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5章 宋喜的另一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這一舉動不僅驚了宋喜,其余一眾人也是驚的驚,愣的愣.

宋喜還沒等回神兒,正坐在沙發上一臉茫然,對面的常景樂已經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表情朝著她笑:"喜兒,叫你呢,去啊,要是不去可要罰雙倍酒的,你還能喝嗎?"

宋喜正愁不知怎麼接茬,聞言,似是找回一些理智,出聲回道:"不行,我真有點兒喝不下了."

霍嘉敏從旁推她:"那趕緊認罰."

宋喜心底莫名的不好意思,半推半就站起身,包間中除了獨立洗手間之外,還有一個換衣間,喬治笙走在前面,宋喜跟在幾步之後,沙發處傳來笑鬧聲,常景樂說:"你們進去我再計時."

阮博衍打趣:"時間久一點兒也沒關系,我們能等."

宋喜血氣攪合著酒勁兒,一股腦往臉上湧,渾身燥熱不說,心跳也開始逐漸紊亂.

喬治笙拉開試衣間房門走進去,宋喜緊隨其後,起初屋中亮著燈,不大的空間,右側是一個一米五長的沙發,左邊掛著一排衣服,剩下的空地也就夠站三四個人,宋喜還沒等出聲說話,忽然間燈滅了,眼前頓時一片黑暗.

宋喜站在原地,過了幾秒才問:"開關在哪兒?"

她完全看不見喬治笙的人,只隱約記得之前他站在她正對面,可此時她聽他的聲音是從右側沙發處傳來的,說:"找什麼開關,他們在外面拉閘了."

于宋喜而言,眼下的黑屬于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,因為房間是全封閉的,沒窗戶,沒有任何光源,她就算適應了黑暗,也依舊什麼都看不到.

這感覺讓人很不安,再加之她喝了很多酒,坐下的時候都在頭暈,更何況是站著,一動不動也覺得天旋地轉.

紅唇開啟,她出聲問:"你在哪兒?"

話音落下過去五秒,房間中鴉雀無聲,喬治笙竟然不回她.

宋喜不知他是故意還是想怎的,反正她是站不住了,抬起手臂,她摸著右邊牆壁,緩緩往前走,想去沙發上坐會兒.

濃墨色的黑暗里,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對宋喜緩慢而試探的動作清晰可見,眼看著她一步步的走來,抬手碰到沙發背,右腿往前跨了一步,又碰到沙發扶手,得知了沙發具體位置,宋喜扭過身往下坐.

如果她看得見,她就會知道剛才只要再往前摸十公分,就能碰到喬治笙的身體,可誰讓她看不見呢,喬治笙也沒出聲,所以當宋喜想當然的以為會坐到沙發上,結果一屁股坐到喬治笙的大腿上時,天知道她有多害怕.

宋喜低呼一聲,本能的想往旁邊挪,但她看不見,手一撐還撐了個空,險些從他腿上栽下去.

喬治笙怕她像之前一樣抓到他的臉,趕緊手臂一攬,將她身形穩住,宋喜晃了這一下,又驚又暈,耳邊甚至嗡嗡作響,閉著眼睛,她打橫坐在喬治笙腿上,雙手不自覺的抓緊他胸前襯衫.

喬治笙原本只想看個熱鬧,所以故意沒出聲,但眼下情形突變,她就坐在他腿上,軟軟的,很輕,像是她養的那只貓.

原本戲謔的心思一下就變了味道,喬治笙知道不該受她的'勾引’,可他竟然不能馬上果決的推開她.

足有十幾二十秒的漫長沉默,兩人誰都沒說話,也誰都沒動,像是都在等待著對方先打破沉默.

最終,還是喬治笙先開了口:"你打算在我身上坐多久?"

宋喜仍舊閉著眼睛,區別是先前眉頭緊蹙,如今已經眉心平複,紅唇開啟,她聲音很輕,帶著濃重的慵懶:"不是十分鍾嗎?"

喬治笙直直的看著她的側臉,聲音低沉:"你想一直這麼坐著?"他聲音也不大,如果仔細辨認,就連問句都不大明顯,與其說是疑問,不如說是試探跟狐疑.

宋喜身形不動,出聲說:"進都進來了,讓你占點兒便宜."

喬治笙很意外,喝了五分醉,他努力用另外的五分清醒,去辨認她這話打趣多一點兒,還是引誘多一點兒.

片刻,他不辨喜怒的問道:"誰跟你一起進來,你都讓人占點兒便宜?"

聞言,宋喜很快回道:"你當我什麼人?占便宜也得看我樂不樂意."

此話一出,喬治笙分明體會到百爪撓心的癢.

俊美的面孔上,神色率先發生變化,他橫在宋喜腰間的手,開始有些不自然的僵硬,又是一個停頓,只不過這一次的停頓時間很久,半晌,宋喜聽到身側傳來熟悉的男聲,特地低沉,低沉中夾雜著意味深長:"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"

宋喜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她還知道自己喝多了,酒精,化學名乙醇,具有毒性,抑制大腦皮層的高級活動,俗稱讓人不理智.

正如此刻,她若是理智,就該趕緊從喬治笙腿上下去,老老實實的度過剩下的幾分鍾,可不理智的她,會莫名亢奮,不計後果的說出:"我是女人都不怕,你怕什麼?"

話里話外不無調侃,甚至是挑釁和輕嘲.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都快把她看穿了,可他仍不知她是真醉還是裝醉,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,最關鍵的是…他竟然動心了.

這樣的感覺讓他很是氣惱,氣惱的後果便是,他沉著嗓音道:"你喜歡我?"

聞言,宋喜忽然勾起唇角,輕笑著道:"你穿軍裝的樣子,帥到我了."

這樣模棱兩可的回答,讓喬治笙氣得牙根兒癢癢:"宋喜…"

"喬治笙…"

黑暗中,宋喜睜開眼,側頭看向他.

她微垂著眼皮,神情慵懶而迷離,其實她什麼都看不見,但喬治笙愣是被她看得屏氣凝神.

兩人目光出奇的對准,她看了他半晌,某一刻,忽然輕聲道:"我想做一件事兒,不知道行不行."

數秒:"說."

她彎起眼睛,勾起唇角,像是狐狸一樣,稍稍壓下來,湊近他道:"我送你個生日禮物吧."

喬治笙不語,宋喜又壓低幾分,此時兩人的鼻尖快要碰上,她聲音更低:"我想親你,反正沒有人看見."

嗡的一聲,喬治笙忽然嘗到了心態崩掉的滋味兒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