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7章 你老婆叫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從餐廳出來也才早上八點多不到九點,因為正值聖誕節,街上行人比往常還要多,到處都是聖誕的飾品,節氣味道很濃.

宋喜路過一家門口堆放眾多頭飾的小店,隨手拿起一只鹿角發卡,對著鏡子比劃了一下,老板馬上看著宋喜說:"很漂亮呀,這邊還有很多,隨便選."

宋喜翻出一只深咖色的貓耳,側頭對喬治笙笑,小聲道:"你看像不像貓頭鷹?"

喬治笙繃著臉,冷著眼,宋喜卻始終彎著眼睛,笑容的溫暖正好可以中和他身上的寒氣.

問了價錢,宋喜連自己頭上的鹿角帶手上的貓頭鷹,全都買下了.

原本喬治笙要給錢,宋喜攔著道:"我滿包的零錢,都說了人民幣人家老板兌起來還麻煩,這麼愛給錢,回夜城有的是機會."

兩人順著人群一路往前逛,女人天生喜歡逛街,宋喜平日里是忙的沒時間,如今得了空,看著一家不錯的店就往里面鑽,喬治笙懶得跟著大幫人一起擠,索性站在門外不遠處等她.

他一米八六的身高,一身黑色,加之打眼的面孔,簡直就是人群中的焦點,明明身上散發著生人勿進的高冷氣息,可還是引得諸多異性駐足打量,企圖靠近.

喬治笙余光瞥見不遠處有兩個女人拿著手機在偷拍他,他一個冷漠眼神兒看過去,嚇得對方越過了尷尬,直接一臉惶恐,趕緊收回手機.

別開視線,喬治笙好煩躁,瞥了眼左邊店內,巴掌大的地方全是人腦袋,他一時間還真沒看到宋喜在哪兒.

掏出手機,他正打算給她打個電話,忽然後背被撞了一下,他扭頭一看,是個燙著大卷,穿著紅色緊身短裙的陌生女人,女人連連道歉,說她沒看到.

"對不起,對不起."

"沒關系."喬治笙開了口,他只想快點兒打發,卻不知道他的聲音于異性而言,究竟有多大的殺傷力.

女人身邊的朋友低下頭,要努力克制激動的表情,怕喜形于色.

見喬治笙別開視線,女人又抬頭道:"不好意思,剛剛我們在拍照,不小心撞到你."

喬治笙心底已經煩躁,沒有看她,徑自道:"沒關系."

女人抿了抿唇,鼓起勇氣問:"你一個人嗎?"

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面色很冷淡:"干什麼?"

如果是長相凶的人露出這種表情,那定是讓人退避三舍的,奈何喬治笙長得太過俊美,所以很多人明知危險,還是會不顧一切.

女人被喬治笙這麼一看,明顯的面犯桃花,用眼神兒勾著他道:"剛剛不小心撞到你,請你喝奶茶賠罪好不好?"

她長相中上,但身材特別好,要胸有胸,要腿有腿,加之穿得頗有'心機’,整體可以有七八分,是那種走在路上男人會偷瞄,甚至會回頭的類型.

女人正賣力搭訕喬治笙,卻不知喬治笙心里一絲波瀾都不起,只覺得她做作,兩人正目光相對時,聽到一個操著夜城口音的女聲說:"嘿,你老婆叫你進來!"

喬治笙聞聲望去,只見戴著小鹿頭飾的宋喜,不知何時擠到店門邊,下巴一抬,正朝他招手.

喬治笙對面兩個女人一聽,老婆……立馬眼神兒各異.

喬治笙二話不說,邁步朝宋喜走去,待到兩人面對面,他高大的身體擋住宋喜跟身後兩個女人的視線,宋喜才抬頭朝他眨了下右眼,壓低聲音道:"怎麼樣,我是不是很有眼色?"

喬治笙睨著她,不冷不熱道:"你還可以再大聲點兒,整條街都知道我有老婆了."

宋喜不以為意的說:"怕什麼,又沒人知道是我."

喬治笙剛想回嘴,眼看著迎面人群中擠過來一個魁梧男人,宋喜背對著看不見,再有兩步就要撞到她身上,喬治笙伸手拉著她的胳膊,往自己身前一拽,宋喜幾乎貼在他身上,與此同時,身後魁梧男人與她擦肩而過,一只手還牽著一個嬌小女人,原來是在為女人開路.

宋喜剛想說好男人啊,結果後知後覺,她跟喬治笙也離的很近,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異樣,宋喜不著痕跡的往後退,嘴上說著:"這邊人太多,我們先出去吧."

澳門地小人多,又趕上聖誕節,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人,簡直趕上海城外灘跨年夜,恨不能擠死人.

宋喜原本跟在喬治笙身邊,沒幾步就被擠得往後移,喬治笙余光瞥見,扭頭看她,宋喜穿著背帶褲,頭上戴著小鹿角,真跟個小動物似的,有些可愛,又有些可憐.

喬治笙回頭之際,恰巧看到宋喜被身邊人撞得肩膀往後,眼底閃過一抹不爽,喬治笙忽然伸出手,一把抓住宋喜斜跨在身上的包帶,她只覺得被一股力量牽引,下一秒,她已經被拽到喬治笙身邊.

喬治笙索性抓著包帶往前走,宋喜跟在他身後,臉紅心跳,忽然覺得他倍兒有男人味兒,尤其是身邊經過的情侶看到他們如此,女人都會埋怨身邊男友,看看人家.

宋喜起初不好意思低著頭,過了會兒適應了,漸漸把頭抬高了,這又不是個丟臉的事兒,躲什麼.

就這樣一路被喬治笙牽出人山人海的名街,兩人站在街邊,宋喜舒了口氣:"多虧有你,不然我都出不來了."

喬治笙站在一旁抽煙,聞言,出聲回道:"別客氣,平時遛狗遛慣了,捎帶手的事兒."

宋喜當即蹙眉瞪向他:"你罵誰是狗呢?"

喬治笙勾起唇角,不說話,但是擺明了心里嘲笑.

宋喜拿他沒轍,沉吟片刻,忽然說:"你個貓頭笙!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向宋喜,同時斂笑.

宋喜揚著下巴道:"你不用嚇唬我,這兒是澳門,不是夜城."

喬治笙問:"然後呢?"

宋喜眼神又有些飄,靈光一閃,用蹩腳的粵語道:"你要是打我,我就叫警察."

她知道她說的不標准,不然喬治笙不會一邊看向別處,一邊忍不住笑.

宋喜就是故意要逗他笑的.

伸手把嘴邊煙夾走,喬治笙幾秒後看向宋喜道:"你能別說粵語了嗎?"

"干嘛?"

"我怕澳門的警察聽不懂你在說什麼."

他臉上帶笑,眼底盡是戲謔,口吻也是嘲諷的,可這一刻,宋喜卻覺得他的模樣,竟然天殺的帥氣.

哎,好看的皮囊果然萬里挑一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