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4章 睜眼就換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的生物鍾已經習慣了早起,睜開眼,才早上七點鍾,看到酒店陌生的景物,想到此時自己人在澳門.

睡不著,干脆下床洗漱,今天是聖誕節,澳門街頭特別熱鬧,宋喜好不容易有幾天假期,准備早點兒出門,好好逛逛.

她沒叫佟昊跟元寶,也不知道倆人起來沒有,自己先下樓去吃早餐,電梯一路向下,數字轉到'1’的時候,電梯門應聲而開,宋喜正要往外邁,結果定睛一瞧,不由得眼睛一瞪,漂亮的臉上充斥著意外跟驚訝.

電梯門口立著一個頎長高大的身體,黑襯衫,黑西褲,黑色的鞋子,左手拿著黑色的風衣外套,右手拎著行李箱,一張走到哪兒都會引人側目的冷俊面孔……不是喬治笙還有誰?

喬治笙慣常的面色冷漠,只不過眼底浮著一層焦躁,這焦躁在跟宋喜四目相對時,成功的轉化成一閃而逝的意外,幾秒之後,所有情緒都回歸平靜,沉入幽深的黑色潭底.

兩人就這麼敵不動我不動的互相望著,直到不遠處有其他人趕過來,也想同乘一部電梯,喬治笙這才跨步走進來,直到電梯門合上,大家各自按下樓層,宋喜才後知後覺,她怎麼又跟著上樓了?

進電梯的是三名年輕女孩子,都只有十八九歲,頂天也就二十出頭,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年少和膠原蛋白的味道.

關鍵,三個女孩子又都挺漂亮,澳門今天有二十度,她們穿著牛仔短裙和熱褲,白花花的大腿和手臂都在外露著.

之前喬治笙背對她們,她們沒看到他長什麼樣子,這會兒進電梯,他轉過身,宋喜明顯瞥見三個女孩子互相使眼神兒,不淡定了.

喬治笙要上26樓,三個女孩子明明開始按了19樓,眼看著電梯數字蹭蹭往上竄,其中一個穿著黑色背心上衣的女孩子,當機立斷又按下了26.

宋喜看破不說破,心想著難得看喬治笙一回熱鬧,不知道他平時是怎麼應對異性搭訕的.

三個女孩子暗地里眉來眼去,決定著到底誰來搭訕,正想著,靜謐的電梯中忽然傳來男人低沉悅耳的聲音,那是相較聲優也不遑多讓的性感,讓人心底小鹿亂撞.

"拿著."

電梯里面就喬治笙一個男的,聞聲,幾個女孩子忍不住偷瞄,結果喬治笙抬手將外套遞給宋喜.

宋喜沒想到喬治笙會突然開口,稍微一頓,抬手接過.

幾個女孩子順勢打量宋喜,宋喜穿的很休閑,白色卡通T恤和淺藍色牛仔背帶褲,下面一雙紅藍白條的阿甘球鞋,像個大學生一樣.

雖然宋喜特別漂亮,但進電梯後大家都沒說話,誰也沒想到宋喜跟喬治笙竟然是認識的.

"我剛下飛機,等我洗個澡,一起出去."

喬治笙站在宋喜身旁一步遠,面色坦然,宋喜本能應了一聲,余光再看另外三個女孩子,統一的別開視線,估計心里媽賣批了.

電梯在19樓打開,三個女孩子一同下去,電梯門關上,密閉空間中只剩宋喜跟喬治笙兩人.

宋喜側頭看向喬治笙:"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"

喬治笙說:"剛剛."

宋喜說:"來找元寶跟佟昊嗎?"

清晨里這麼偶然的相遇,宋喜覺的意外的成分有,但更多的是計劃內的行程.

喬治笙說:"他們已經回夜城了,我順路過來,帶你回去."

宋喜聞言,美眸一挑,掩飾不住的意外:"他們什麼時候走的?"

喬治笙道:"昨晚,夜城那邊臨時有些急事兒."

宋喜本能蹙眉,喬治笙見狀,片刻後薄唇開啟:"不願意跟我一起回去?"

宋喜再次看向他,一個半月沒見,她想過很多次兩人在夜城碰頭的畫面,但卻沒想到會在澳門.

別看她說話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,其實掌心早就出汗了.

"沒有,我擔心元寶跟佟昊半夜趕回去,是什麼要緊的事兒."

喬治笙不著痕跡打量著宋喜的臉,似乎要從她細微的表情上,看出她到底在擔心事,還是在擔心人.

電梯在26層打開,喬治笙跟宋喜前後腳走出去,他在前面,她在後面掏出手機,打了個電話.

電話接通,宋喜說:"元寶,你們到夜城了嗎?"

手機中傳來元寶的聲音:"已經到了,昨天半夜臨時有事兒需要我們回來,沒告訴你,怕你擔心,笙哥今天會去澳門,你可以跟他一起回來."

宋喜問:"事情解決了嗎?"

元寶道:"正在處理,沒什麼,你好不容易有假期,好好再玩兒兩天."

宋喜順帶腳問了句:"佟昊呢?"

走在前頭的喬治笙依舊面無表情,但心里卻明顯的不爽了一下.

元寶回道:"昊子沒跟我在一起,我們都挺好的,你不用擔心."

宋喜說:"那你們忙,我不打擾你們了,等回夜城再聚."

電話掛斷,宋喜抬頭一看,喬治笙已經在一間房門口站定,正是她房間的斜對面.

走過去,宋喜抬手把外套遞給他,問:"夜城那邊有急事兒,你不用回去看看嗎?"

喬治笙沒接衣服,刷卡推門,邊往里走邊說:"我也不是119,事兒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,叫我回去充人頭?"

宋喜只能跟著他進門,聞言接道:"那你剛下飛機,好好休息."

把外套放在客廳沙發上,宋喜轉身欲走,喬治笙走向主臥,頭也不回的說:"坐這兒等著."

宋喜看著他的背影,有種陌生又熟悉的錯覺.陌生是兩人太久沒見,不知道他心里怎麼想,反正她有點兒小別扭;熟悉……是他還是原來的配方,要麼不說話,要麼說話不中聽.

坐在客廳沙發上,巨大的落地窗外陽光刺眼,宋喜不知是不是被澳門的天氣影響了心情,只覺得心情很好.

尤其是電梯里那一幕,三個小姑娘還沒等開口,就被喬治笙扼殺在搖籃里,她知道他是故意的.

肚子餓了,宋喜拿起桌上洗乾淨的水果充饑,十幾分鍾後,主臥房門打開,喬治笙邁步走出來,他換了身衣服,雖然還是一身黑,但宋喜總能輕而易舉的看出他每件衣服的不同.

喬治笙洗過澡,頭發還是半干的,向宋喜這邊走來,他單手系著左邊手腕的袖扣,出聲道:"走吧."

宋喜起身問:"去哪兒?"

喬治笙說:"吃飯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