,還以為她這話是自己人的意思,不過他很快便從宋喜那張平靜的臉上反應過來,她的意思是,她卡里面有好幾百萬,都是他贏來的錢.

最失落莫過于會錯意,欣喜,再失望.

最後還是宋喜買了單,不是喬治笙爭不過她,他是怕宋喜一怒之下把錢還給他,雖然沒見過她做這種事兒,但他莫名的覺著她就是這種人.

還說他脾氣不好,她又好得到哪里去?

氣氛冷成這樣,飯後自然沒有活動,直接打車回酒店,路上宋喜接了韓春萌的電話,她立馬換了副臉,親密熱絡的不行,更加顯得喬治笙這邊有多寂寥.

宋喜說給大家都買了禮物,明天就回去了,講電話一直講到出電梯,兩人住同一層,斜對面.

各自站在自己房間門口前,宋喜扭頭,主動說了句:"晚安,累了一天,好好休息."

她一直都是這樣,哪怕心里有什麼不高興,但面上依舊會維持禮貌.

喬治笙回了句:"晚安."

兩人各自回房,宋喜關上門之後,卸下沒事兒人的面具,一頓飯吃成這樣,她心里當然會不爽.

一屁股坐在客廳沙發上,沒人在身邊,她肆意的'葛優躺’,有些發呆.

不料五分鍾後,房間門鈴響起,宋喜側頭問:"誰啊?"

"我."

男人的聲音,宋喜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,是喬治笙.

心里納悶兒,宋喜起身走到門口,打開房門.

喬治笙還穿著今天出門時的那套衣服,平靜的看著宋喜,他右手遞過一個不大的小盒子,淡淡道:"給你的."

宋喜非常意外,就因為太意外,臉上反倒沒有太多的表情.

伸手接過,她出聲問:"這是什麼?"

喬治笙說:"國外帶回來的紀念品."

盒子上又沒有什麼包裝,宋喜當場打開蓋子,里面是一個原木色的木頭星星,比雞蛋小了一圈,其中一角穿了孔,系著一條黑色的皮繩,再簡單不過的樣子,擺設不是擺設,飾品不是飾品.

宋喜正打量著,喬治笙說:"順手買的,不喜歡隨便放著吧."

宋喜抬起頭:"挺喜歡的,我喜歡星星,謝謝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