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1章 凌岳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凌岳突然回來,這算是宋喜這段日子以來,最大的驚喜.

兩人一同從副主任辦公室出去,走在走廊中,迎面的醫生護士皆是滿臉驚訝,尤其是近兩年才來心外的新人,第一次見到凌岳,眼中毫不掩飾的驚豔.

韓春萌得知凌岳回國,以最快的速度飛奔而來,按照她的預想,她應該跟男神來一次近距離的親密接觸…比如擁抱什麼的,但事實上她只能滿眼放光的看著凌岳,不敢越雷池一步,唯有拿身旁的宋喜練手,捏著她的胳膊,不掩驚喜的說道:"男神,你可算回來了,我都想死你了!"

宋喜一咧嘴:"疼,疼."

凌岳習慣性的雙手插在外袍口袋中,朝著韓春萌微笑:"大萌萌,兩年未見,你可有點兒發福了."

韓春萌聞言,笑容斂起,憋著嘴道:"男神,你能不能別剛見面就戳我刀子?好歹我當年還是為了你才拼命想進協和的."

凌岳佯裝認真:"是嗎?我怎麼聽說,是你跟家里打賭,不進協和就回冬城上班呢?"

韓春萌眼球左右一轉,一時語塞,憋了幾秒才道:"但你是我男神,這點毋庸置疑."

凌岳輕笑:"鐵打的顧東旭,流水的男神,你以為我不知道?"

大家認識時間不短,誰心里那點兒小九九,圈內人皆知.

韓春萌挑眉說:"怪不得我這些年一直找不到男朋友,感情都是被顧東旭給耽誤了,我倆真的純友誼,比牛奶還白,比鋼鐵還直."

凌岳道:"這話是你說的,晚上叫東旭出來,我當面兒問問看."

韓春萌不以為意:"你隨便問,他要是對我有意思,我今天跟你姓,明天跟小喜姓!"

江宗恒關門入室弟子,傳說中的富家少爺,從外貌到工作完美到無可挑剔的白衣男神凌岳回心外了,這一消息起初只在心外傳播,但不用幾個小時,全院不脛而走,一上午只見心外多了好些陌生面孔的醫生護士,全是其他科室趕來參觀的.

但凌岳老早就跟宋喜進了手術室,來晚的人連根頭發絲都沒撈著看.

宋喜問凌岳要不要先回去休息,畢竟他凌晨就來了.

凌岳說:"沒關系,正好倒時差."

宋喜主刀做一台肺心病手術,患者是名半大小子,凌岳沒有插手,通程從旁觀看,偶爾道:"聽丁主任說,海威集團給院里捐了不小的一筆慈善基金,這孩子做的就是這個項目吧?"

宋喜'嗯’了一聲.

旁邊小護士搭腔:"這孩子其實已經十五歲了,按理說不符合基金項目針對兒童的標准,但宋醫生看他家庭條件困難,而且病不能再拖,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給申請到."

凌岳口罩後唇瓣開啟:"這也就是在國內,人情比規矩活."

宋喜低著頭,調侃道:"干嘛?出國走了一圈兒,看不上國內的處事方式了?"

凌岳面不改色的回道:"只針對你一個人,規矩既然擺在這兒,就是要你遵守的,萬一手術過程中出現意外,誰來負責?"

宋喜正在進行收尾工作,眼不眨手不慌,嘴上還能抽空懟道:"第一,老師說過,醫生的職責就是救死扶傷,我不能見死不救;第二,我對自己的能力以及對病情的判斷有把握;第三,你做事兒向來喜歡按部就班,但我喜歡'因病制宜’,你那套對付死板的外國人有用,我不喜歡."

凌晨也不氣,淡淡道:"我說一句,你一百句在後面等著……這兒,結沒打好."

他下巴微抬,示意患者傷口位置.

宋喜說:"我知道,我還沒開始收."

凌岳說:"糾正一下,我不是按部就班,我是喜歡規矩下的自由感."

整台手術是在凌岳的觀摩下進行的,很順利,甚至可以說是教科書般的成功.

余下的工作有副手和小護士們,宋喜跟凌岳出去洗手,凌岳摘下口罩,出聲道:"技術不錯,比前兩年我走之前好多了."

宋喜按了三下洗手液,邊洗邊道:"那還用說?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在進步."

凌岳說:"比我還差點兒."

宋喜側頭瞥向他,凌岳一臉鎮定,他沒開玩笑,很認真.

兩人一起出了手術室,男孩兒母親在外守候,看到宋喜,馬上迎上前:"宋醫生."

宋喜微笑著說:"手術很成功,待會兒護士就會把人推出來."

女人不知是緊張還是怎的,機械的點著頭,宋喜安慰了兩句,邁步欲走.

"宋醫生…"

宋喜跟凌岳只好停下,女人遲疑著問:"宋醫生,我孩子術後會不會落下什麼病根兒?"

宋喜對凌岳說:"你先去找大萌萌,你們下去等我,我馬上換件衣服就來."

"好."凌岳走後,宋喜跟女人仔細講解,包括可能但極小概率會發生的種種情況.

凌岳換好外套跟韓春萌一起下樓,一路上凌岳收獲了眾多異性想看又不好意思正眼看的含羞偷瞄,與此同時,韓春萌也收到了眾多捎帶腳的打量.

韓春萌心里是美滋滋,甭管男神是不是自己的,反正站在一起也倍兒有面子.

從心外下到一層,此時正值下班時段,一層不少人來來往往,任姍姍穿著一件綠色的短款狐狸皮草,背著紅色的MiuMiu斜挎包,臉上一副誇張的黑超,這打扮,別說跟醫院格格不入,就是撒出去,那也是'獨樹一幟’.

醫院的人早把她當成一道風景線,一走一過都會看她,偏偏凌岳從她眼前經過,眼皮子都沒挑一下,但任姍姍可注意到凌岳了,她自問身邊帥哥不少,可從未有像凌岳這麼帥的,帥得人渾身發麻.

再一看,凌岳身邊有人,任姍姍目光落在圓滾滾的韓春萌身上,不由得眉頭一蹙,墨鏡背後的目光帶著赤裸裸的嫌棄,小聲嘀咕:"什麼啊?"

她不信這麼帥的男人會找口缸談戀愛,掏出手機,她給小姐妹打了個電話,語氣激動:"欸,我在醫院碰見一個超級大帥哥!我看有人跟他打招呼,就是我們醫院的醫生…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,就算有又能怎麼樣?撬來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