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 主動,師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沒露面的第十天,宋喜遲疑著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,如果沒有生日那晚的酒後失德,她早打了,畢竟內心坦蕩嘛,可眼下她自己覺得別扭,總不好意思先開口,怕喬治笙誤會她對他有什麼非分之想.

想從元寶那里旁敲側擊一下,可轉念一想,不行,元寶是聰明人,無論她怎麼拐彎抹角,他都會知道她的本意,別原本沒什麼想法,反倒讓人誤會了.

琢磨來琢磨去,宋喜始終沒打,仔細想來,她跟喬治笙認識這麼久,雖說現在是朋友,可他們之間注定不能像尋常朋友一樣,就連最簡單的無事問候一句都做不到,仿佛永遠都是她有事找他,或者他有事才找她.

既然他沒有打給她,她也沒什麼事兒找他,那就算了吧.

日子依舊照常過,只是每天宋喜都莫名的有點兒不爽,起初她以為是喬治笙太久不在家,她一個人不習慣,後來某天她恍然大悟,其實她還是有些生喬治笙的氣,大家好歹相識一場,他一走就小半個月不露面,好歹跟她說一聲嘛,她又不會給他添麻煩.

偶爾宋喜也會胡思亂想,喬治笙該不會是出什麼事兒了吧?這樣的念頭一起,心底馬上更疑神疑鬼.

她決定還是要給喬治笙打個電話,但理由要先想好,短暫的琢磨了一下,宋喜拿著手機,糾結數秒,按下撥通鍵.

電話打過去,宋喜心中說不出是緊張還是後悔,到底還是她主動.

電話響到第六聲,宋喜正打算掛斷,手機中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喂."

宋喜太久沒有聽到他的動靜,心底緊張,嘴上卻特別輕松的問道:"喂,你在忙嗎?"

喬治笙聲音沉穩:"什麼事兒?"

宋喜說:"我在寫關于新藥的論文,但國內關于新藥的臨床實踐太少,我想讓你幫我看一下國外這方面的材料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沒再說其他的.

得益于他平時就這調調,喜怒不形于色,所以宋喜隔著手機更加不知道他此時是什麼狀態,讓她再打一次電話,怕是找不出什麼借口了,所以她硬著頭皮問道:"你還在外地嗎?"

"嗯."

"是不是有什麼棘手的事兒要處理?"

喬治笙稍有停頓,隨即平緩不帶情緒的回應:"嗯."

連續幾個'嗯’,饒是宋喜擔心他,也不好再多問什麼,唯有盡快收尾:"那你忙吧,我不打擾你了,拜拜."

這一次,是宋喜先掛了電話.

電話掛斷,她有一會兒的生氣,但後來還是被擔心沖淡,比起生氣他的態度,她更擔心他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兒了.

當天下午,宋喜又給元寶打了通電話,她不是矯情的人,不想磨磨唧唧為了一點兒小心思耽誤事兒,所以直白的問:"元寶,喬治笙最近是不是碰到困難了?如果有我能幫忙的地方,你隨時說."

元寶回道:"你不用擔心,沒什麼事兒,笙哥就是最近有些忙."

頓了一下,他又道:"過陣子就回來了."

宋喜聽到這話,理智上應該高興,可心里卻控制不住的失落.是她想太多,他就是正常出差,也是正常的沒把她當回事兒,虧得她還…

告訴自己收起負面情緒,她已經為這事兒鬧心了半個月,既然如今知道喬治笙沒遇到坎兒,那她就該干嘛干嘛吧.

早上正常去醫院上班,才剛從電梯里面出來,就看到一幫值夜班還沒走的護士圍在一起,面犯桃花雙眼放光的嘰嘰喳喳.

有人看到宋喜,率先叫道:"宋醫生."

宋喜勾起唇角,微笑著點頭,正要走,一幫小護士呼啦一下將她圍住,正對面的一個興奮說道:"宋醫生,你知道凌醫生回來了嗎?"

宋喜美眸一愣,很明顯的驚訝:"誰?"

"凌岳凌醫生!"

宋喜更是不敢相信:"在哪兒?"

"我沒看見,有人說凌醫生凌晨來的,我們還以為你知道,想問問你是不是真的."

話音落下,宋喜快步往前跑.

別看她在醫生里面年紀偏小,但資曆和閱曆絕對算老,平日里行事也很沉穩,能看到她在走廊中奔跑,除非是有什麼緊急突發事件.

一路跑到副主任辦公室門前,宋喜抬手很快的敲了幾下門,門內傳來丁慧琴的聲音:"進來."

宋喜推門而入,跑得胸口上下起伏,正要說話,但定睛一看,丁慧琴的辦公桌前面,站了個身形頎長的男人,身高一八五以上,穿著白大褂,露出下面一截黑色的褲腿跟鞋子.

男人扭過頭,跟宋喜四目相對,那是一張分外俊美的面孔,鼻梁挺拔,唇瓣有型,最讓人移不開視線的是那雙清澈又似裝著星星的眼睛.

宋喜再熟悉不過,就因為熟悉才會刹那間的呆愣,男人看到宋喜,鉗著星星的黑色瞳孔,也是一閃而逝的意外,不過很快的,他便轉過身,勾起唇角,笑著道:"小喜."

宋喜眉頭一蹙,站在原地,不可置信的說道:"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"

男人說:"昨天晚上."

"你怎麼不告訴我?"

"老師說,叫我給你一個驚喜."

男人笑起來的樣子,仿佛整個房間都亮起來,他對著宋喜張開雙臂:"兩年未見,不給師兄一個溫暖的擁抱嗎?"

宋喜氣得別開頭,很輕的'切’了一聲,但腳下卻不受控制的走過去.

凌岳擁抱宋喜,唇角始終勾起:"太想回來,想協和的大家,最想你."

宋喜抱著凌岳,眼眶濕潤:"你是想跟我切磋技術吧?"

凌岳道:"老師說你這兩年一直在進步,聽得我更想看看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水平."

宋喜退後一步,抬頭看著他道:"不是只有國外的醫學才最先進,你去美國進修兩年,沒聽說美國外交官前年還是來咱們醫院做的心髒手術嗎?"

凌岳笑說:"知道,老師跟我說了."

宋喜一臉得意洋洋,凌岳見狀,隨後補道:"但是老師一定沒跟你說,那個外交官是我推薦來這邊做的手術."

雙手插兜,他氣質悠閑,口吻云淡分輕中還帶著三分調侃:"是我當時沒時間做,才讓你撿了個漏."

話音落下,宋喜臉上的得意馬上垮下去.

一旁辦公桌後的丁慧琴起身道:"你們兩個,一見面就說個沒完,都是江主任一手帶出來的關門弟子,有什麼好爭的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