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6章 萬水千山,抵不過緣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任麗娜正心煩,聞言,蹙眉道:"我還沒問你呢,你跟那個什麼凌岳怎麼回事兒?"

喬艾雯面不改色的回道:"我說了啊,我喜歡他."

任麗娜臉色更差:"你一直在國外,怎麼會認識協和的醫生?"

喬艾雯忽然勾起唇角,三分調侃七分挑釁的回道:"說起來我自己都不相信,他在美國最大最好的公立醫院工作,職位相當于國內的副主任,年薪待遇我不清楚,但我聽說當地醫院為了留住他,開出的條件相當于在夜城二環買套三百平米的房子,我說最近怎麼聯系不上他,原來他回國了."

任麗娜聽完,臉色緩和一些,但眉頭依舊蹙著:"這麼說倒是真有些本事,他家里是做什麼的?"

喬艾雯眼皮一掀,嫌棄道:"我是沖著他的人去的,又不是沖他家里人去的,他什麼家庭條件跟我有關系嗎?"

說完她馬上又補了一句:"你以為我剛才那話是算他身價嗎?我是想告訴你,他特別有本事!明明可以靠臉吃飯,人家偏要靠才華."

都說女兒是媽媽的貼身小棉襖,然而喬艾雯是任麗娜的破洞牛仔褲,還是寒冬臘月里的破洞牛仔褲.

她每說一句話,都能頂到任麗娜肺子上.

任麗娜氣得明顯深吸一口氣,隨即道:"那也不行!你沒聽見姍姍說他跟宋喜談戀愛嗎?"

喬艾雯拉下臉,嗤聲道:"她說你就信?"

說話間她邁步往門口走,任麗娜問:"你上哪兒去?"

喬艾雯低頭穿靴子,頭也不回的說:"去驗證一下凌岳跟宋喜到底有沒有關系."

任麗娜管不了她,只能任由門開門關.

醫院,凌岳正跟辦公室里面翻看病曆,為明天上午的手術做准備,房門響起,他出聲道:"請進."

房門推開,凌岳抬眼一看,不由得神色一變,一眨不眨的盯著對面人.

女人一席黑色長款羊絨風衣,腰間用腰帶束起,露出下面的一截皮靴,身上的BVLGARI蛇頭包也是黑色的,陰沉著一張臉,仿佛再給她一雙皮手套,她就能當德國黑手黨.

同樣一眨不眨的看著凌岳,女人進屋,關門,反鎖,一系列的動作眼皮都沒眨一下.

看到她反鎖門,凌岳眉頭輕蹙.

女人走到他面前,左腿勾過椅子,一屁股坐下,雙手從大衣兜里掏出來,別說還真戴著一雙黑色皮手套.

手套摘下來往桌上不輕不重的一扔,她英氣又漂亮的面孔上頗多怨氣,紅唇開啟:"還真是你."

凌岳看著面前女人,已經壓下眼底的詫色,出聲問:"你怎麼在這兒?"

喬艾雯道:"這話應該是我問你."

凌岳淡淡道:"這是我工作的地方."

喬艾雯目光一眨不眨,像是跟蹤器一樣鎖定他的臉,繃著臉道:"我給你打電話,你為什麼不接?"

凌岳面不改色:"拉黑了."

喬艾雯眉頭一蹙,瞬間火大:"凌岳!"

凌岳淡淡道:"我在美國的時候就跟你說的很明白,不要追著我,我不喜歡你,也不會跟你談戀愛,你就算追到這里,我還是那句話,還有,國內不比國外,我不想有人風言風語,對你對我都沒什麼好處."

喬艾雯還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他:"說完了?"

凌岳不語,她紅唇開啟:"你要回國,我不會攔著你,但你最起碼透點兒風聲給我行不行?你知不知道最近我給你打了幾百個電話?美國那邊的醫院不肯說你去了哪兒,我還以為你出事兒了!"

她忍著心酸,聲音很穩,但眼底的濕潤卻泄露了內心的真實擔憂.

凌岳眼底很快滑過一抹輕微的尷尬和心軟,不過很快恢複如常,他是不苟言笑,但面容不夠冰冷,誰讓他眼里有星星,璀璨而明亮,永遠都像是發著光.

然而看似溫和的男人,話一出口卻全是冰碴子,他說:"謝謝你擔心你,但我們之間的關系,朋友都算不上,我去哪兒不需要跟你打招呼."

喬艾雯看著他,幾秒之後忽然笑著別開視線,凌岳還以為她是怒極反笑,最好一次性把她氣得再也不回頭才好.

可喬艾雯笑著笑著,側頭看著他說:"真好……還是原來的配方."

凌岳瞧著她,確定她不是被氣瘋了.

喬艾雯單手拄在桌子邊,撐著下巴,明目張膽的打量凌岳的臉,美滋滋的說道:"在美國是用英文挫我,回國用中文挫我,欸,我發現你說中文比說英文還好聽,你再多說兩句."

這要是擱在古代,就是赤裸裸的耍流氓,調戲良家婦男!

凌岳面無表情,冷著臉回道:"你父母沒教過你什麼叫矜持嗎?"

聞言,喬艾雯臉上的笑容,慢慢的,一寸寸的收回去,撇了下唇角,她看著凌岳,低聲道:"我爸去世了,兩個月前,不過他生前也沒教過我什麼叫矜持."

說到後一句,她努力牽起唇角,但眼眶卻瞬間紅了.

凌岳看著她,不知道她這話是真是假.

他在美國工作的時候,一次偶然救了喬艾雯突發心髒病的朋友,當時是喬艾雯送病發者去的醫院,他只是盡本分,治病救人而已,不知怎麼就招上這麼個送不走的女妖精,沒事兒就往醫院跑,非說他專注救人的樣子特別迷人.

他明確表示過不想進一步發展,但喬艾雯特別皮,為了能跟他搭上話,什麼招兒都用過,她甚至裝過心髒病發,嚇得他一把將她抱起往急救室沖,後來知道她是騙人的,他氣得一個禮拜沒有跟她講過一句話,後來還是她寫了三千字的道歉信,他才勉強消火.

來他工作的地方打卡,不僅是她的習慣,也是美國醫院全心外人的習慣,後來不知怎麼,她突然就消失了,身邊同事都在期待她出現,只有凌岳不動如鍾,他不喜歡這種追逐游戲,也討厭別人跟他玩兒心理戰.

所以他干脆拉黑了喬艾雯,沒有期待……就不會想念.

眼下兩人竟然在國內又重逢了,面對面坐著,偶爾一個瞬間,凌岳會恍惚還是在美國.

看著眼眶泛紅的喬艾雯,他沉默半晌,薄唇開啟:"節哀."

喬艾雯說:"節不了,我在最難過的時候打給你,你不接我電話也就算了,還拉黑我,跟我道歉."

她蠻橫又帶著些撒嬌的看著他,凌岳眼底露出一抹無奈,她以為他心軟了,結果他開口回道:"我不想說的這麼直白,但你這樣,我女朋友知道會不開心,她不開心,我也不開心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