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給小笙獻唱一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眼睛又不瞎,再說佟昊那脾氣,他若是不待見誰,才不會主動,這是擺明了對宋喜有好感.

元寶的話說的再委婉,喬治笙也聽得明白,無外乎想找個理由,給佟昊提個醒.

拿起面前的酒杯,喬治笙動作略顯慵懶的喝了一口酒,隨即淡淡道:"用不著."

元寶不好明說佟昊對宋喜有意思,正遲疑這話該怎麼說,喬治笙忽然間又開了口:"我們是假的,我只拿她當朋友."

元寶抬起頭,很快的打量了一眼喬治笙的神色,依舊沒接話.

喬治笙猜得到他心里想什麼,所以主動挑明:"她喜歡誰,誰喜歡她,都是他們的事兒,跟我無關."

元寶算是了解喬治笙的,喬治笙若是喜歡一個人,獨占心會特別強,這小一年他眼看著宋喜走進喬治笙的生活,兩人從爭鋒相對也走到今天這一步,他以為,喬治笙多多少少會對宋喜有那麼點兒心思,如今看來……

常景樂連唱兩首歌,唱完後跟著舞池中的兩對人一起往沙發邊走,宋喜似是心情很好,主動對常景樂道:"給你手動點贊."說著,豎起大拇指.

常景樂做作的捏了下嗓子,假模假式的說:"今天嗓子有點兒不舒服,還沒發揮到最好,大家湊合著聽."

佟昊平日里也不是話多的人,這會兒也是心情好,所以瞥了眼常景樂,嗤聲道:"得了便宜還賣乖."

幾人有說有聊,完全不曉得他們細微的心情變化,全都被喬治笙看在眼里.

跳了支舞而已,瞧把某些人心情好的.

正想著,喬治笙余光瞥見對坐的宋喜拿起酒杯,先跟右手邊的霍嘉敏碰了一下,緊接著又主動跟佟昊碰了一下,關鍵佟昊跟宋喜目光相對,兩人還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樣.

元寶那句話再次浮現心頭,要不要跟佟昊說一聲,看來,元寶都知道佟昊對宋喜有意思.

大家坐在一起,常景樂帶頭舉杯,眾人一起喝酒.

待到放下酒杯,霍嘉敏提議:"我們來玩兒'三個園’吧?"

常景樂說:"行,你跟喜兒輸了喝一杯,我們兩杯."

霍嘉敏應聲,看了一圈都說沒問題,她出聲道:"那從我開始,蔬菜園里有什麼?茄子."

順序往下,宋喜說:"豆角."

佟昊:"土豆."

常景樂很放松:"白菜."

喬治笙:"排骨."

原本阮博衍已經開了口:"芹菜…"

話說一半,所有人都看向喬治笙,霍嘉敏忍不住笑,又很驚訝:"排骨什麼鬼?蔬菜園里有什麼,蔬菜!"

這麼一說,宋喜馬上樂不可支,其他人也都跟著笑.

喬治笙面不改色,徑自倒酒罰酒.

阮博衍打趣:"八成當是菜市場了."

宋喜跟霍嘉敏樂了半天,喬治笙喝了兩杯酒後,霍嘉敏道:"這回從你開始."

常景樂說:"還是從我來吧,他都不知道還有什麼."

話罷,他起頭道:"動物園里有什麼?松鼠."

喬治笙表情淡淡:"袋鼠."

阮博衍:"土撥鼠."

元寶:"地鼠."

霍嘉敏:"鼴鼠."

宋喜:"老鼠."

到了佟昊這兒,他頓了頓,表情迷茫的問:"非要說帶鼠字的嗎?"

常景樂歪了下頭說:"喜兒的老鼠…嘖."

宋喜是個敞亮人,剛剛也是被帶偏了,情急之下為了工整脫口而出,這會兒她主動道:"老鼠不算,我認罰."

佟昊先她拿起酒瓶,邊倒邊說:"這把算我的,我沒說出來."

宋喜道:"我這兒就錯了,我來."

看著兩人都把鍋往自己身上背,喬治笙薄唇開啟,說了句:"誰的錯誰自己扛."

宋喜跟佟昊都看向喬治笙,但見他表情淡淡,不見任何喜怒.

短暫的停頓,宋喜笑說:"是啊,說好了後果自負,玩兒得起就輸得起."

說罷,她當眾自罰一杯.

這個小游戲只是熱身,蔬菜園,動物園和水果園各輪了一番之後,常景樂提議玩兒007,這個游戲考反應的,一個人喊0,然後隨機指另一個,由另一個人喊0,再隨機指一個人喊7,喊7過後,對准某個人'開槍’,被'殺’之人不做聲,要左右兩人同時舉手並且發出'啊’.

游戲規則看似簡單,但勝在出其不意,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被指中的人是誰,也不知道被'射殺’的人是誰,所以全程特別緊張.

在座的都是反應快的,但反應再快也沒有聲音提速快,所以越到後來越是有人中招,霍嘉敏首當其沖,常景樂,阮博衍和宋喜也未能幸免于難.

就連元寶跟佟昊都中過招,除了喬治笙,他依舊保持著不敗戰績.

宋喜不記得自己喝了幾支試管的深水炸彈,酒意漸漸上頭,她覺得身上懶洋洋的,但情緒卻越來越高漲,酒精向來能放大人的情緒,比如開心,激動,莫名的興奮.

從這個游戲開始,場子才算正式熱起來,大家都喝了酒,常景樂說:"這把誰輸了,誰上去唱首歌,休息一下我們繼續."

宋喜附和:"來."

這句話算是說壞了,最後一把,她倒黴的兜了底.

宋喜要罰酒,常景樂道:"不用喝酒,上去唱首歌就行."

霍嘉敏懶懶的靠在沙發上,笑著拍了下宋喜的手臂:"這是喝多了嗎?"

宋喜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我酒量好著呢."

她是真的開心,好久沒有這麼盡興過,被大家拱上台,她站在射燈下,單手扶著老式話筒,神情慵懶,輕笑著說:"先給你們提個醒,我唱歌可不好聽."

台下常景樂拍手叫好,霍嘉敏揚聲道:"你是最美的!"

宋喜勾著唇角,紅唇一張一合:"那我唱首老歌,送給在座的所有朋友們,也送給今天的主角,小笙.希望你們喜歡."

眾人拍手的拍手,叫好的叫好,原本喬治笙垂著視線,沒有看台上,一句小笙透過話筒傳來,他終是忍不住側頭往台上瞧.

阮博衍去調了燈光,將整個房間變暗,舞台上是很微弱的光,唯有宋喜所在的位置,投影光將她照亮.

她一身複古旗袍,從站姿到神態盡顯慵懶,就像是一朵妖豔的花,美得動人心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