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2章 他不主動,有人主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為什麼突然說要洗牌,還不是擔心她手臭墊底,沒好眼神兒的瞥了她一下,他不置可否.

宋喜著實驚訝,直直的看著喬治笙,壓低聲音問:"我一直看著你洗牌,你什麼時候偷的?"

喬治笙垂著視線吃東西,不搭理她.

宋喜好奇壞了,抬手將自己面前的點心送到他手邊,眼巴巴的道:"你嘗嘗這個,橘子味兒的."

她向來有事才獻殷勤,喬治笙仍舊不理她.

宋喜身體稍微前傾,勾起唇角道:"你再給演示一下行嗎?我沒見過世面,你給我開開眼."

喬治笙心里明鏡似的,她故意這麼說,可他還是控制不住的有些小高興.

眼皮一掀,他看向她:"想看?"

宋喜連連點頭,眼放亮光.

喬治笙瞥了眼左側黑盒中的壽司:"別浪費."

宋喜瞧了眼滿是芥沫的壽司,笑容斂起,眼帶退卻的問:"吃幾個?"

喬治笙說:"五個."

宋喜馬上道:"我吃不下了…三個."她討價還價.

喬治笙微微點頭:"可以."

宋喜馬上後悔了,應該說兩個的,不,一個就夠了,看喬治笙這麼痛快,他原本就沒打算讓她吃五個.

可說出去的話等同于潑出去的水,宋喜也沒勇氣跟喬治笙面前坐地起價,只好拿起盤中叉子,盡量選了個芥沫最少的壽司.

壽司拿到嘴邊,那股提神醒腦的味道更沖,宋喜一咬牙一跺腳,整個壽司塞進嘴里,起初的三秒鍾沒什麼感覺,喬治笙看著她,但見她忍不住側頭,五官一蹙,沖勁兒上來了.

放在沙發上的手攥成拳,宋喜扭頭背著喬治笙,另一只手都不知如何是好,一會兒扇風一會兒捏鼻子.

十秒過後,宋喜咽下嘴里東西,趕緊轉過來找喝的,桌上各種各樣的酒,她也管不了那麼多,隨便拎起一個,仰頭往下灌.

連著喝了兩杯酒,芥末的辛辣才被酒勁兒壓下,宋喜本能的眼睛瞪大,喬治笙這才看到她眼淚都嗆出來了,眼底盡是濕意.

紅唇微漲,她吸著氣,等平複幾秒之後,拿起叉子准備吃第二個,喬治笙微不可見的眉頭一蹙,說了句:"行了."

宋喜看向他,但見喬治笙垂著視線拿起桌上紙牌,當著她的面兒洗牌,宋喜忙擦了下眼淚,一眨不眨的盯著看.

他洗牌速度並不快,每一個細節宋喜都看得真切,修長的手指將撲克牌分成兩份兒,上下交疊,整個過程也就十來秒,最後他把紙牌往桌上一放,宋喜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他.

喬治笙抿著好看唇瓣,一言不發,只手腕一轉,一張3和一張大王露出來.

宋喜美眸一挑,慢半拍問:"你怎麼辦到的?"

喬治笙隨手將兩張牌扔進其他牌里,身子往後一靠,面不改色,嘴上卻挑釁的回道:"不告訴你."

宋喜撇了下唇角,低聲說:"小氣."

說完,她身子一扭,別開視線趴在沙發背上,看阮博衍和霍嘉敏跳舞.

霍嘉敏側頭看來,跟宋喜目光相對,兩人都在笑,霍嘉敏說:"來跳舞啊."

宋喜笑著搖了搖頭.

霍嘉敏稍微揚聲朝著喬治笙說:"欸,請小喜跳支舞,一點兒紳士風度都沒有."

喬治笙沒動也沒應聲,正巧房門打開,元寶跟佟昊一前一後走進來.

霍嘉敏對兩人道:"你們誰去請小喜跳支舞?"

元寶知道宋喜跟喬治笙是什麼關系,心底第一個念頭就是趕緊躲遠點兒,但佟昊不知道,正愁沒人給台階下,聞言,略一遲疑,他邁步走到宋喜面前,看著沙發上的人道:"想跳嗎?"

自打宋元青出事兒之後,宋喜再沒參加過任何舞會和聚會場合,今兒難得高興,而且也不好拂了佟昊的面子,短暫的遲疑,宋喜站起身.

她這一起身不要緊,對面沙發上的喬治笙,心底莫名咯噔了一下.

余光瞥見宋喜跟佟昊往舞池處走,元寶偷著打量喬治笙,但見他面色無異.

舞台上的常景樂對著話筒道:"?ladies and gentlen,一首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獻給今天到場的各位,希望你們喜歡."

佟昊跟宋喜來到舞池一處,隨著熟悉的優雅伴奏聲,她抬起手,輕輕搭在他肩膀和手掌心,佟昊也抬起胳膊,一手扶著她的手,另一手很輕的放在她腰間.

"你問我愛你有多深,我愛你有幾分,我的情也真,我的愛也真,月亮代表我的心……"

常景樂聲線很好聽,無論英文歌還是中文歌都能很好的駕馭,宋喜面前是一身警察制服的佟昊,兩人合著節奏慢慢跳舞,她主動開口說:"沒想到常景樂唱歌這麼好聽."

佟昊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如常道:"真羨慕唱歌兒好聽的."

說著,她抬頭看向他:"你會唱歌兒嗎?"

佟昊本就緊張,宋喜這一抬頭,他腦子刹那間的空白,本能的垂下視線,出聲回道:"不會."

宋喜笑了:"那太好了,終于不是我一個人不會唱歌兒,你是什麼水平?唱的一般,還是跑調兒?"

她越是跟他講話,佟昊越是六神無主,他甚至有些後悔請她跳舞.

見他不出聲,宋喜稍微收起笑容,嘴上說道:"對了,你上次不說有事兒找我幫忙嘛,什麼事兒?"

這個理由佟昊早就想好,聞言,他心里有了些底氣,視線落在她臉上,出聲道:"你車開得不錯,有過賽車經驗嗎?"

宋喜回道:"沒有,怎麼了?"

佟昊說:"過陣子有場比賽,男女組合賽,想找你幫個忙,我這邊沒有合適的女賽車手."

宋喜還是很感興趣的,但是:"我沒開過賽車."

佟昊說:"你上次開車都把我給甩了,水平比一般職業女賽車手強."

宋喜得到肯定與誇贊,自然是滿臉笑意,嘴上還得謙虛的回道:"一般,還行."

打喬治笙的位置,他聽不見佟昊跟宋喜在聊什麼,但燈光打在她臉上,她的笑容分外明顯,好生開心.

元寶遲疑半晌,出于跟佟昊兄弟多年的情義考慮,他壓低聲音,看似無意的問道:"笙哥,昊子也不是外人,要不要抽個時間…跟他說一聲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