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0章 老天爺最愛開玩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自然沒收回,稍微揚頭一吹,蠟燭滅了.

宋喜跟他之間隔了個霍嘉敏,看他抬下巴吹蠟燭,她只覺著長得高真好,像是她這個頭,得給她搬個凳子.

蛋糕年年有,但也不過是應景走個過場,基本沒人吃,但今年喬治笙是真懂事兒了,吹完蠟燭之後,還想著拿刀切了兩塊兒,一塊兒遞給霍嘉敏,另一塊兒隨手給了宋喜.

在場的都是人精,常景樂身為被'詛咒’的男子,總想著報複喬治笙,所以尋到這麼個機會,馬上陰陽怪氣的說:"呦,開竅了,還知道憐香惜玉呢."

喬治笙心虛,馬上眼睛一抬,沒好眼色的看向他.

還沒等他開口,拿著蛋糕的宋喜先笑著說:"我跟嘉敏長這麼美,他不該對我們好一點兒嗎?"

她這一打岔,常景樂似笑非笑的回道:"他跟嘉敏認識快二十年了,也沒見他憐香惜玉一回,所以啊,某些人是跟你沾光了."

宋喜側頭看向霍嘉敏,神情單純:"他瞧不起你."

霍嘉敏才真真是心思單純的,馬上扭頭給常景樂一頓狂懟,問他是不是瞧不起她的美貌.

這一說一笑,就沒人再挑喬治笙的刺兒.

這功夫元寶已經倒好了七杯酒,依次遞給大家,所有人都跟喬治笙碰杯,笑著說:"生日快樂."

包間很大,沙發是四面環形,七個人圍著夜光的玻璃桌坐下,桌上除了各種酒之外,還有很多甜品水果,霍嘉敏在說話:"往年我們都沒這麼玩兒過,幸好小喜提了意,今天我們一定要玩兒好,誰也不許矯情說不玩兒."

期間喬治笙正插了塊兒西瓜要往嘴里送,聞言,瞥了眼對面的宋喜,宋喜很快的跟他對視一下,馬上避其鋒芒.

常景樂道:"你還不如直接點名,我們都玩兒的開."

霍嘉敏實在,看向對面的喬治笙:"聽見沒,說你呢."

喬治笙左臂搭在坐腿上,右手拿著叉子低頭吃東西,頭都不抬的回道:"說我什麼?"

霍嘉敏說:"待會兒我們玩兒游戲,無論什麼懲罰,你不許矯情說不玩兒."

喬治笙薄唇開啟,淡淡道:"不玩兒."

眼皮一掀,他俊美面孔上盡是不屑:"你們想怎麼作怎麼作,別帶上我."

霍嘉敏美眸一瞪,剛要說話.

"那罰你唱歌兒."

好聽又熟悉的聲音,喬治笙目光落在霍嘉敏身旁的宋喜身上,其余人則是一臉看熱鬧的表情.

宋喜硬著頭皮對上喬治笙那雙明顯被挑釁後,帶著威懾的雙眼,巧笑嫣然:"今天你生日,你要是不想玩兒游戲也行,你唱首歌給大家聽."

有起義的,就有附和的,常景樂第一個挑事兒:"我同意."

霍嘉敏馬上道:"我也同意."

隨後阮博衍,佟昊和元寶紛紛加入宋喜的陣營.

喬治笙像是聽不見其他人的挑釁,只一眨不眨的看著宋喜,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道:"你套路我?"

當他是傻子,玩兒了游戲他不一定輸,輸了也不一定非要唱歌,現在他一動沒動,她就叫他上去唱,她怎麼不唱?

宋喜回道:"跟你面前不敢玩兒套路,只不過我們早就商量好了,今天進這個門的人,憑本事看運氣,買定離手,後果自負,你連衣服都換了,不是玩兒不起吧?"

常景樂啪啪拍手:"說得好,說出了我們的心聲!"

喬治笙覺得對面坐了個狐狸精,尾巴可以悄無聲息的避過眾人,偷著在他心頭撓癢癢,可每當他想揪住她的尾巴時,她卻又好端端的坐在原位.

當真是挑起了他的火.

面不改色,喬治笙開口道:"不是不能玩兒,怕你們倆女人吃虧."

霍嘉敏爽朗道:"但求開心!"

宋喜很俏皮的微微聳肩:"我運氣向來不錯,你們誰不行了,我送你們回家."

瞧她這副挑釁的樣兒,喬治笙真想把她拉過來,再用蛋糕糊一臉.

常景樂從桌下拿出一副撲克牌,嘴里念叨:"來來來,趕緊的,第一輪走起."

"我們都沒吃晚飯,空肚子娛樂不利于健康,先小來幾把熱熱身,最簡單的比大小,看手氣賭運氣,誰的牌最小,旁邊壽司,牌面多大就吃多少個,吃到不行為止,女的罰一杯酒退出,男的罰三杯,公平吧?"

都是爺們兒,沒人覺得不公平,一副嶄新的撲克牌,常景樂當場洗牌,然後大家依次抽牌.

宋喜隨便拿了一張,低頭一看,是個J,這個牌面不算大,但好在七個人,她應該不是最小的.

大家都輪流抽了一番,常景樂說:"來吧,亮牌,是騾子是馬,拉出來溜溜."

他率先翻面,抽了個K,怪不得一臉嘚瑟.

往右是喬治笙,喬治笙翻過牌,竟然是大王,常景樂眼睛一瞪:"靠,果然是王一樣的男人."

喬治笙再往右是阮博衍,阮博衍抓了個Q,宋喜漸漸開始犯嘀咕,三個人都比她大,不會剛說完運氣好就打臉了吧?

正想著,下一位是元寶,元寶掀開是小王,宋喜心又涼了半截.

依次輪過來,終于到了宋喜,宋喜翻牌是個J,其余幾人面色各異,霍嘉敏道:"大家牌面都這麼大嗎?"

聞言宋喜看向她,還以為她的牌面小,結果霍嘉敏抓了個A.

喬治笙見狀,不知有意還是無意,唇角輕微勾起嘲諷的弧度,瞥了眼宋喜,還正巧被她給看見.

宋喜面不改色,心底真的要罵人了,玩兒她嗎?願賭服輸她不怕,怕的是第一把就輸,很丟人的.

眼下只剩下佟昊還沒翻牌,在萬眾期待的目光中,佟昊似是有些拖延的揭了底兒,看了他的牌面,有人驚訝有人笑,因為他也抓了個J.

霍嘉敏問:"J都是最小的,有沒有搞錯?"

常景樂說:"抓到同樣的,就昊子跟喜兒重新抓吧."

他又叫喜兒,喬治笙心底多少有些別扭.

剩下一把牌,常景樂先遞給佟昊,佟昊說:"讓她先挑吧."

常景樂說:"誰挑不都一樣?拼手氣的東西."

佟昊隨手抽了一張,低頭看了一眼,是個10,他內心打鼓,10也算不大不小了,不知道宋喜會抓到什麼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