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 你怎麼收費的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荷官如常操作,喬治笙拿著宋喜所剩不多的籌碼,連著下了五把閑,次次都是閑贏.

宋喜見狀有些坐不住凳子,想說喬治笙靠運氣,但是想到他生日那晚,當眾都可以偷龍轉鳳,他明顯就是行家.

五把閑過後,喬治笙又連開了四把莊,眼看著桌邊的籌碼越來越多,宋喜忽然道:"我想換一個."

荷官是全程陪賭,宋喜故意指了個遠一點兒的桌台,荷官邁步往前走,宋喜趁其不備,拉了拉喬治笙的手臂,喬治笙看向她,她使了個眼色,示意他把頭低下來.

"干什麼?"喬治笙眼帶警惕,似乎不怎麼樂意.

宋喜著急,干脆拉著他的胳膊,半強迫的讓他低下頭,喬治笙眉頭輕蹙,看似不快,可還是順著她,看她要說什麼.

宋喜湊近喬治笙耳邊,粉唇開啟,極低的聲音說:"你可千萬別在賭場出老千,抓到要被打死的!"

她口中呼出的溫熱氣息撲在喬治笙耳邊,喬治笙很少離她這麼近,上一次…還是生日的時候.

稍瞬即逝的晃神兒,喬治笙的心猿意馬很快被她話中內容沖散,重新抬起頭,他沒好眼神的瞥向她,但見宋喜目光擔憂,是真怕他耍詐.

喬治笙本想懟她,可是話到嘴邊,他只淡淡問:"你到底用不用我幫你玩兒?"

宋喜進行了四秒鍾的人性掙紮,毅然決然的回道:"用."順道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.

喬治笙算是看出來了,什麼怕他出老千被打死,在金錢面前,他也就是個掙錢的工具.

賭場是宋喜說要來的,結果到了地方,全程都是喬治笙在玩兒,她在旁邊看著,十賭九輸是針對宋喜而言,在喬治笙這里,可以說是十賭九贏.

手邊的籌碼顏色各異,越來越多,宋喜偶爾看向喬治笙的目光中,充斥著崇拜,當然了,她也偷著瞄他到底有沒有出千,萬一出千被抓,她是先跑好呢?還是打電話找元寶好呢?

一晃兒兩個小時過去,喬治笙側頭看向宋喜:"你不餓?"

宋喜眼睛盯著賭桌,隨意搖頭:"不餓."

喬治笙跟侍應生打了個招呼,侍應生點頭離開,再回來的時候,推著餐車,餐車上面各種澳門的小吃還有點心水果.

宋喜坐在桌邊,吃著點心喝著茶,看著喬治笙賭牌,日子過得那叫一個滋潤了得.

包廂中亮著金色燈光,宋喜贏錢贏得熱血澎湃,不知不覺外面天都暗了,他們在賭場待了一整個下午.

最後還是喬治笙說:"最後一把,不玩兒了."

宋喜本能的背脊挺直,攥拳對喬治笙道:"加油."

喬治笙不咸不淡的瞥了她一眼,隨後一伸手,將桌面上所有籌碼全都押了'小’,宋喜面色無異,但肚子里面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,暗道這就是傳說中的'梭哈’呀,那麼一大堆籌碼,萬一輸了…呸,烏鴉嘴.

她在這邊正天人交戰,牌桌上已經買定離手,荷官開局,嘴上說著:"3,3,4點,小,閑家贏."

宋喜好開心,一時忘形雙手抓住喬治笙的胳膊,這一刻無關錢財,只是單純的興奮.

喬治笙被她搖著胳膊,竟也沒說什麼,空出來的另一只手去拿煙,然後單手點煙.

荷官跟侍應生都湊過來,當面清點籌碼,宋喜後知後覺,眼神略顯尷尬,隨即不著痕跡的抽回手,對喬治笙道:"辛苦你替我玩兒了一下午,錢都給你."

喬治笙抬手夾走唇邊香煙,吐出一口白色煙霧,側頭看向宋喜.

朦朧白霧隔在兩人中間,喬治笙聲音低沉,帶著幾分清晰挑釁:"我就值一萬塊錢?"

宋喜表情微頓,眼球也轉了轉,小聲說:"友情價嘛."

喬治笙說:"談感情,傷錢."

宋喜問:"那你怎麼收費的?"

話一出口,她就覺得…嘖,味道不怎麼對,果然喬治笙也是目光一沉,警告的看著她.

宋喜回以一個'別計較’的眼神兒,還有外人在呢.

喬治笙別開視線不搭理她,荷官很快將籌碼按顏色分好,出聲說:"先生,這里一共是五百七十二萬四千整,您是要兌現,還是打卡?"

喬治笙側頭看向宋喜:"存卡吧."

宋喜一時間沒反應過來,慢一秒點頭:"嗯,都行."

喬治笙見她沒動,出聲提醒:"卡."

宋喜美眸微挑:"我的卡?"

她終于回神兒,馬上道:"都是你贏的,你自己拿著吧,我不要."

一旁的荷官跟侍應生看著宋喜,喬治笙也看著她,目光中多了幾分威懾,似是在告訴她,別讓他多廢話.

宋喜心底掙紮了一下,什麼都沒說,默默地掏出卡,遞給荷官.

荷官雙手接過,禮貌詢問:"您是需要兌換成人民幣吧?"

宋喜點頭.

荷官報上今天人民幣與港幣彙率,雙方確定沒有異議,賭場方面安排打錢.

整個流程很快也很周到,因為這里是VIP包廂,一下午的消費都不止幾萬,臨走前,喬治笙還給了荷官和侍應生不小數目的小費.

兩人乘電梯下樓,宋喜說:"剛剛有外人在,我不好意思跟你爭,雖然你不差錢,但都是你出的力,我也不好白拿錢,心里不舒服."

感覺像被他給包了.

喬治笙面色無異,出聲回道:"也不算白拿,你幫我治病,我也沒給過你診金."

宋喜說:"那能一樣嗎?我給你治病是看交情."

喬治笙側頭看向她:"那你覺得我在這兒坐了一下午,是為了錢?"

宋喜被他一噎,當即說不出來話.

電梯門打開,喬治笙邁步往外走,宋喜緊隨其後,她下午各種小吃點心吃了不少,喬治笙卻只喝了一些東西,主動說要去吃飯.

宋喜道:"那晚飯我請."

喬治笙由衷的問了句:"你跟別人出來也這樣嗎?"

宋喜回道:"你沒看到,昨天我為了跟元寶和佟昊搶單,差點兒翻臉."

喬治笙可以理解,他已經要翻臉了.

"跟你做朋友真不錯,省錢."他明目張膽的揶揄.

宋喜順勢道:"那是,我對朋友向來講義氣,尤其是異性朋友,又不是男朋友,干嘛花別人的錢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