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章 為她什麼都做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抽了一張牌,因為只有她跟佟昊兩個人比大小,所以她敞亮的掀了底牌,是個7.

佟昊看了眼宋喜,內心瞬間閃過兩個念頭,要麼耍賴不讓眾人看牌,就說他的小;要麼直接替她吃.

前者很顯然是行不通的,眾目睽睽之下,他只能亮牌.

喬治笙剛開始打算看宋喜的熱鬧,可見她真的輸了,他倒覺著也沒什麼熱鬧好看,最起碼,心里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.

宋喜看到自己的牌小,馬上笑著拿起叉子,出聲說:"正好我要餓死了,先吃為敬."

每個壽司都有近七八厘米長,三四厘米厚,用料紮實,宋喜不矯情,一口一個,在吃到第五個的時候,佟昊不出聲說:"吃不下別勉強."

我幫你吃,這四個字,他還是沒好意思說出口.

宋喜搖搖頭,拿起手邊酒杯喝了一口,空出嘴道:"沒事兒,你太小看我的飯量了."

她到底把七個壽司都吃完了,霍嘉敏對她道:"還行嗎?"

宋喜勾起唇角,比了個Ok的手勢:"我不信我這麼背,再來一輪."

第二輪是常景樂輸了,當他最後掀開底牌,發現是個小3的時候,一幫人都要笑死了,怪不得他欲蓋彌彰,非要最後一個揭曉.

霍嘉敏也是連連拍著心口說:"嚇死我了."她抓了個5.

接連幾局,幾乎所有人都中過標,除了喬治笙.

常景樂說:"手氣這麼好,邪了門兒了."

阮博衍淡笑:"他一向運氣好."

霍嘉敏看了眼剩下不多的壽司,轉著眼睛道:"我們要不要玩兒大一點兒?"

常景樂跟她目光相對,兩個人賊氣相投,馬上互相給予一記你懂我的眼神兒.

常景樂拿起旁邊的芥末條,一整條灑在剩下的壽司上,空氣中立馬飄蕩出刺鼻的沖味兒,阮博衍眉頭輕蹙,躲得遠遠的,他不能吃辣.

見他如此,常景樂馬上坐地起價:"抽中的不吃,罰這一排,女生半排."

他手往旁邊一掃,示意一排伏特加勾兌的深水炸彈.

果然玩兒的很大,本來宋喜還想如果她抽到,八成她也吃不下,還不如罰一杯酒,現在一看,兩邊的懲罰都不相上下.

規矩說好,心跳的時刻這就要到了,喬治笙卻主動對常景樂伸出手:"我來洗牌."

常景樂把牌遞給他:"你生日,你是老大."

喬治笙當眾洗牌,他手指修長好看,動作簡單而利落,洗了兩次牌後,又將下面的部分平分幾次交疊到上部,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習慣,大家都不以為意.

七個人依次抽牌,宋喜低頭看了眼自己的,抬起頭,面色無異.喬治笙打量她臉上的表情,看不出有什麼異樣.

按理說誰洗牌誰先亮牌,但喬治笙卻下巴一抬,示意從對面先開始,常景樂笑說:"你說了算."

宋喜先開了牌,是個4,她自己都繃不住笑:"你們還要刺激我嗎?要不我先吃為敬?"

常景樂笑說:"投降輸一半兒."

佟昊忍不住道:"替喝行不行?"

常景樂說:"行啊,替喝喝整排."

佟昊磕都沒卡一下,正要伸手去拿桌上的試管杯,宋喜也要阻止,她不用他替喝,正在此時,喬治笙默默地丟出一張牌,眾人定睛一瞧,是個小3.

宋喜都愣了,簡直不敢相信,其他人也是始料未及,驚喜摻半.

要說喬治笙幸運之神護體,從開始到現在就從來沒輸過,這一出手就是個小3,什麼鬼?

面不改色,喬治笙眼睛盯著桌邊的深水炸彈,說了句:"拿來."

常景樂看笑話的表情問:"不挑戰一下壽司?"

喬治笙用眼神兒告訴他,別廢話.

常景樂美滋滋的把整排深水炸彈挪過來,喬治笙拿起來,一口一個,試管有十厘米長,酒又是烈性的,宋喜一瞬間只擔心他都沒怎麼吃東西,胃受不受得了.

連著喝了一排,宋喜看也沒人主動讓喬治笙吃點兒東西,她只好硬著頭皮遞過一塊兒切好的生日蛋糕:"嘉敏特地訂的,別浪費."

喬治笙沒接話茬,但拿起叉子,吃了蛋糕.

中場休息,常景樂上台,對著話筒道:"咳,喂,喂."

宋喜側頭看向台前,臉上帶著笑.

常景樂說:"家里有錢,剛剛留學歸來,雖然知道在座的各位可能聽不懂英文,可還是要唱一首英文歌曲,一首《How do I live》獻給大家,尤其是不苟言笑的那位,我愛你啊."

宋喜看了眼喬治笙,喬治笙頭都不抬,像是沒聽見.

背影音樂響起,常景樂特地關了舞台大燈,只剩話筒上一束追光,他站在光下,讓人想不看都不行.

平日里他玩鬧慣了,宋喜真的沒想到他一開口,竟然是驚豔的唱功.

她本就喜歡這首英文歌,原唱是LeAnn,聽過女版的婉轉,方知男人的淺唱深情.

阮博衍起身開了中間空場射燈,地板和牆壁上立馬投射出複古舞池五彩斑斕的光點,一瞬間仿佛真的回到了舊時候.

他走過來邀請霍嘉敏跳舞,霍嘉敏放下酒杯,跟著阮博衍走了.

元寶不著痕跡的打量剩下幾人,突然起身道:"昊子,出去抽根煙."

佟昊站起身,跟著元寶一同走了,眼下沙發處只剩喬治笙跟宋喜二人.

宋喜側身趴在沙發背處,聽著常景樂好聽的歌聲,望著舞池中正在跳舞的阮博衍跟霍嘉敏,她覺得這幅畫面好美,美到酒不醉人人自醉.

喬治笙稍微一抬眼就能看到宋喜,她扭著身子,量身定做的旗袍絲毫不差的勾勒著身形,開衩處露出一整條修長勻稱的美腿,他應該是剛才酒喝的急了,這會兒才開始酒氣上湧,身體發熱.

北方的屋子里都有供暖,禁城的包間也是恒溫空調,喬治笙覺得燥,干脆解開軍裝上衣的扣子,只剩下里面一件穿白色的襯衫.

宋喜聽見動靜,側頭朝他看來,這會兒身邊沒人,她對他說:"吃點兒東西墊墊肚子,喝這麼多酒傷胃."

她好心好意,誰料喬治笙道:"就你這手氣,以後別學人家拼運氣."

宋喜美眸微挑:"我運氣還有你差?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盯著她,數秒過後,只見他從背後抽出一張小王,扔在桌上散落的撲克牌中,薄唇開啟,出聲說:"要不是我幫你兜底,你個小4還能跑得掉?"

宋喜愣住,半晌才回神:"你偷牌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