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6章 耍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她溫熱的呼吸撲灑在他臉上,又熱又癢,喬治笙像是尊雕像,一動不動,一言不發,宋喜停頓數秒,抓著他襯衫的雙手抬起一只,黑暗中,順著他的脖頸往上摸,喬治笙忽然抬起左手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.

宋喜沒有掙,只是換另一只手抬起,她准確的摸到了他的唇瓣,指尖在他下唇瓣上不輕不重的滑過,隨即勾起唇角,輕笑著戳了戳他的臉頰:"你想親哪里?"

鬼知道喬治笙現在想死的心都有,想弄死她,可就是動彈不得,明明一松手,往下一推就可以,如此簡單,他卻辦不到,事實上他連話都說不出口.

巴掌大的地方針落有聲,彼此的呼吸交疊在一起,宋喜戳著喬治笙臉頰的手,還是滑到了他削薄卻有型的唇瓣處,再次輕輕拂過,像是特別著迷,留戀不舍,單手捧著他的左側臉頰,宋喜緩緩歪下頭,下巴抬起,終是親了上去.

喬治笙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,右臂攬著宋喜的腰,左手捏著她的右手腕,他睜著眼睛,看到宋喜雙目緊閉垂下的長長睫毛.

他不主動,也沒拒絕,呼吸間盡是宋喜身上的味道,甜甜的,令人沉迷.

唇上有觸感,卻不是想象中的那股柔軟,因為那不是宋喜的唇瓣,而是她墊在兩人唇瓣間的拇指,沒錯,宋喜隔著自己的拇指,親吻了喬治笙.

喬治笙無法言喻此時此刻內心的感受,是驚喜多一些,還是失望多一些;是緊張多一些,還是放松多一些;是高興多一些,還是惱怒多一些.

內心百轉千回,最後喬治笙驚訝的發現,宋喜就是在'耍’他.

一瞬間氣上心頭,喬治笙剛要發作,但突然止住了.

他若是發了脾氣,豈不是證明他認真了?

不管宋喜是真醉還是假醉,他輸了第一局,萬萬不能將心底最真實的情緒也給泄露了.

思及此處,喬治笙不動聲色的壓下怒火,眼底的意亂情迷也逐漸被理智代替.

稍稍別開頭,他低聲道:"有事兒求我?"

宋喜的手還捧著喬治笙的臉,她看不見他臉上表情,只紅唇一撅,嗔怒著回道:"對你好,就一定是有事兒相求?"

她聲音軟糯,貓一樣,隔著空氣撓著喬治笙的心.

他再次懷疑,她是不是真的喝多了.

其實試驗她是真醉還是假醉,倒也容易,喬治笙眼睛一瞥,看著她,冷聲道:"投懷送抱在我這兒沒有用,我要是真對你有意思,用不著你來撩我,你這樣只會讓我覺得…不檢點."

說完,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盯著她,她臉上任何細微的表情變化,他都看得一清二楚.

宋喜聽後,唇角漸漸下沉,拉著一張美豔的臉,數秒過後,她突然翻臉,推了他一把,作勢從他身上下去.

喬治笙也不知中了什麼邪,竟然本能的收緊手臂,摟著她,沒讓她走,宋喜用力掙了幾下,沒掙脫,一瞬間委屈的眉頭緊蹙,邊哭邊道:"喬治笙你太過分了,你就是個混蛋,挨千刀的…你就知道欺負人,我上輩子欠……"

喬治笙一把捂住宋喜的嘴,宋喜嘴里發出'唔唔’聲音,抬手去打他.

她坐著不老實,動胳膊動腿,喬治笙情急之下,一個側身,將她放倒在沙發上,捂著她的嘴,他壓低著聲音,不無急躁的說:"你瘋了?"

宋喜被捂的沒了聲音,唯有灼熱的眼淚奪眶而出,滴在喬治笙的手心里.

她哭得好生傷心,喬治笙後知後覺,自己特別像個'奸夫’,生怕別人把他們捉奸在床.

而此時此刻,他也終于可以確定,宋喜的確是喝高了.

一會兒美得像個狐狸精,一會兒又氣得六親不認,說哭就哭,但凡她還有些理智,她斷不敢罵他是挨千刀的……

正晃神兒,宋喜忽然抬起手抓他的臉,喬治笙反應很快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按在沙發處,蹙著眉頭,佯怒威脅:"你敢."

宋喜反應很大,用盡全力在扭動,喬治笙剛想再說點兒什麼,結果某一個瞬間,恍然大悟,他捂住的不僅是宋喜的嘴,還有鼻子,趕緊抽開手,果然,宋喜立馬張開嘴,大口大口呼吸,哭都忘了.

她這一大喘氣,胸口也跟著明顯上下起伏,喬治笙看得真真切切,被酒紅色絲絨旗袍包裹下的豐滿,讓人想入非非.

強迫自己別開視線,喬治笙將目光落在呼吸逐漸平穩的女人臉上,沉聲說:"宋喜,你知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麼?"

聞言,宋喜眼淚順著眼角往下流,委屈的說:"我真的太累了,我用盡全力去迎合他,我從來沒這麼低聲下氣過,但他還是不滿意,我不知道他究竟要我怎麼樣……"

越說越心酸,眼看著宋喜哭聲漸大,喬治笙唯有恐嚇:"憋回去."

宋喜五官蹙在一起,才不要憋,她要發泄,一張嘴,聲音被堵回去了,喬治笙捂著她的嘴,出聲說:"宋喜,你故意要讓我難堪?"

宋喜伸手扒著他的手,眼淚不停地流.

喬治笙是真的瘋了,他干嘛非要找死叫她進小黑屋?不對,她干嘛要來這里?干嘛要喝這麼多酒?沒有金剛鑽……

心里罵了很多,但明知道跟個醉鬼講這些毛用都沒有,兩人已經進來有一會兒了,再這麼下去,讓外面人看見,大家今天都別想要臉,想來想去,喬治笙到底放軟了口吻,對著宋喜道:"你想干什麼?"

宋喜的嘴還被他捂著,喬治笙又說:"我放開手,你不許大喊大叫,不然我…"

威脅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,不怕別的,怕她再哭喊.

慢慢挪開手,宋喜只是小聲啜泣,沒有大肆張揚.

喬治笙想扶她坐起來,宋喜耍賴推了他一把,就要躺著.

沒轍,喬治笙只能自己先坐起來,他四周環顧,想找點兒東西給她擦臉,結果宋喜以為他要走,抓住他的衣袖.

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宋喜輕微抽泣,小聲道:"我心情不好,你哄哄我吧."

喬治笙直直的看向她,薄唇開啟:"我也心情不好,誰哄我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