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是實話實說,可聽到喬治笙心里卻變了味道,她不要他的錢,今天一整天但凡用得著錢的地方,她都搶著花,擺明了沒把他當自己人,即便有那麼一張結婚證,但終歸是假的.

賭場附近很多飯店,兩人走在廣場上,不遠處有一棵四人多高的巨大聖誕樹,上面布滿熒光球和彩帶,眾多游客都聚集在附近拍照,宋喜也拿出手機拍了兩張,隨即轉頭問喬治笙:"要不要幫你拍?"

明知道他的答案是什麼,她就是忍不住逗逗他.

喬治笙面色如常,不冷不熱的回道:"又不是情侶,搞這種膩歪事兒干嘛?"

宋喜道:"誰說只有情侶才能互相拍照的?我手機里還有東旭照片呢,我們是情侶嗎?"

喬治笙聲音又冷漠了一分:"我只讓自己女朋友拍."

宋喜沒生氣,反而美眸一挑,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.

喬治笙斜眼看她:"想說什麼就說."

她那模樣,擺明了有想法.

宋喜聞言,故意搖了搖頭:"算了."

喬治笙道:"別讓我說第二遍."

宋喜道:"忠言逆耳,我說了你也不喜歡聽,我何必找不痛快?"

"說."喬治笙聲音低沉,不無恐嚇.

宋喜也是憋得慌,就等他這一句,他話音落下,她馬上道:"你說就你這脾氣,你還能找得到女朋友了嗎?身邊能有倆朋友就不錯了,還嫌棄我給你拍照,常景樂他們都給你起外號叫喬和尚了,就你自己還不緊不慢的."

瞧她這話說的溜,一看就不是臨時起意,而是蓄謀已久.

宋喜說完一時痛快,馬上緊張的去瞄喬治笙,生怕他突然翻臉,然而喬治笙卻意外的冷靜,就連威脅的眼神兒都沒有,宋喜眼帶狐疑,心里更加忐忑,怕是暴風雨前的甯靜.

兩人隔著一人半的距離往前走著,已經過了七八秒,宋喜主動問:"生氣了?"

"我就說忠言逆耳,你還非要聽,好了好了,當我沒說,你要是不喜歡可以反過來懟我."

喬治笙薄唇開啟,聲音不辨喜怒:"一個沒有男朋友的人,憑什麼跟我這兒講大道理?你今年也二十六了,看看滿大街的小年輕,你都能當他們阿姨了."

宋喜聞言,差點兒氣得口吐鮮血.

即便是漂亮女人,最在意的也是年齡,喬治笙憋著半天不開口,感情是在這兒等著呢.

怒極反笑,宋喜道:"我有人追的,只是我沒答應而已!"

喬治笙比她更冷靜的口吻,淡淡回道:"你怎麼知道我沒人追?"也看他肯不肯點頭罷了.

宋喜先是一哽,不過很快便重振旗鼓,眼神打量,口吻狐疑的說:"你這脾氣,誰受得了你?"

喬治笙說:"貓狗脾氣好,人人都能養,生氣還能打一頓,再狠心點兒,丟了都行,老虎獅子你試試?"

宋喜看著喬治笙,再次詞窮,她心底的第一個念頭就是:她竟然吵不過他!

喬治笙看著宋喜,對面聖誕樹上的五彩燈光映在他純黑色的眸子上,讓他的瞳孔看起來瑰麗異常,薄唇開啟,他說了句宋喜印象深刻的話:"魚找魚,蝦找蝦,別指望老虎跟獅子會找貓貓狗狗,你覺得般配嗎?"

宋喜覺的喬治笙的目光深沉,不是生氣,而是難得的認真.

原本只是好玩兒跟他吵兩句嘴,不知從哪句開始,兩人都有點兒認真,所以這會兒下不來台,宋喜短暫的目光閃躲,緊接著火氣降了兩分,出聲道:"你別用這種看弱者的眼神兒看我,我又不是貓貓狗狗,我從小就不是吃素的."

喬治笙也別開視線,目視前方,淡漠中摻雜倨傲的口吻道:"獅子老虎里,也要有最厲害的一個."

言外之意很明顯,就算宋喜把自己從貓貓狗狗提升到獅虎隊伍里,那她也不是最拔尖兒的那個.

宋喜聽後,唇角一勾,半打趣半調侃的說:"你還想當辛巴嗎?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答,她忍俊不禁,邊笑邊道:"獅子王就算了,你是貓頭鷹王."

宋喜經常會被自己逗笑,一如此刻,話音落下,她先笑抽了.

喬治笙聽著耳邊快要沒氣的笑聲,余光瞥見她擦眼淚的動作,正琢磨著怎麼治她,忽然從身後跑上前一個半大小女孩兒,還不足他腿長,穿著一身聖誕小紅裙,手里拎著一筐紅玫瑰,頭抬得高高的,奶聲奶氣的問:"叔叔,聖誕快樂,買朵花送給你女朋友吧?"

喬治笙跟宋喜雙雙停下,垂目睨著面前的小女孩兒,喬治笙面色淡淡:"她不是我女朋友."

小女孩兒眨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,似是不知所措,但也沒有走.

宋喜蹲下身,抬手摸了摸她頭上的貓頭鷹發飾,微笑著道:"聖誕快樂."

小女孩兒看向宋喜,說了句:"聖誕快樂."

宋喜彎著眼睛道:"你叫我一聲姐姐,我買你的花好不好?"

小女孩兒點點頭:"姐姐."

宋喜唇角揚起:"乖."

"你的花多少錢一支?"

"五十塊."

"五十塊港幣嗎?"

小女孩兒點點頭.

宋喜數了一下花籃里面,一共三十六朵,她從包里掏出兩千塊港幣,出聲道:"你知道三十六乘以五十是多少嗎?"

小女孩兒搖頭,宋喜說:"是一千八百塊,我這里是兩千塊,你把花籃也送給我好不好?"

小女孩兒扭頭看向別處,宋喜順著她的視線看去,那里站著個穿聖誕裝的年輕女人,手中拎了個大花籃,女人小跑著過來,宋喜跟她講清楚,女人收了兩千塊港幣,說了聖誕快樂,帶著小女孩兒一同離開.

宋喜拎著花籃,美滋滋的看著喬治笙,故意慢了半拍,出聲叫道:"叔叔?嘖…"

輕輕搖頭,宋喜歎氣:"都二十七的人了,看看滿大街的小年輕,哎."

喬治笙俊美的面孔被聖誕樹映得五彩斑斕,就連平日里的寒氣都少了許多,蒙上了迷幻瑰麗的色彩.

他正要開口,宋喜搶先一步,遞上手中花籃,微笑著道:"貓頭笙,聖誕快樂."

滿大街都是男人送女人玫瑰花的,只有喬治笙這兒,宋喜提著一籃子的鮮紅,可以說是很主動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