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4章 不僅認識,還很喜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,韓春萌跟凌岳三人離開兒科,乘電梯回心外,任姍姍突然提到宋元青,韓春萌跟凌岳都怕宋喜不開心,然而宋喜沉默片刻,側頭看向凌岳:"任姍姍給你發裸照了?"

聞言,韓春萌也意味深長的看向凌岳,同一個世界,同一個疑問.

凌岳面色淡定:"我沒點開."

宋喜問:"為什麼不點開?"

凌岳看了她一眼,那目光似是在說,我為什麼要點開?

韓春萌說:"怕辣眼睛,假臉怪,沒准兒胸也是隆的!"

宋喜反倒悠哉:"不看白不看嘛,抱著純欣賞的心態."

凌岳道:"吵贏了,你心情很好?"

宋喜雙手插兜,淡淡的瞥了一眼:"我還沒開始,你就直接把人按死在地上,知道的是我沒用武之地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詞窮呢."

凌岳說:"倒是我喧賓奪主了."

宋喜說:"下回注意."

韓春萌拱手抱拳,左右各作一揖:"哥,姐,我今兒的面子就是你倆救的,救臉之恩,沒齒難忘,今晚我做東,王老王怎麼樣?"

凌岳道:"是我該謝謝你,你幫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."

韓春萌道:"我現在就擔心任姍姍犯病,非要找小喜的麻煩."

凌岳看了眼宋喜,但見宋喜正在對著電梯壁整理頭發,哪里像是在意的模樣.

事實證明,宋喜絲毫不擔心是有道理的,院長跟副院長都知道她跟喬治笙的'關系’,那是說拉贊助就拉贊助,要什麼有什麼的'純潔友誼’,她絲毫不care任姍姍是哪里來的妖怪,左右背景不會大過喬治笙這個魔王.

任姍姍負氣離開醫院,坐在百萬豪車里面,哭著給任瑞中打電話,話里話外盡是委屈,說是被其他科室的人組團當面欺負,現在她沒臉見人,想死的心都有.

任瑞中老來得女,把任姍姍當眼珠子一樣寵,如今他人不在夜城,碰不見也看不著,心急火燎,連連勸道:"姍姍,你可不能做傻事,爸爸馬上給你姑姑打電話,你別急,千萬別急,爸爸給你做主."

任姍姍朝著任瑞中撒氣:"我要那三個人滾出協和醫院,我看見他們就生氣!"

"好好好,你等爸爸聯系你姑姑,我們不生氣,不哭."

任姍姍掛斷電話,從包里面掏出化妝棉和化妝品,對著鏡子補妝.

任瑞中跟任麗娜的對話可想而知,任麗娜也勸他不要太驕縱任姍姍,任瑞中就開始倒苦水,說他多麼不容易才有的這個孩子,任姍姍小時候又體弱多病,她想學醫,就是立志幫助小朋友,其實她很有愛心……

任麗娜禁不住親哥的感情牌,加之血緣親情作祟,必然是要幫的.

任瑞中趕緊聯系任姍姍,叫她去任麗娜那邊,還囑咐好好表現.

任姍姍的確有好好表現,她有車不開,打車去的喬家老宅,本就沒穿外套,還故意在外面站了十來分鍾,臘月的夜城,零下十度,她成功將自己搞成一副落魄喪家犬的模樣,出現在任麗娜面前.

任麗娜見狀,著實意外,趕緊起身去拉她的手,這才一問,任姍姍頓時委屈的抽泣.

她將自己說成是受害者,因為不知道男醫生有女朋友,所以一腔熱情的去追,結果被男醫生的女朋友的好朋友嘲諷,還被三人一起找上門當眾揶揄.

任麗娜聽著又心疼又來氣,輕蹙著眉頭道:"你表哥不在夜城,我叫元寶來,待會兒你跟他說."

任姍姍抽噠著點頭.

任麗娜一個電話,元寶很快就來了,這是元寶第一次見任姍姍,畢竟任家小輩兒不比喬家小輩兒,到底是外姓人,就連喬頂祥的葬禮上,也都是任麗娜的兄弟姐妹才能來參加.

任麗娜給介紹了一下:"這是我侄女."

元寶點了點頭.

任麗娜對任姍姍道:"你說醫院有人欺負你,給你難堪,哪個科室,叫什麼名字,跟元寶說吧."

任姍姍紅著眼睛看向元寶,悶聲道:"心外的三個醫生,兩個女的,一個叫宋喜,一個叫韓春萌,還有一個男醫生,叫凌岳."

此話一出,不光元寶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詫色,就連任麗娜也是動作一頓.

此前任姍姍只說事兒,又沒提名字,任麗娜怎麼會想到,這里面還有宋喜的事兒.

"你說都有誰?"

房間中插進來一個女聲,是從房間出來,路過拿水喝的喬艾雯.

任姍姍看向喬艾雯,但見喬艾雯滿眼關注,逼近敏感.

任麗娜不著痕跡的輕'咳’一聲,想給喬艾雯提個醒,免得她說漏了.

然而喬艾雯只一眨不眨的看著任姍姍:"你說男醫生叫什麼?"

任姍姍只在很小的時候,跟喬艾雯在國外見過一面,長大後兩人只知道彼此的存在,任瑞中說,喬艾雯是喬頂祥的心頭肉,喬艾雯還在任麗娜肚子里面懷著的時候,正是夜城最不太平的時候,不知道多少人想抓喬頂祥的把柄,喬頂祥只好把任麗娜送出國,打著養病的旗號,實則是秘密生孩子.

喬艾雯出生之後,也一直放在國外養著,就是怕她回夜城來,會被有心人惦記,喬頂祥甚至多年來不對外宣稱還有一個女兒,外界都以為喬治笙是獨生子.

因此喬艾雯稍微一蹙眉,任姍姍莫名的心生忐忑,頓了幾秒才小聲道:"凌岳."

"心外的?"喬艾雯問.

任姍姍輕輕點頭.

任麗娜見狀,看著喬艾雯說:"怎麼了,你認識?"

喬艾雯不回答,只看著任姍姍道:"他怎麼了?"

任姍姍捏不准喬艾雯的意思,但她先前已經跟任麗娜抱怨過了,這會兒也只能趕鴨子上架,硬著頭皮回道:"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,想追他,誰想到他跟他女朋友一起來找我麻煩,還當眾給我難堪."

喬艾雯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不悅,緊接著問:"他女朋友也是心外的?"

"嗯,叫宋喜."

話音落下,房間忽然變得安靜了,是一點兒聲音都沒有的那種靜謐.

元寶,喬艾雯還有任麗娜,皆是不語.

任姍姍也不是傻子,自然感覺出異樣,她看著喬艾雯,試探性的說道:"你認識凌岳?"

喬艾雯冷眼回視她:"不僅認識,我還很喜歡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