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3章 是兄弟,默默幫你扛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的生活每天都很簡單,甚至可以說是單調,兩點一線,上班,回家.除了每天韓春萌的段子和上手術台的人不同之外,基本是千篇一律.

日子過得很快,轉眼間已經到了十二月中旬,距離喬治笙離開,已經超過一個月了.

她跟喬治笙之間還是只有那兩次通話,一次她主動,一次他主動,後來兩人再沒聯系過,但宋喜卻不擔心他有什麼意外,因為隔三差五喬艾雯就來醫院,當然不是找她的,是來撩凌岳的.

喬治笙若是有什麼事兒,喬艾雯也不會有這個閑心.

不聯系就不聯系吧,反正他早晚都要回來的.

在這段時間里,佟昊來過醫院一趟,跟宋喜敲定比賽時間和場地,宋喜聽說要去澳門,還有點兒詫異.

佟昊問:"不方便嗎?"

宋喜說:"倒是沒什麼不方便的,就是沒想到要去那邊,我還想當天去當天回."

佟昊看著宋喜認真思考的模樣,出聲說:"年底了,外面的流浪漢都知道要放假,你就不能休息一下?"

宋喜瞥了眼佟昊,似怒非怒:"有你這麼打比方的嗎?"

佟昊說:"手術是做不完的,你也不是救世主,人生苦短,及時享樂懂不懂?"

宋喜聞言,忽然就笑了下:"前半句頗有喬治笙的風格."

佟昊酷酷的臉上沒什麼多余表情,只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:"笙哥不會帶你去賽車,他不是個及時享樂的人."

宋喜琢磨了一下,認同的點點頭:"那倒也是."

佟昊說:"請個把禮拜的假,你還沒正式賽過車,很多規則都不懂,我還要教你."

宋喜美眸一瞪:"個把禮拜的假?你真能獅子大開口,我請三天的假都要跟副主任打招呼."

佟昊說:"那你怎麼練車?"

宋喜想了想:"比賽不是還有一星期嘛,這段時間我晚上下班,你有沒有空教我?"

佟昊想都沒想:"我有時間."

宋喜道:"那就好,我很聰明的,一教就會."

佟昊說:"那我們去澳門,最少也要待三天,你先把假請好."

宋喜有些遲疑,但早就答應了佟昊,這會兒也不能掉鏈子,唯有點頭.

佟昊心里也是忐忑,生怕宋喜變卦.

宋喜要離開夜城三天,若是喬治笙在,她會跟他打招呼,但他不在,宋喜只能給元寶打了個電話,直說要去澳門.

元寶聽她說要跟佟昊一起去,表面沒說什麼,但掛斷電話後,立即聯系了喬治笙,先是彙報了一下夜城這邊的工作情況,最後狀似隨意的說:"宋喜這個月二十四號要去澳門,去三天,跟佟昊一起."

喬治笙那頭明顯的沉默,幾秒之後,出聲問:"去澳門干什麼?"

元寶很為佟昊捏了把汗,但卻不得不實話實說:"賽車."

喬治笙沉聲說:"真看得起她,一個拿手術刀的,叫她去賽車."

喬治笙這話明著是不屑宋喜,但元寶卻在第一時刻聽懂他不爽的言外之意,他是在擔心宋喜的安全.

聞言,元寶馬上道:"要不我聯系宋喜,叫她不要去了."

喬治笙說:"她要去就讓她去."

元寶聽出喬治笙不高興,但又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怎麼想,短暫沉默,出聲問:"笙哥,你什麼時候回來?"

喬治笙似是察覺到自己的火氣有些大,所以這會兒斂下一些戾氣,淡淡道:"最近吧."

這三個字里隱藏著不易察覺的焦躁,元寶卻心領神會,靈光一閃,開口說:"我想起來了,正好我下個禮拜有點事兒要去澳門一趟,跟昊子和宋喜搭個伴兒."

有他在,宋喜跟佟昊就不屬于孤男寡女了,元寶這是拿自己在替佟昊擋刀.

果然喬治笙不置可否,問了有沒有其他事,沒有就掛斷了.

十二月二十四號,聖誕節前夕,宋喜跟佟昊約在夜城機場,准備去往澳門,兩人都沒想到會在VIP候機室里面,看到正在翻雜志的元寶,看樣子元寶已經來了有一會兒.

三人碰面,皆是十足的意外,元寶問:"你們也要去澳門?"

宋喜點頭:"是啊."她跟他說過的.

佟昊不知道宋喜跟喬治笙私下里的關系,當然也就不會知道元寶是故意來的,他看著元寶問:"你去澳門干什麼?"

元寶道:"有個朋友參加賽車比賽,過去湊個熱鬧."

宋喜本能接道:"是今晚的比賽嗎?"

元寶點頭:"是啊,你們也要去看?"

宋喜說:"我們是去參加比賽."

元寶笑說:"那正好,咱們三個人可以一路去."

佟昊心底不爽,嫌元寶當了電燈泡,元寶裝看不懂,暗道我不在,以後有你好受的.

宋喜後知後覺,琢磨著元寶此行有些突然,到底是巧合?還是故意跟來的?

三人心思各異,一同搭伴去了澳門.

下飛機,佟昊早就安排人來接,元寶跟著上了車,原本兩個人的話,大家都可以坐後面,如今三個人,宋喜坐副駕,元寶跟佟昊坐後面.

到了酒店,房間也是訂好的,佟昊跟宋喜的挨著,元寶掏出身份證跟金卡,面色如常道:"幫我開他們隔壁."

這一整天,元寶都如影隨形,包括晚上的車賽.

比賽是真的,只不過十有八九的賽車手都被佟昊提前打過招呼,但凡是跟宋喜一塊兒比,不說讓著,一定要注意安全,千萬不能讓她傷著.

所以與其說是比賽,實則是他為了哄她高興而攢的一個局,只要宋喜玩兒的高興就好.

宋喜的確玩兒的很開心,也很過癮,她跟佟昊聯合拿下了男女組的第一名,賽後已經夜里十點多快十一點,她餓得不行,做東請兩人吃宵夜.

吃完宵夜回酒店,也是過了凌晨,是二十五號了.

整個酒店大堂都是聖誕節的打扮,來往酒店人員會用中英雙語跟他們說聖誕快樂,走到房間門口,宋喜笑說:"聖誕快樂,晚安."

若不是元寶在,佟昊還有話要跟她說的,如今也只好挺著,道了晚安各自回房間.

凌晨四點剛過,佟昊手機響起,他眯著眼睛接通,是元寶打來的.

元寶沉聲說:"夜城那邊出事兒了."

他把事情一說,的確有些棘手,佟昊也馬上清醒了.

元寶道:"我訂機票,馬上回去."

佟昊說:"我們都走了,宋喜怎麼辦?"

元寶道:"我讓澳門這邊的人接應,先別跟她說了,免得她睡不好覺."

就這樣,宋喜還在睡夢中,元寶跟佟昊已經匆匆離開澳門回了夜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