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 互戳軟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轉眼,喬治笙離開快三個禮拜,中途元寶親自送來一厚遝關于JM公司的新藥臨床資料,告訴宋喜以後還有什麼需要,盡管給他打招呼.

宋喜話到嘴邊,最終還是沒有問關于喬治笙的消息,她承認有賭氣的成分在,最生氣的是明知不該生氣,還偏要生氣.

她決定不去想他,他有他自己的事兒要做,她又何嘗是個閑人?

宋喜開啟了兩耳不聞窗外事,潛心備戰論文模式,有時候就連午飯都不跟韓春萌和凌岳一起吃,除了進手術室之外的時間,都悶在辦公室里面.

身邊人都知道她是下一個'准副主任’,都也不敢吵她,宋喜自然也就不知道最近這段日子,外面都發生了什麼新聞.

兒科的任姍姍在追心外的凌岳,兩個同樣聚焦的人物,前者槽點頗多,後者自帶光環,這樣的組合,簡直就是醫院茶余飯後的頭條八卦 .

說實在話,任姍姍雖然人品口碑不怎麼樣,但長相普通人不敢隨意挑,尤其是飛去日本填了額頭,又去韓國割了雙眼皮墊了鼻梁,化完妝之後,整個人看起來像個精致的混血兒.

她人又纖細會打扮,所以醫院很多女人一邊討厭她的人品,一邊又在羨慕她的優渥家境和外表.

任姍姍追凌岳,大家看熱鬧的同時,還真拿不准凌岳會不會動心.

凌岳沒跟宋喜說,但韓春萌卻是親眼目睹的,任姍姍為了追凌岳,那是什麼招兒都用上了,一天往心外跑八遍.

她追凌岳卻又沒直接表白,搞得凌岳也不好貿然拒絕,只能往手術室里躲,韓春萌不喜歡任姍姍,看見她就鬧心.

這天韓春萌剛從手術室里出來,正巧碰見任姍姍踩著一雙細跟靴子,站在不遠處向小護士詢問凌岳在哪兒.

強忍著翻白眼兒的沖動,韓春萌撇了下嘴角,徑自往前走.

任姍姍一扭頭:"欸…"

韓春萌下意識的停下腳步,任姍姍說:"凌岳在手術室嗎?"

韓春萌學著凌岳跟宋喜的小習慣,雙手插兜,面不改色的回道:"我不叫欸."

任姍姍認識韓春萌,總跟凌岳出雙入對,一起去食堂吃飯那個.

什麼叫力的作用是相互的?你看別人討厭,別人看你八成也不順眼,韓春萌跟任姍姍就屬于這種人,沒什麼交集,但天生就八字不合.

兩人面對面站著,一個眼神兒,彼此都知道對方不是什麼好餅.

任姍姍暫且壓著脾氣,面色很淡的問:"那你叫什麼?"

韓春萌說:"你有事兒嗎?"

任姍姍道:"凌岳在不在手術室?"

韓春萌回道:"我又不是凌岳,你去問他,問我干什麼?"

此時小護士早走了,兩人身邊沒有其他人,任姍姍表情一沉,盯著韓春萌的臉說:"你存心找茬?"

韓春萌目光單純:"我找什麼茬了?我在跟你講道理."

任姍姍盯著韓春萌的臉,沉默片刻,忽然說了句:"丑人多作怪!"

韓春萌從小到大一直被身邊人說胖,但從來沒有人說過她丑,更不會有人當面說她丑人多作怪.

瞬間怒發沖冠,韓春萌拉下臉道:"你說誰呢?"

任姍姍道:"我說你呢!又肥又丑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,還好意思往凌岳身邊站,我要是凌岳,看見你飯都吃不下,膩死了!"

韓春萌聽說任姍姍跟兒科小護士吵架,把小護士損得背地里嚎啕大哭,還揚言把小護士趕出協和,這事兒過去不久,小護士被調去其他科室了,大家都說任姍姍家里背景很硬,千萬不要得罪她,兒科主任都對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.

韓春萌跟那個小護士沒什麼交情,但還是同情的,如今新仇舊恨,韓春萌要是能忍,她就不是那個上初中一挑兩個男生,還打贏了的女中豪傑.

怒極,韓春萌一拳懟在任姍姍肩膀處:"你特麼罵誰呢?"

她這一拳下去,往往顧東旭都覺著肉疼,更何況是任姍姍?

任姍姍沒想到韓春萌說動手就動手,一點兒防備都沒有,愣是被懟的一個踉蹌.

韓春萌指著她的鼻子說:"這兒是心外!上我這兒來找茬,你找死的吧?"

任姍姍懵的,韓春萌卻還在盛怒之中:"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,知道我為什麼不打你臉嗎?我怕把你那張整容臉給打扁了!每天穿得花枝招展,你以為你是孔雀開屏,其實大家都以為你是上班坐台!"

"凌岳看見你都繞路走,生怕被你身上的香水味兒給嗆死,我就明確告訴你,凌岳看不上你這種假臉怪!"

每個人都有軟肋,就像韓春萌胖,雖然任姍姍罵她丑,可韓春萌知道,她最大的缺點就是胖.

同理,任姍姍也最怕別人說她的臉是假的,更何況是假臉怪這種直戳人心的詞兒.

怒火湧上雙眼,任姍姍氣急了,可她不敢貿然出手,明知道打不過韓春萌,加之此時不遠處的護士門都聞聲趕過來拉架.

任姍姍隔著人對韓春萌道:"行,死胖子,記著你今天說過的話!"

韓春萌眼睛一瞪,二話不說,作勢就要上前抽她,一幫人慌里慌張的攔著,任姍姍繼續叫囂:"死胖子,你今天動彈我一根手指頭,我明天就斷你一條腿!"

心外的人皆是看任姍姍不爽,本就不是她們科室的人,還跑到她們地盤兒上找事,若不是忌憚她的背景,早有人看不慣要開罵了,可眼下大家也只敢攔著韓春萌,畢竟動手了,吃虧的是她.

有人對任姍姍說:"你趕緊走吧."

任姍姍趾高氣揚,抬著下巴對韓春萌道:"你給我等著!"

說罷,不顧眾人各異的目光,轉身離開.

韓春萌最少被四個人拉著,氣到渾身脫力,任姍姍走後,她在休息室里面大哭一場,其實她不想哭的,她知道這樣很丟人,可她就是忍不住,好多人都在安慰,但也都勸她息事甯人.

宋喜剛從手術室里出來,馬上就有小護士過去通風報信,並且一字不差甚至添油加醋的現場還原了一遍.

宋喜聞言,當即面孔一沉,嚇得小護士也不敢吱聲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