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7章 抱走,承認喜歡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聞言,松開喬治笙的袖子,抬手遮住上半張臉,他看到她輕輕勾起唇角,隨即無不嘲諷的笑道:"怎麼大家都過的不開心?"

哪怕是一句酒後的醉話,可喬治笙還是不可抑制的胸口一悶.

宋喜…她是真的不開心嗎?

他知道她一直在努力迎合,知道她生活的小心翼翼,也知道很多時候,她受了不少委屈,可她大多數的時候都在笑,客氣的笑,禮貌的笑,真心實意的笑,有時候笑容見的多了,他竟然真的以為她還挺開心的.

沉默片刻,喬治笙薄唇開啟:"今天我高興,你說你想要什麼,我盡量滿足你."

宋喜手臂還橫在眼前,紅唇一張一合,她出聲說:"我想讓時間倒流."

喬治笙抿了下唇,一瞬間覺得她在找事兒,但馬上聽出她話語中的傷感.

他說:"你才二十六,有什麼耿耿于懷念念不忘的?"

說罷,他想到宋元青,緊接著說:"你爸那邊兒,我會托人照看,你不用擔心."

宋喜鼻子很酸,再次輕聲哽咽:"我想我爸了."

喬治笙沉默半晌,很低的聲音道:"最起碼你還能見到他."

試衣間里只有宋喜的抽噠聲,喬治笙晃神兒了一會兒,還是側頭看著宋喜說:"別哭了,起來,待會兒出去不嫌丟人?"

宋喜低聲回道:"噓,別說話,我睡會兒."

喬治笙忍著性子,盡量好聲好氣的說:"先起來,回去再睡."

宋喜壓根兒不理他了,喬治笙拍她也沒反應,他只能傾身下去,手掌墊在她脖子下面,硬生生的把她往起抬.

宋喜倒是輕飄飄的,很容易抬起,但她渾身沒骨頭,自己不會坐,閉著眼睛,一頭栽倒他懷里,頭撞得他鎖骨疼.

喬治笙叫她:"宋喜?"

宋喜的睡眠質量他是知道的,說睡就睡,喬治笙弄了個燙手的山芋在手里,拿也不是,扔也不是,自己堵得心肝兒疼.

換衣間外,其余幾人坐在沙發上喝酒聊天,霍嘉敏已經歪在沙發上睡著了,常景樂看了眼腕表,勾起一側唇角道:"快二十分鍾了."

佟昊垂著視線,拿起酒杯喝酒.

元寶坐在對面剝著開心果,一顆一顆,剝完也不吃,像是在打發時間.

阮博衍也是笑得意味深長:"我真好奇治笙能在那里待那麼久,到底在干什麼."

常景樂道:"沒掐著點兒出來,那就是還沒'忙’完."

阮博衍臉上笑容更大,隨即看向元寶:"欸,治笙平日里跟宋喜私下聯系多嗎?"

元寶慢半拍抬起頭:"我不知道."

常景樂說:"你少來,你成天跟著治笙,他干什麼,你能不知道?"

元寶面色坦然的回道:"我今天一直跟你們在一起,笙哥都是後來的,這段時間我就不知道他在干嘛."

話罷,他又補了一句:"我倆又不睡一起,他晚上關上門干什麼,我怎麼會知道?"

常景樂立場不堅定,馬上身子往後一靠:"也是."

阮博衍卻饒有興致的說了句:"宋喜,不是個簡單的人物."

幾人坐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中途常景樂好幾次要去聽牆腳,都被元寶給攔下了.

換衣間那扇門,是足足過了快半小時才打開,房門一響,佟昊立馬抬眼看過去.

只見穿著軍褲皮靴和白色襯衫的喬治笙邁步走出來,懷里還打橫抱著個人,那人裹著喬治笙來時的黑色外套,只露出很短的半截小腿跟高跟鞋.

見狀,沙發上的幾人皆是神色微變,有些意外.

喬治笙面無表情的走過來,佟昊跟元寶都站起身,只不過前者在擔心宋喜,後者看著喬治笙.

喬治笙淡淡道:"她喝多了,我送她回去."

常景樂往喬治笙懷里看,宋喜的臉被他大衣領子遮住大半,只露出額頭,他擠眉弄眼,無聲做口型,示意喬治笙到底對宋喜做了什麼.

喬治笙目光冷淡,懶得理他,只對元寶說了句:"不用送我."

說罷,抱著宋喜轉身往外走,元寶還是跟過去開了門,常景樂嬉笑著說:"你們看沒看見,治笙胸前的襯衫都皺了."

阮博衍輕笑出聲:"這是開竅了?"

佟昊繃著臉,剛開始一言未發,過了會兒,他抬起頭,似是無意的問道:"笙哥跟那女的徹底掰了嗎?"

聞言,常景樂跟阮博衍同時看來,面色各異.

常景樂說:"掰沒掰不知道,反正兩年沒在夜城見著了,說是去牛津讀書了."

阮博衍說:"搞不懂他們之間到底怎麼回事兒,他又不說,但也不肯再找…"說到這里,他停頓一下,隨即道:"除了嘉敏,宋喜還是這兩年唯一能近他身的,不然我怎麼說不一般呢."

佟昊不苟言笑,眼神認真的問:"他喜歡宋喜?"

阮博衍回視佟昊,似笑非笑:"干嘛?你喜歡宋喜?"

佟昊遲疑片刻:"嗯,我覺得她挺有意思."

常景樂也看向佟昊:"真的假的?"

佟昊不置可否,只仰頭喝了口酒.

"那你剛才怎麼不攔著點兒?"常景樂說.

佟昊放下酒杯,點了根兒煙,抽了口才道:"笙哥先認識的,他要是喜歡,我不碰."

元寶送喬治笙跟宋喜上了車,回來後正好聽到佟昊這句話,邁步走過去,元寶沒出聲.

果然常景樂又來問他:"元寶,治笙喜歡宋喜嗎?"

元寶靠在沙發上,慵懶中帶著理智:"不知道."

常景樂眉頭輕蹙,'咝’了一聲:"你跟我們還三緘其口的."

元寶說:"笙哥心里想什麼,我也只能猜,他那種人,你覺得他沒事兒會跟我討論他喜歡誰不喜歡誰嗎?"

常景樂道:"那你猜呢?"

元寶說:"一半一半吧,要麼喜歡,要麼不喜歡."

常景樂白他一眼,說了跟沒說一樣.

對坐的佟昊問:"你跟宋喜比較熟,她有沒有喜歡的人?"

在座的沒有外人,元寶出聲回道:"我只知道她以前談過一段戀愛,男朋友還是個警察,後來怎麼分的不清楚."

佟昊又問:"叫什麼?"

元寶說:"好像姓沈,具體叫什麼沒注意,但我之前查了下,那人現在不在夜城,不知道去哪兒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