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勸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事實證明女人的第六感還是很准的,任姍姍早覺著喬艾雯跟凌岳之間不一般,但真的聽到喬艾雯親口承認喜歡的這一刻,她還是不免頭皮一麻,有種拆彈剪到引爆線的錯覺.

任麗娜不喜歡宋喜,正因這事兒有宋喜參與而不滿,突然聽到喬艾雯說對方是她喜歡的人,不免眉頭一蹙,出聲問:"那個凌岳是什麼人?你一直在美國,怎麼會跟他認識?"

喬艾雯不動聲色的回道:"我不管你們要拿別人怎麼樣,凌岳誰也不能動."

說著,她不著痕跡的瞥了眼任麗娜身旁低著頭的任姍姍,公然威脅:"誰動他,就是跟我過不去."

任姍姍早就忘了哭,這會兒臉色那叫一個難看,簡直坐立不安.

任麗娜沖著喬艾雯使眼色,擺明了怪她欺負人,喬艾雯卻二話沒說,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.

這會兒客廳又只剩下元寶,任麗娜和任姍姍三人,任姍姍是再也不敢貿然開口,不知委屈還是嚇得,泫然若泣.

任麗娜面色不好看,沉默半晌,開口說:"外人欺負到自家人頭上來,是不能這麼輕易過去,元寶,你去找協和的院長聊一聊,問問他這種醫生還能留嗎?"

任姍姍聞言,心底一喜,順勢討巧賣乖:"小姑,我不知道表妹跟凌岳認識,不要找凌岳麻煩了,其實就是那兩個女醫生惹的事."

任麗娜不置可否,也算是順水推舟默認了.

任姍姍看向元寶,在等他回應,元寶半天沒說話,開口的第一句便是:"干媽,這倆人我都認識,宋喜是我朋友."

此話一出,任麗娜不免抬眼看向元寶,任姍姍也是心里高興不過三秒,若不是要在任麗娜面前裝模作樣,她一定要罵人了,這特麼都什麼跟什麼?怎麼她吐個苦水都吐的這麼困難!

而任麗娜想的要比任姍姍複雜的多,她盯著元寶,要看出他到底是什麼意思,是為了喬治笙跟宋喜那張假的結婚證?

然而元寶跟喬治笙一樣,一張臉上喜怒不形于色,讓人捉摸不透.

若是換個人,任麗娜一定會很生氣,畢竟元寶這種回答算是公然駁她面子,但元寶叫她一聲干媽,他跟喬治笙的感情又像是親兄弟,所以任麗娜不想因為這事兒跟他鬧得不愉快.

可宋喜…她是著實不待見,想來想去,她開口說:"又是個認識的."

她這話意味深長,誰也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辦.

半晌,任麗娜再次開口:"你們兩個都先回去吧."

元寶面不改色,恭恭敬敬的道別,任姍姍也不敢輕易在任麗娜面前耍心眼兒,也趕緊灰溜溜的走了,當然出門後給任瑞中打電話抱怨,那都是後話了.

任麗娜獨自一人的時候,想來想去還是給喬治笙打了通電話,電話響了三聲後接通,手機中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媽."

任麗娜聲音如常:"忙不忙?"

"還好."

"還沒回夜城嗎?"

"沒有."

"元寶說你臨時有事兒出國,在外面照顧好自己,工作重要,身體同樣重要,小雯不懂事兒,也幫不了你什麼,哎……"

喬治笙問:"小雯怎麼了?"

任麗娜拋磚引玉,喬治笙也聽出來了,他遞出台階,她順勢回道:"一個個就沒有省心的,這不姍姍今天哭著上門,說在醫院叫人給欺負了,我仔細一問,竟然還有宋喜的事兒."

任麗娜故意停頓下來,想試探喬治笙的意思,然而喬治笙沒有接話,她只好繼續往下說:"姍姍在追醫院的一個男醫生,說是不知道他有女朋友,結果男醫生帶著宋喜跑去兒科,當眾把姍姍一通羞辱,姍姍不知道宋喜跟你的關系,我剛才一聽,腦袋都要炸開了,雖說你倆是假結婚,但結婚證是真的把?你這一年來的庇護也是真的吧?她現在公然在外面跟別的男人談戀愛,把你放在眼里了嗎?"

"最可氣的是什麼,剛才小雯路過,聽到男醫生的名字,她居然還認識,當著大家的面說喜歡人家,你說…這不亂套了嘛,簡直氣死我了!"

喬治笙沉默著,任麗娜看不見他臉上表情,不知他是什麼心情,也怕氣壞了他,所以稍微軟下口吻,商量著道:"治笙,你爸走了,宋元青手里那些所謂的把柄,跟你一點兒關系都沒有,你不用再授人以柄,我看宋喜跟你在一起這麼久,也是不冷不熱,你說她幫過你的忙,官場上也有一些人脈,這些我都理解,但我真的沒辦法把她當成兒媳婦,今天這事兒一出,我更是想想都心里不舒服,找個機會把婚離了吧,你要是覺得她能在事業上幫助到你,那大不了你們做個朋友,我不攔著,但兒媳婦我不喜歡."

她今天索性把話挑明,宋喜也別怪她卸磨殺驢,本就是一樁強買強賣的買賣,如今喬頂祥已經去世,憑什麼還叫喬治笙窩囊著?

而且要是沒有今天這檔子事兒,她可能暫時還不會提,畢竟喬治笙帶宋喜參加葬禮,宋喜給喬頂祥披麻戴孝磕頭的那一瞬間,她心里不是沒有觸動.

有時候任麗娜心軟,恍惚間覺著,如果喬治笙喜歡宋喜,這個兒媳婦除了不會做飯之外,貌似也不錯,但怪就怪在喬治笙不喜歡她,如今宋喜還在外找了其他男人…總之就是不行.

"知道了."

任麗娜說了那麼多,最後只換來喬治笙不辨喜怒的三個字.

任麗娜拿著手機,心情忐忑的說:"治笙,既然你們兩個互相不喜歡,那離了就離了,也別做什麼過分的舉動."

她這個兒子,打小兒就悶,什麼話都不講,但卻一定會做.

剛剛任麗娜只急著想讓倆人離婚,所以難免刺激到喬治笙的男人尊嚴,這會兒回過神,她也怕喬治笙有過激之舉.

喬治笙淡淡道:"我還有事兒,先掛了."

任麗娜拿著手機站在窗邊,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句:"事兒都沒弄明白就開始挑撥離間,你這是要在惡婆婆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."

任麗娜聞言,很快轉過身,但見換好衣服准備外出的喬艾雯站在不遠處,眼神嫌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