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8章 試探後更開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街上到處都是人,喬治笙跟宋喜又都是人群中特別打眼的,兩人站在一起,就跟剛運過來的大熊貓似的,誰逮著都要看上兩眼.

喬治笙在夜城的時候,別說是在大街上逛,基本出門抬腳就上車,到了公司也不會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的打量他,他心底早就煩躁,抽完一根煙後,對宋喜說:"別在街上晃悠,換個地方."

宋喜問:"去哪兒?"

喬治笙給了個范圍:"室內的."

宋喜心想她不怕人多啊,她還喜歡熱鬧呢,然而體諒喬治笙的心情,宋喜稍微遲疑片刻,忽然看著他說:"我們去賭場吧?本來我都跟佟昊約好今天晚上去賭場的,既然你不想在外面逛,那我們現在就去."

喬治笙不置可否,徑自邁步往街邊走,宋喜微愣,不曉得他是什麼意思,只能跟在他後面.

他伸手攔了輛計程車,兩人上車後,他說去威尼斯人.

車子往前開了幾百米,宋喜問:"你來澳門不是有公事嗎?什麼時候去?"

喬治笙沒看她,隨口回道:"視頻會議."

宋喜點點頭:"哦."

應聲之後的第二秒她就反應過來,視頻會議?視頻用得著特地跑一趟澳門?在哪兒不能視?

心底正遲疑著要不要戳穿他,只聽得喬治笙再次開口說:"我本來可以直接回夜城,元寶臨時打電話,說你一個人在這邊,我順路過來接你回去."

"啊."宋喜再次點頭.

喬治笙這話說的坦然,如果他不解釋,她反倒要多想.

她平日里挺會聊天的,但今兒也不知怎麼了,估計是喬治笙太不好聊,所以她硬著頭皮尬聊:"我是明天的機票回夜城,會不會耽誤你時間?你要是著急的話,我可以改簽."

喬治笙聲音不冷不熱:"不用,我也訂了明天的票."

宋喜又說:"你要是覺得累,可以在酒店休息,澳門我來過,我能一個人逛."

喬治笙沉默片刻,薄唇緩緩開啟,低沉著聲音:"話真多."

宋喜不以為意的別開視線,嘴里小聲嘀咕:"聊天嘛."

後腦勺對著喬治笙,宋喜假裝在看外面街景,其實是忍不住唇角上揚.

跟他認識久了,也漸漸摸清了一些與他相處的方式,想要跟喬治笙'和平共處’,別聽他說什麼,看他怎麼做就好.

她剛才的那番話,六分半的真心,也有三分半的試探,如今試探出結果,宋喜心底泛起一片溫暖甜膩.

自打看到喬治笙的那一刻起,宋喜就莫名的覺著澳門陽光真好,照得人身上暖暖的.

司機載著兩人來到威尼斯人賭場,剛一下車宋喜就看到門口全是拍照的游客,她好心提醒了一句:"你確定這兒比街上人少?"

喬治笙回了句:"你不知道有些地方叫游客止步?"

宋喜悻悻道:"官員家屬被人看到出入賭場,回去又是一場不必要的風波,我來澳門幾次,賭場大門都沒進去過."

喬治笙聽出她話里話外的輕嘲,出聲道:"現在不是了,想干什麼就干什麼."

就差說一句,我給你撐腰.

宋喜聞言,勾起唇角,微笑著道:"我剛贏了比賽,元寶跟佟昊都說我最近一定手氣不錯,我一會兒要大展身手,看能不能贏個兩千萬,回去把房子買了."

她在開玩笑,喬治笙卻聽出了一絲淡淡的傷感,宋喜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宋元青,為了不給他惹事兒,她來澳門甚至連賭場都不靠近,結果宋元青卻是因為貪汙受賄被人舉報,也難怪她口吻嘲諷.

喬治笙是這里的VIP客戶,進門直接越過人山人海的一層大堂,來到樓上VIP包廂.

包廂里面各種賭桌也是應有盡有,只不過少了樓下的喧囂,格外靜謐.

宋喜叫人兌了一萬塊的籌碼,喬治笙忍不住道:"想拿一萬贏兩千萬?"

宋喜在各個桌前徘徊,嘴上回著:"你說那些中五百萬的彩民呢?幾塊錢的成本,賭博本就是個憑運氣的東西,你就算拿兩千萬出來,也未必再贏的到兩千萬."

一轉頭,她朝著喬治笙微笑:"沒准兒輸得更多."

喬治笙坐在一旁的沙發上,聞言淡漠的看向她,低沉著聲音道:"沒見過你這麼晦氣的,來賭場不喊贏,一直把輸掛嘴邊兒."

宋喜看著旁邊那一萬塊的籌碼,忽然笑說:"有錢,不差錢."

喬治笙看她轉來轉去,轉得他頭都暈了,出聲問:"你到底玩兒不玩兒?"

宋喜回道:"我不會玩兒."

對,喬治笙想起來了,她都沒進過賭場.

每個VIP包廂都有專門的荷官,女荷官禮貌詢問宋喜對什麼感興趣,她可以介紹玩法.

喬治笙坐在沙發上隨手翻著報刊雜志,不遠處是女荷官的說話聲,時不時傳來宋喜的幾句:"嗯,知道了."

提到賭場,印象中就是烏煙瘴氣,要不然就是人聲鼎沸,牌桌上的人要麼汗流浹背,要麼穩如泰山,很少有人見過眼下這副場景,偌大的包廂里面只有幾個人,喬治笙安靜看東西,一旁的侍應生同樣靜候,牌桌上宋喜安靜的下著賭注,偶爾只有荷官的聲音傳來.

可以說,典型的佛系賭博了,每個人都清心寡欲,如果再能放上一曲大悲咒,可能會更加應景.

"哎……"

半小時後,隨著宋喜的一聲歎氣,喬治笙抬起頭向她看去.

宋喜坐在桌前,左手撐著半張臉,右手拿著一片籌碼,一臉愁容,踟躕不定.

此前喬治笙一直沒過去看她,但聽荷官說話,也知道宋喜的賭技應了那句:十賭九輸.

合上手里東西,喬治笙終于看不下眼,起身來到宋喜身後,宋喜剛要下注,忽然從後面伸出一只手,手指修長,搶走她手中籌碼,將她原本要壓的莊改為閑.

買定離手,荷官開局,果然是閑家贏.

宋喜喜出望外,咻的轉頭看向喬治笙,問:"你怎麼知道閑會贏?"

喬治笙薄唇輕啟:"因為你蠢."

宋喜余光瞥見荷官,當即收起笑容,佯怒的剜了眼喬治笙:"你厲害,你能耐,那你幫我賭幾把,看你到底是聰明還是運氣."

喬治笙拉了把椅子,在宋喜身邊坐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