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酒品不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抱著宋喜從禁城出來,雖然門口司機已經把車開的很近,可宋喜還是被溫差凍得緩緩睜眼,半眯著視線,她很輕的哼了一聲,喬治笙正彎腰將她往後座放,聞聲,低頭看了她一眼,緊接著跨步進去,坐在她身旁.

司機幫他關上車門,繞到前面去開車,宋喜軟軟的靠在後背處,他的外套遮住她大半張臉,她稍稍揚起下巴,軟糯的聲音道:"哪兒啊?"

喬治笙沒看她,出聲說:"回家."

宋喜腦子不清醒,慵懶著說:"你給我唱歌兒."

喬治笙不語.

宋喜等了片刻,本想抬手去推他,可渾身沒勁兒,加之他用外套裹著她,她動彈不得,心下更是焦躁,蹙著眉頭,哼唧著說:"你給我唱歌兒…"

車內就這麼點兒地方,酒後的宋喜又特別磨人,語氣近乎撒嬌,鼻音很重.

前座的司機聽的真真切切,卻絲毫不敢瞎想,目不轉睛的開車.

喬治笙側頭,剛想叫宋喜老實一點兒,誰料她手動不了,竟然一頭朝他撞來,額頭頂在他肩膀處,她垂著視線,繼續磨人的叨念:"給我唱歌兒,給我唱歌兒……"

司機是元寶的人,年輕氣盛,可禁不住這麼磨,沒等喬治笙授意,主動降下隔音玻璃板,將車子前後分割成兩個獨立空間.

喬治笙眉頭輕蹙,伸手將宋喜的頭從自己肩膀處扶起,低沉著聲音說:"老實睡覺."

宋喜側頭枕著真皮的靠背,目光所及之處是喬治笙的俊美側臉,眼神迷離,她低聲說:"你對我不好了."

喬治笙不去看她,讓她一個人自言自語.

宋喜沉默半晌,喬治笙還以為她睡著了,結果她再次開口說:"你給我講個笑話,我想聽."

喬治笙心想,看他像不像個笑話?

早知道她喝多是這個樣子,他絕對不會放任她喝多.

"欸…"

"我在跟你說話…"

"你給我講個笑話嘛,我心里不高興…你哄哄我."

喬治笙一路聽著宋喜的念叨,漸漸也開始適應她的聒噪,她說她的,他徑自閉上雙眼,閉目養神.

良久:"你不給我講,那我給你講一個."

宋喜還沒等開始說,唇角已經向上揚起,嘴巴隱藏在外套領子後面,因此聲音聽起來有些悶:"你去過冬城嗎?冬城冬天,雪下的特別大,有一年我跟大萌萌回她老家,早上出門吃早餐,她看到前面有個大爺鞋滑,好像要摔倒,趕緊跑過去扶,後來你猜怎麼了?"

宋喜忍不住咯咯的笑出聲,喬治笙閉著眼睛,仍舊一言不發.

"大萌萌跑過去的時候,腳下一打滑,直接把大爺給鏟倒了……"

宋喜越說越可樂,笑得身體一直抖動,喬治笙沒睜眼,可嘴角卻緩緩勾起來.

"人家大爺自己走,還不至于摔倒,大萌萌一過去,兩人抱團摔的,也就是大爺心好,沒追究我們責任,要是放到現在,我們要賠的傾家蕩產了."

喬治笙腦補了一下畫面,想到宋喜那個胖胖的朋友,忽然有些心疼起清早出門的大爺.

"還有一次,我們去安城玩兒,在公交車上,當時報站器壞了,我們不知道坐到哪里了,只能問司機到站了沒有,當時司機說哈,我沒聽懂,只好又問了一遍,司機說哈哈,大萌萌問司機,師傅你啥意思,笑啥啊?當時司機都急了,硬憋出一口安普,告訴我們:下,下,我讓你們下車!"

喬治笙早在聽宋喜說第一個'哈’的時候,就已經聽懂是下,可饒是如此,他還是唇角上揚著.

"東旭考大學那年,我跟大萌萌一起去他學校里玩兒,在超市看到一個很帥的帥哥,長得很像混血兒,大萌萌非要跟蹤人家,結果跟的太近,男生站在貨架前找什麼東西沒找到,扭頭問我倆:同學,你們有奶子嗎?"

"我當時就愣住了,大萌萌也是一臉慌張,緩過來之後馬上拉著我就跑,邊跑邊喊人,把附近超市店員和學生都招來了,她臉紅脖子粗的說有人耍流氓,東旭還差點兒跟人打起來,最後男生解釋了半天,說在他們那兒,管牛奶叫奶子……"

宋喜要是不喝多,這樣的笑話怎麼可能對喬治笙講得出口?

喬治笙也終是忍不住睜開眼,說了句:"你那朋友也是個奇葩."

宋喜笑著:"是吧?她特別有意思,我要是男的,我准娶她."

喬治笙道:"你要真是男的,就不會這麼說了."

宋喜聞言,眼皮一掀,努力看向喬治笙的臉,沉聲道:"為什麼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她現在有男朋友嗎?"

"沒有."

"她要真像你說的這麼好,為什麼還單著?"

宋喜說:"那是男的瞎了眼,看不見她的好."

喬治笙懶得跟她辯駁,又不關他的事.

宋喜沉默片刻,忽然開口說:"單著就一定是不好嗎?你也單著,你還是喬和尚呢."

喬治笙聞言,緩緩轉頭看向她.

車內只有路燈照進來的昏暗光線,宋喜半搭著眼皮,眼神中絲毫畏懼都沒有,有的只是不滿.

"別以為酒後胡言亂語,我就不會拿你怎麼樣."

他扭頭看著她,面孔背光,看不清神情,唯有聲音充斥著恐嚇.

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:"紙老虎…就會嚇唬人."

喬治笙說:"用不用現在把你丟下去,醒醒酒?"

宋喜說:"總是凶神惡煞的,明明不會這麼做,偏偏嘴上要這麼說,你這樣不行的,以後找不到女朋友的."

她越是說的語重心長,喬治笙越是惱火,目光幽深,他薄唇開啟:"有空多擔心一下自己吧."

宋喜說:"我有什麼好擔心的?我長得漂亮,工作能力強,性格又好,以後一定會嫁個自己喜歡的人."

她是喝多了,但臭美自戀的本能還沒忘,喬治笙很輕的哼了一聲:"誰會喜歡你?想多了."

此話一出,宋喜發呆的看著某一處,喬治笙以為她定會反駁,可等了半晌,他側頭看向她,但見她已經閉上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