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5章 二人行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跟著喬治笙一塊兒下樓,路上也不能不說話,她主動問:"你在國外的事兒都辦好了?"

"嗯."喬治笙一貫高冷,嘴巴都不張開.

宋喜自顧自的調侃:"看來年末你還做了筆大買賣,提前祝你財源廣進,生意紅火了."

兩人站在電梯口等電梯,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不苟言笑的問:"你心情很好嗎?"

宋喜模棱兩可又目露警惕的看著他.

薄唇開啟,喬治笙道:"話真多."

宋喜就知道,她已經嗅到了一絲被懟的氣息.

眼球往左上角一翻,她三分埋怨三分嗔怒道:"出來休假,我又不是出來修行,為什麼不能多說話?昨天跟元寶和佟昊一起,我們三人行玩兒的特別默契,你一來就不讓說話."

煩死了,這句她沒說,但臉上的表情已經表明了一切.

喬治笙沉著臉道:"平日里讓你做飯,你說拿手術刀的手不是用來拿菜刀的,現在改來握方向盤,這就不怕出什麼意外了?"

宋喜回道:"賽車我喜歡,做飯我最討厭,那能比嗎?"

她是就事兒論事兒,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這話落到喬治笙耳中,著實變了味道.

此時電梯門已經打開,宋喜邁步往里走,沒看到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他是明顯慢了一秒才跟進去.

電梯門合上,喬治笙說:"合著是我強人所難了."

宋喜隱約聽出喬治笙話里帶著不悅,暗道他矯情,她就大氣一點兒,他剛回國,她沒必要跟他吵嘴架,所以她唇角一勾,笑眯眯的回道:"人不能總做自己擅長的事兒,要把自己從前從來不做的事兒做好,那才是有本事."

說完,她又拍了下喬治笙的馬屁:"你是督促我成才,提攜之恩,感激不盡."

她哄得直白,喬治笙明知她不是心里話,可還是壓下了火氣,沒再說別的.

電梯在一樓打開,宋喜以為要在酒店餐廳吃早餐,結果他直接往外走,兩人叫了輛計程車,他用級標准的粵語對司機講了個地點,那地方幾年前宋喜也去過,是澳門最出名的小吃街.

司機開車,宋喜小聲道:"粵語講得不錯."

喬治笙側頭看著窗外,隨口回道:"你不也會說."

宋喜下意識的問:"你什麼時候聽我講過粵語?"

喬治笙略一頓:"我生日的時候,你唱了粵語歌."

宋喜恍然大悟的同時,也瞬間有些尷尬,兩人這麼久沒見,好像都已避開生日那晚的事情,如今再提及…

宋喜佯裝無意,淡笑著道:"我也就幾首歌唱的標准,說的不行."

過了幾秒,喬治笙忽然轉過頭,饒有興致的對她道:"那兩個字,用粵語怎麼講?"

宋喜順著他的視線往外看,不遠處鶴立雞群的是金融大樓,她試著找找粵語發音的感覺,緩緩念出來.

話音落下,司機先笑了,宋喜當場有些慌,隨即看向喬治笙,但見喬治笙也是唇角輕輕勾起,眼中蒙上一層璀璨的亮光.

宋喜小聲問:"我是不是念錯了?"

喬治笙故意笑的意味深長,不回答,宋喜特怕丟臉,蹙著眉頭,壓低聲音說:"你故意讓我丟人是吧?"

喬治笙薄唇開啟,輕聲回道:"我讓你發金融,你剛才發音是金庸."

宋喜問:"有什麼區別?"

喬治笙用粵語分別說了金融和金庸,宋喜品味了一下:"沒區別啊."

喬治笙似笑非笑,轉過頭看向窗外,那表情特像是在嘲笑她.

前座司機用帶著當地口音的普通話說:"你男朋友粵語發音很標准,是香港人嗎?"

宋喜下意識回道:"他媽媽是岄州人."

司機點頭:"哦,怪不得講這麼好."

宋喜坐在喬治笙身邊,慢半拍回神,剛剛…她的重點不應該解釋一下,他不是她男朋友嗎?

眼下錯過解釋的最好時機,再提起也是矯情,宋喜只有裝作不在意的樣子,但車內突然變得安靜,她心底也是越發的緊張.

司機一邊開車一邊聊天:"你們從哪里來呀?"

宋喜知道喬治笙才不會隨意跟人搭話,她主動回道:"我從夜城來的,他剛從國外回來."

司機點頭說:"一起約著來澳門過聖誕節的?"

喬治笙就坐身邊,宋喜也不好說謊,微笑著回道:"不是,我跟其他朋友來的,他有工作,臨時過來."

司機笑道:"你別聽男朋友這麼講,哪里有這麼巧,正好是聖誕節來這邊工作,其實就是故意給你個驚喜啦."

澳門通用粵語,司機的普通話帶著濃濃的粵語腔調,宋喜聽慣了北方男人講話,或者說是聽慣了身邊喬治笙這種直來直往的,一時間,竟然被司機說的紅了臉.

本能解釋:"真不是,他不是我男朋友,我們就是朋友."

司機是完全不信的,依舊堅持道:"現在還不是男女朋友,一起過了聖誕節,等回去就是了,澳門有很多好玩的地方,你們可以去……"

司機開啟了導游模式,宋喜跟喬治笙並肩坐在後面,中間雖然隔著大半個人的距離,但宋喜控制不住的臉上火燒火燎,正暗自著急怎麼能不心虛的時候……

喬治笙再次側過頭,看著她,面色波瀾不驚的問:"你臉紅什麼?"

宋喜抬起頭,對上喬治笙的目光,硬著頭皮裝傻:"啊?我臉紅嗎?可能穿多了,太熱了."

喬治笙回以一記'你看我信不信’的目光,轉過頭.

宋喜心底一萬只草泥馬排隊跑過,在她心上掀起一片塵埃,搞什麼啊,故意耍她是不是?

計程車終于開到地方,司機像是很喜歡他們兩個,臨了還祝他們聖誕節快樂,又回手遞給喬治笙一張名片似的東西.

下車後,喬治笙走到垃圾桶邊,抬手將名片扔掉,宋喜見狀,輕蹙著眉頭說:"澳門友人給你的東西,干嘛扔掉?"

喬治笙回視宋喜,俊美面孔被陽光蒙上一層金邊,好看的像是要發亮,然而他面色淡漠,薄唇開啟,聲音也是淡淡的,帶著幾分挑釁:"情趣酒店的介紹,你有興趣體驗一把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