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一聲不響的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車子一路開回翠城山,停在別墅院子中,司機下來開車門,喬治笙抱著宋喜出來,晚間溫度零下快二十度,喬治笙把外套給了宋喜,自己就穿了一件單薄的白襯衫,司機拿著鑰匙趕緊跑上前去開門,喬治笙大長腿到關鍵時刻才派上用場,幾步就跨進玄關.

"笙哥,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?"司機問.

喬治笙說:"不用了,你走吧."

司機放下鑰匙,替喬治笙把門關上,喬治笙換鞋之後抱著宋喜直上三樓,把她放到床上,脫掉高跟鞋後,又去脫外套.

外套將她的旗袍裙擺帶起,黑暗中,宋喜兩條纖細修長的大腿暴露無遺,喬治笙略一停頓,緊接著掀開被子蓋在她身上,宋喜並不沉,但從院子到三樓的距離也不短,所以喬治笙襯衫下還是有些燥熱.

夜深人靜,孤男寡女,不知怎的,喬治笙腦海中忽然浮現出試衣間里,她坐在他腿上,捧著他的臉,隔著拇指親吻他的畫面.

就算是隔著手指,他那時也是意亂情迷,而此時此刻,他莫名的想知道,如果沒有隔著拇指,她的唇瓣,會是怎樣的味道.

站在床邊,她看著被子下的人,宋喜閉著眼睛,顯然已經醉死過去.

喉結微微滾動,喬治笙心底窩火,他不願承認自己被撩撥到,更何況還是在她意識不清的狀態下.

他正一眨不眨盯著她看,靜謐的房間中,忽然傳來一陣手機鈴聲,宋喜原本睡著了,但卻被這聲音吵得眉頭輕蹙.

酒精讓她整個人很沉,她費盡全部力氣才微微睜開眼,恍惚中,她看到一抹身影站在床前,那人拿著手機,手機屏幕上的亮光照亮他的臉,是喬治笙.

宋喜覺著鈴聲很吵,想讓他關掉,但是說不出來話,好在喬治笙遲疑片刻,拎著手機出去了,耳根子終于清靜,宋喜眼睛一閉,再次睡去.

再睜眼已是日上三竿,宋喜的鬧鍾從周一定到周六,周日不響,她難得睡到自然醒,動了動身體,渾身酸軟,腦袋跟灌鉛一樣.

伸手想揉眼睛,發現手上還戴著紅瑪瑙的戒指,宋喜微愣,緊接著掀開被子往里一看,身上是酒紅色的絲絨旗袍.

有那麼五秒以上,宋喜腦子一片空白,像是斷了片,她努力回想,也只能依稀記得一些片段,比如她跟喬治笙進了小黑屋,好像…她還親了他吧?

滿臉悔不當初,宋喜蹙眉閉上眼,自打她工作以來,喝多的次數屈指可數,也就每年身邊親近人過生日才有機會,她酒品的確不怎麼樣,據顧東旭跟韓春萌說,她喝多了就作,話密不說,膽子還大,像是日子不用過了.

再往後發生了什麼,宋喜是真的記不清楚,但就沒羞沒臊向喬治笙索吻這一點,就足夠她跳十次黃河的.

後悔也沒用,宋喜一腳胯下床,先去浴室洗了個澡,然後鼓起勇氣下到二樓,打算找喬治笙負荊請罪.

二樓主臥房門沒關,宋喜站在門口,試探性的叫了聲:"喬治笙?"

門內沒人應,宋喜說:"我進來了."

邁步往里走,拐過牆角,宋喜定睛一瞧,房間沒人,這不是讓她最意外的,意外的是,床上被子鋪得整整齊齊,像是完全沒睡過的樣子…難道,喬治笙昨晚沒在家住?

不對啊,她之前睜眼就看到喬治笙的外套放在她那屋的沙發上,分明就是回來了.

站在喬治笙房間,宋喜納悶了片刻,但馬上釋然,不在也好,免得尷尬,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.

但宋喜沒想到,這一'拖’就是三天沒見.

三天時間里,喬治笙從未回來過,宋喜因為不好意思,也沒有主動打過電話,直到某天她晚上下班回來,湊巧碰到元寶從別墅出來,美眸微挑,宋喜主動打招呼:"元寶?"

元寶看到宋喜,眼底的意外一閃而逝,緊接著如常道:"下班了."

宋喜看向元寶手中的行李袋,眼露詢問之意.

元寶說:"給笙哥拿點兒東西."

宋喜問:"喬治笙去外地了嗎?"

元寶面不改色的點了下頭:"嗯."

宋喜暗道,怪不得不見人影,招呼都不打一聲,心底片刻的不滿,可緊接著馬上自我安慰,喬治笙去哪里,的確沒有跟她報備的需要.

想到此處,宋喜壓下那股不輕不重的郁悶,只出聲問:"有什麼急事兒嗎?"

元寶微笑:"應該不急."

宋喜也勾起唇角,下意識的說了句:"那就好."

他車子停在外面,還沒有熄火,看樣子是著急要走,宋喜也沒跟他聊太久,兩人說了幾句就要告別,宋喜往前走,走了幾步之後,扭身說:"對了."

元寶轉身看向她,宋喜道:"叫他身邊人准備蜂蜜水和牛奶,水果那幾樣你也都知道的."

元寶應聲:"好."

宋喜微笑,轉身往別墅門口走.

元寶看著宋喜的背影,臉上笑容斂去,眼底目光意味深長.

喬治笙不在夜城,宋喜的日子還是照常過,每天睜眼就是上班,只不過不用趕著回家了,因為回家也就她一個人.

顧東旭加班,韓春萌一個人不想做飯,跟宋喜約在外面吃火鍋,冬天吃火鍋氣氛最好,火鍋店里面人聲鼎沸,韓春萌挽著袖子,邊吃邊道:"你今天一整天都在手術室里面,不知道外面出了一個大八卦."

宋喜低頭攪著碗里的醬料,隨口問道:"什麼八卦?"

韓春萌興致勃勃的說:"兒科那邊傳來的,說那個有背景的任姍姍今天又作妖了,跟個小護士吵架,當眾罵人家一臉窮酸相,渾身上下加起來還不到一千塊錢,小護士回她有錢有什麼了不起,你猜她竟然說什麼?她說有錢就是了不起,她想讓誰留就讓誰留,想讓誰走就讓誰走,據說當時就叫板了,要讓小護士離開協和,你說這世道,真是林子大了,啥鳥都有."

宋喜淡淡道:"吃虧的日子還在後頭呢."

韓春萌抬眼看向宋喜:"想什麼呢?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兒."

宋喜嘴上隨意應著,其實心里想的是,喬治笙已經一個禮拜沒露面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