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 掉鏈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凌岳不提女朋友這茬兒,喬艾雯也不會輕易作罷,如今他主動提及,她眼底閃過複雜的神情,紅唇一張一合:"這麼快就談戀愛了?之前在美國的時候,你不說不想談嗎?"

凌岳道:"只是不想跟你談."

喬艾雯很淡的笑了笑,不以為意的說:"還真夠紮心的."

凌岳道:"你走吧,以後別來這兒找我,醫院不是什麼好地方,沒病就不要來."

喬艾雯道:"我要是偏要來呢?"

凌岳眉頭蹙起,眼底已經明顯的露出不悅之色:"看在你是女人的份兒上,我不想把話說的太難聽,以前你不知道我有女朋友,追追也就算了,現在我說我有女朋友,你要還這麼死纏爛打,是不是人品有問題?"

喬艾雯老神在在,她不是脾氣好,也不是厚臉皮,是知道凌岳紮起心來毫不手軟,在美國的時候她就體會過他的冷暴力,有時候她也納悶兒自己到底喜歡他什麼,能力好的人多了去了,長得帥的也不是找不到,但是……長得帥又這麼有本事的,提著燈籠都找不著!

關鍵凌岳人品好啊,喬艾雯睡不著覺的時候仔細分析了一下,她這麼漂亮,要身材有身材,要錢有錢,她上趕著追他,他還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樣,這在'白天看對眼兒,晚上就能去約炮’的社會,簡直就是彌足珍貴.

喬艾雯在國外長大,見慣了身邊的狂蜂浪蝶,她都快對愛情絕望了,凌岳就是老天爺派下來的禮物.

所以難追就難追點兒,越難追代表以後就越不容易劈腿.

沉默片刻,喬艾雯似是深思熟慮,修長纖細的手指在桌上有意無意的輕點,她出聲說:"既然你交了女朋友,那就叫來看看吧."

見凌岳面色冷漠,喬艾雯又補道:"你別誤會,我的人品比你想象中的好多了,只要你是真的交了女朋友,那OK,算咱們兩個沒緣分,我以後都不會纏著你."

凌岳只是隨口一說,哪兒來的什麼女朋友,可眼下喬艾雯的話也著實很有'吸引力’,能一勞永逸的解決掉她,這樣的誘惑,他抗拒不了.

短暫遲疑,凌岳開口說:"你先去對面咖啡店等著吧,我女朋友還在忙,等會兒我跟她一起過去."

喬艾雯美眸一挑:"別啊,萬一我前腳一走,你後腳馬上去借女朋友怎麼辦?要打電話,就當著我的面兒打."

凌岳看著喬艾雯,她仿佛看到他暗地里咬著牙,生氣卻拿她沒有辦法的樣子.

幾秒之後,凌岳一邊掏手機,一邊道:"希望你說到做到."

看著他利落的解鎖,很快就找到聯系人撥出去,這一刻,喬艾雯心底不是不擔心的,他不會真的交了女朋友吧?

電話接通,凌岳道:"親愛的,來我辦公室一趟."

親愛的三個字一出,饒是喬艾雯心理素質再好,也不免真的生氣了,生氣的不光是他對電話那頭人的稱呼,還有他全無暗示的利落話語,如果是臨時起義,怎麼著也得串通一二吧?

思及此處,喬艾雯心情更是上墳一樣,連帶著掌心也不受控制的微微潮濕.

不多時,房門從外被人敲響,但卻沒推開,凌岳臨時想到門被喬艾雯反鎖,所以起身去開門.

房門打開,門口處是特地脫下白大褂,穿著自己衣服的宋喜,兩人短暫的目光相對,她朝他擠眉弄眼.

'親愛的’這個稱呼,于兩人而言已是暗號,相識多年,難免有需要對方兩肋插刀的時刻,就像顧東旭常常拉著宋喜去擋刀,同樣命里多桃花的凌岳也是.

但凡誰給誰打電話,開口就叫親愛的,那不用說,准時被難纏的主給盯上了,所以廢話不多說,是兄弟的,趕緊來救場子.

凌岳一言未發,只閃開身,讓宋喜進來,宋喜一秒收回好奇表情,化作單純美好的模樣,甜笑著道:"我還有工作沒忙完呢,突然叫我過來干嘛?"

話音落下,她看到凌岳辦公桌前背對自己坐著個女人,女人轉過頭,兩人四目相對.

宋喜一瞬間聽到耳邊'咔咔’作響,那是天靈蓋兒碎掉的聲音.

凌岳不知內情,還面色坦然的演著:"沒什麼,突然想見你."

宋喜在喬艾雯一眨不眨的注視下,臉上的笑容都快僵住了,暗道凌岳這不是叫她來兩肋插刀的,他這是叫她來砍頭的!

凌岳後知後覺,發現宋喜表情不大對,柔聲問道:"怎麼了?"

他越是這樣對宋喜,宋喜心里越是萬馬奔騰,而喬艾雯心里更是翻江倒海.

站起身,她站在原地,雙手插兜看著宋喜道:"你是凌岳女朋友?"

宋喜在短短幾秒之內,迅速權衡利弊.

如果她應了,的確是幫了凌岳的忙,可喬艾雯會怎麼想?喬治笙又會怎麼想?她可以跟喬治笙解釋,但喬艾雯她就徹徹底底的得罪了,就算真要棒打鴛鴦,這一棒子也不該是她來打.

如果不應,那結果就特別簡單了,頂多也就是給凌岳豁出去.

看著喬艾雯,宋喜沉默四秒,粉唇開啟,出聲回道:"不是,這是我師兄."

話音落下,輪到凌岳僵在原地.

喬艾雯先是看著宋喜,打量她有沒有說謊,緊接著她看向凌岳,但見凌岳一副始料未及,完全不知道怎麼下台的局促模樣.

瞬間,喬艾雯心情又好了起來.

跨步上前,她主動伸出手,對宋喜說:"哦,原來是凌醫生的師妹,你好."

宋喜硬著頭皮握上喬艾雯的手:"你好."

喬艾雯還握著宋喜的手,側頭抬眼看向凌岳,微笑著問:"凌醫生,怎麼聊著聊著,突然想見你師妹了?"

宋喜不知道凌岳怎麼會跟喬艾雯扯上關系,臨陣放鴿子,她心里也很過意不去,不好意思看凌岳臉上的表情,只道是大難臨頭,自己飛自己的吧.

凌岳用了五秒鍾整理所有情緒,回視喬艾雯,他薄唇開啟:"讓你走你不走,我只好委婉的下逐客令,原來你聽不懂."

宋喜從旁聽得坐立不安,她太了解凌岳,他要是存心刺激誰,那對方早晚要放棄的.

不敢多聽八卦,她微笑著道:"那你們聊著,我還有些事兒沒做完."

喬艾雯松開宋喜的手,回以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:"慢走,我不送了啊."

宋喜一溜煙閃出凌岳辦公室,房門關上的刹那,她閉了閉眼睛,簡直心髒病都要犯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