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8章 人心,妙不可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如果上帝低頭看,會發現這個世界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諸多改變人命運的事情.

例如從喬家老宅離開的第一刻,元寶立馬叫人打聽今天在醫院發生了什麼事兒.

宋喜離開辦公室,凌岳又是如何面對喬艾雯.

原本打算晚上做東請吃飯的韓春萌,突然三缺二,獨自回家的路上,想到任姍姍當眾高聲罵她死胖子,那一瞬間她無地自容,她終究要承認,其實她早知道這麼胖不好,只是一直自欺欺人,如今,真的要改變了.

顧東旭下班買了好多零食回家,韓春萌卻躲在房間里面做瑜伽,他打電話問宋喜,韓春萌今天受了什麼刺激,宋喜如實回答,顧東旭卻誤以為韓春萌喜歡凌岳,不僅要為愛發聲,如今都要為愛瘦身了.

喬艾雯離開醫院之際,從元寶那里要到了宋喜的電話號碼,宋喜接到喬艾雯的電話時,只片刻的意外,馬上便意料之中.

喬艾雯直來直往,言簡意賅:"凌岳不是真的喜歡你吧?"

宋喜面不改色心不慌的回道:"我們認識九年,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我還沒成年,第二次見他,正趕上他被我們老師罵得狗血噴頭,我沒忍住笑,他可能覺著沒面子,所以每次見我都繞道走,再後來我倆成了師兄妹,我們每天看對方被罵得狗血噴頭,在我們彼此眼中,我們都是沒人格的蠢貨,現在也沒改變多少."

喬艾雯見宋喜的次數不多,話也很少講,只知道她出身高官家庭,自己工作能力也不錯,這樣的人,往往都挺枯燥乏味的,沒想到宋喜會這樣形容她跟凌岳之間的感情.

"那他為什麼開口就叫你親愛的?"

宋喜聲音依舊平靜:"暗號,畢竟認識這麼多年,我們心里想什麼,如果站對面兒,一個眼神兒就夠了."

她不刻意疏遠,反而言語中透露著默契,但就是這份坦然,才最終讓喬艾雯確信,倆人真的沒什麼.

"謝謝你今天這麼夠意思,沒有幫凌岳一起挫我."喬艾雯高興了,連帶著聲音都輕快了不少.

宋喜歎了口氣:"你的面子是保住了,我還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他那張臭臉."

喬艾雯輕笑著說:"我不會讓你白幫忙,任姍姍的事兒,我替你擺平."

宋喜聞言一愣:"你怎麼知道任姍姍?"

喬艾雯嫌棄道:"我大舅的女兒,前陣子剛來找我哥托關系進的協和."

宋喜輕松不起來了,怎麼這個世界這麼小?抬眼全是熟人的熟人.

見宋喜沒有馬上說話,喬艾雯爽快道:"沒事兒,她也就會一哭二鬧,連個上吊的膽子都沒有,放心吧,我來解決,不會給你和凌岳拖後腿的."

宋喜遲疑著道:"有個事兒,不知道當講不當講."

喬艾雯說:"講啊,什麼事兒?"

宋喜說:"任姍姍貌似給凌岳發了裸照."

喬艾雯當即炸了:"什麼?"

宋喜說:"但我師兄正人君子,沒看."

喬艾雯在氣頭上:"他沒看怎麼知道是裸照?"

宋喜回道:"估計是瞟了一眼."

喬艾雯滿嘴英文,全是髒話.

說凌岳,凌岳到,宋喜這邊插進來一個電話,看了一眼,她垮著臉道:"我師兄的電話."

喬艾雯壓著怒氣說:"真羨慕你,他還主動給你打電話,行,你接吧,我沒說你跟我是什麼關系,你隨便編,我先去給我哥打個電話."

喬艾雯提到喬治笙,宋喜幾乎控制不住,嘴巴先于意識,問了句:"他還沒回夜城?"

喬艾雯隨口應道:"嗯,好像去了國外,你趕緊接凌醫生的電話,免得他火大,我先掛了."

喬艾雯風風火火,說掛就掛,宋喜心想,國外?

元寶說他去了外地,她還以為只是去了外省,沒想到是在國外.

來不及想太多,凌岳這邊的電話響了半天,宋喜趕緊接通.

與此同時,喬艾雯也給喬治笙打了個電話,力證下午任麗娜說的話不靠譜,宋喜跟凌岳之間清清白白,當然,這都要怪任姍姍惹的事兒.

說到任姍姍,喬艾雯簡直牙根兒癢癢:"人不要臉也就算了,丫心還壞,明明就是她自己惹出來的事兒,結果到媽面前,全都是別人的錯,給自己摘一遛乾淨,哥,你趕緊叫人把她給我整走,你要是不把她弄走,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!"

喬艾雯是那種氣急了沒有理智的人,打電話跟喬治笙抱怨了許多,但她是真的沒想到,僅僅是隔天,不對,明確的說是僅隔了一個晚上,他就叫人去協和醫院給任姍姍辦理了離職手續.

任姍姍沒去上班,是醫院給她打來電話,通知她有空把私人物品收走,她才知道,自己被開除了.

她馬上打給任瑞中,任瑞中又打給任麗娜,任麗娜知道元寶有這個能力,但不會做這樣的決定,所以當即打給喬治笙,問他怎麼回事兒.

喬治笙在電話里面,聲音平靜且淡漠的回道:"我跟宋喜還沒離婚,任姍姍這麼鬧,算什麼?"

不待任麗娜應聲,喬治笙又說了一句:"告訴大舅把她帶回岄州,自己教不好,以後出來總有人教她怎麼做人,我沖著大舅把她弄進協和,別讓她敗光了我跟大舅之間的這點兒情分."

任麗娜頓時心涼一半兒,她知道如果不是給她面子,喬治笙不會幫這個忙,她要是再說下去,那就是給任瑞中招黑.

雖說是自己親兒子,但喬治笙自小有主見,且掌事早,除了生前的喬頂祥之外,所有人見他都莫名的敬畏,就連她這個當媽的,也不敢過多左右.

這邊掛斷,任麗娜又接了任瑞中的電話,可想而知,任瑞中的不滿和抱怨有多大,不敢說喬治笙的不是,他拐彎抹角的說任麗娜,任麗娜也是兩頭夾板氣,怒極,回了句:"誰讓你家姍姍誰不惹,非要去惹宋喜,治笙護著自己老婆有什麼錯?我聽我兒子的!"

說罷,直接掛了.

氣到委屈,委屈到抹眼淚,任麗娜正坐在沙發上憋屈,喬艾雯從房間里出來,她都聽見了,所以上前遞了張紙,落井下石道:"我說什麼來著?求你辦事兒的時候,拿你當姐供著,現在不幫他辦了,你豈止是落回到妹妹?簡直什麼都不是."

任麗娜翻了一眼:"他是你舅舅."

喬艾雯當即嗤了一聲:"他女兒撬我男人,趕緊帶回去別在我眼前出現,不然別說我連大舅的面子都不給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