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 主動打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任姍姍離職的事兒,第二天整個協和醫院都傳遍了,她家里有背景是眾所周知的,不然以她的學曆和能力,根本不可能進的來協和,更別說是把同科室的小護士給擠兌走.

但這回算她不開眼,踢到鋼板上面,協和另一個公開的秘密,宋喜也是有靠山的人,好多次都用事實證明,即便宋元青現在垮台,但瘦子的駱駝永遠比馬大,這不,任姍姍杠上宋喜,還是宋喜贏.

任姍姍來協和的日子很短,但整個醫院都把她當毒瘤,如今宋喜也算是為民除害,大家大快人心的同時,也更加篤定,以後惹誰都不要惹宋喜.

宋喜給喬艾雯打了個電話,表示感謝的同時,也不無歉意,畢竟任姍姍是任麗娜的娘家親戚.

喬艾雯爽朗回道:"我跟我哥都不喜歡他們一家人,更何況錯完全在她,我哥已經讓她爸把她帶回岄州了,不會給你添麻煩."

宋喜聞言,神色微變,隨即道:"你哥也知道了?"

喬艾雯應了一聲,意味深長的說:"這麼看我哥還是向著你的,所以你不用害怕,也不用擔心,有他罩著你."

宋喜心底泛起一層漣漪,開口說:"他人在國外,還讓他分心處理這些糟心事兒,挺過意不去的."

喬艾雯順嘴回了句:"你跟他不是朋友嘛,朋友之間互相幫忙是應該的."

話鋒一轉:"就像你跟凌醫生."

喬艾雯提到凌岳,隔著手機都能想象到滿臉甜蜜的模樣,她稍微壓低幾分聲音問:"我可以向你打聽一些有關凌醫生的八卦內幕嗎?"

宋喜說:"我馬上要進手術室……你晚上有空嗎?"

原本喬艾雯已經垮下臉,聞言很快回道:"有空,晚上我請你吃飯."

"好,那我下班打給你."

電話掛斷,宋喜有些出神,想到喬艾雯說:我哥還是向著你的.

她聽出喬艾雯話中的一絲打趣,但她不想誤會,更不想自作多情.出于對他幫忙的感謝,她應該親自打個電話給他,可他這麼久從不主動聯系她,她又不想再一次熱臉貼冷屁股.

不對,她這心態不對,若是在從前,她內心坦蕩的時候,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打給他,即便她知道喬治笙很難相處,可一碼歸一碼,該感謝的還是要感謝,她不喜歡揣著明白裝糊塗.

宋喜將自己拆分幾半,每一個自己提出假設,再由另一個自己拍磚否定.

不過幾個來回,宋喜就有些煩躁,她煩躁不是因為腦子不夠用,而是不得不承認,她對喬治笙的感情,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,回不到最初那種不夾帶任何私人情誼的時候.

興許是平日里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,宋喜已經習慣了這種溫水煮青蛙的節奏,所以並不覺得自己跟喬治笙的相處,與從前有什麼不同,但這一次他一走就這麼長時間,還一聲不響,她看不見也聽不著,這才後知後覺,她竟然有些想念他.

會想他離開這麼久去做了什麼?

想他有沒有按時吃飯睡覺?

想他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?

想他……為什麼不跟她打個電話,哪怕是最尋常的問候.

宋喜是聰明人,即便她對他的行蹤和工作一無所知,但有一點她可以肯定,當一個男人不主動聯系你的時候,他心里八成沒有你.

之所以說是八成,剩下的那兩成,是女人給自己留下的最後幻想,幻想對方應該,可能,也許,大概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吧.

當天中午,宋喜剛出手術室,有小護士告訴她:"宋醫生,有人找,已經來了一個多小時了,在你辦公室前面等著."

"好,謝謝."

宋喜邁步往前走,越走近越覺著男人的側臉有些眼熟,男人低頭看了眼表,然後無意間側頭往左一瞥,跟宋喜目光相對,還不待她出聲,對方忙眼睛一瞪,快步上前,笑著道:"忙完了?我可算把你給盼出來了."

宋喜眼底閃過詫色,隨即小聲叫道:"大舅."

沒錯,來者正是任姍姍的爸爸,任瑞中,宋喜在喬頂祥葬禮上見過一次面,也打過一次招呼.

任瑞中也很小的聲音,賠笑道:"在外面,我不好喊你外甥媳婦,就喊你宋醫生吧."

宋喜將任瑞中帶到私人辦公室,還以為他是來興師問罪的,結果他是來賠罪的,五十大幾快六十歲的人,一口一個不是,看得宋喜也怪過意不去,只能說沒往心里去.

任瑞中說:"治笙忙,我也不好貿然打攪他,你看…"

宋喜微笑著道:"大舅,我明白,我會跟治笙說的,您看也怪我,不知道是家里人."

任瑞中忙擺手道:"不怪你不怪你,是我沒教好,我昨晚才從岄州來夜城,今天就把她帶回去好好管教,你跟治笙也都別生氣,她是小孩子,不懂事."

宋喜很忙,十幾分鍾內就有兩撥人敲門,任瑞中也不好繼續打攪,打了聲招呼後告辭,宋喜將他送到電梯口,他說什麼也不讓她下樓.

回到辦公室,宋喜思前想後,最終決定想干嘛干嘛,計劃永遠不如變化快,她不是神仙,算不透以後會發生什麼,總之這一刻她還是拿起手機,給喬治笙發了條短信,言簡意賅,先謝謝他幫忙,同時也不好意思,讓他得罪家里親戚.

發完短信,宋喜不遲疑,放下手機開始工作,沒想到隔了幾分鍾,手機響了,她定睛一瞧,屏幕上'S’字樣,是她近半個月以來日夜期盼的.

如今真的盼到了,她反倒有些抗拒.

晃神了幾秒,宋喜接通:"喂."

手機中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你就這麼喜歡到處給人當女朋友?算是醫院外的兼職?他們給你多少錢?"

喬治笙語氣不算太差,但也聽得出帶著負面情緒,只是比起發怒,中和了一些揶揄,讓怒焰降低到五六成的樣子.

宋喜太久沒聽他講話,更何況一開口就是一連番的質問,拿著手機,她一臉懵,後知後覺一定是喬艾雯跟他說了什麼,所以慢半拍回道:"我身邊就這麼兩個人愛拿我擋槍,你見過東旭,你妹妹見過凌岳……這是趕巧好吧?"

喬治笙低沉著聲音說:"巧合也是看概率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