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章 男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瞧著面前的一眾妖魔鬼怪,喬治笙出聲說:"一個個的,准備搭台唱戲?"

霍嘉敏站在宋喜身旁,挽著她的胳膊道:"今兒是夜上海專場,進這個門兒的人必須要守我們百樂門的規矩."

說著,她從上到下打量喬治笙一番:"您這身行頭,可不像咱們本地人的打扮,入鄉隨俗,先換一身吧."

喬治笙都不想懟她,操著一口夜城話,非說這兒是夜上海,明明在禁城,還非要說是百樂門.

但他還沒出聲,只見宋喜不知打哪兒變出一個簽筒,里面一把折好的長紙條,簽筒遞到他面前,她抬起頭,看著他笑:"抽簽兒."

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只覺得她的眼睛會說話,會勾人.

他應該拒絕的,可不知怎的,看著宋喜拿著簽筒,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當他從里面拿出一支'簽兒’的時候,他才開始後悔,但馬上又安慰自己,一年才一次,難得大家都聚在一起,算了,隨他們吧.

喬治笙驚人的配合,一眾人皆是意外,甚至是驚訝,只有元寶大抵猜得出怎麼回事兒,八成,是因為舉簽筒的人是宋喜吧.

霍嘉敏急忙抽走喬治笙手中的紙簽,背身面向舞台處的燈光,打開一看:"軍裝!"

霍嘉敏跟宋喜都是一陣小興奮,喬治笙見狀,開始有些反悔:"干嘛?"

霍嘉敏說:"換衣間有准備好的軍裝,你今天要cos軍痞啦!"

說到此處,霍嘉敏跟宋喜眼神交換,這是女人之間才懂的情趣,其實不光男人喜歡制服,女人同樣抗拒不了制服的誘惑.

早在喬治笙還沒到的時候,倆人看到一身黑白警服的佟昊,就一個明贊,一個暗歎,尤其是霍嘉敏,非讓佟昊把上面敞開,還要動手動腳,嚇得佟昊邊躲邊說:"上一邊兒去,冷!"

這會兒得知喬治笙抽到了軍裝,男人們只是看個熱鬧,倆女人簡直是興奮.

喬治笙站在原地不動,霍嘉敏上來拽他,企圖把他往換衣間推,宋喜不好當中拉拉扯扯,但止不住給霍嘉敏點了個贊.

喬治笙看出宋喜特別熱衷,半推半就著往換衣間走,嘴里不悅的問道:"誰的衣服?乾淨嗎?"

霍嘉敏道:"乾淨,少爺,給您噴了一斤Dior的香水兒."

喬治笙到底還是進了換衣間,房門關上的刹那,霍嘉敏忍不住轉身對著眾人比了個'yeah’的手勢.

常景樂似笑非笑的說:"這麼好說話,是不是吃錯藥了?"

阮博衍打趣:"可能是長了一歲,懂事兒了吧."

話音落下,眾人皆笑.

佟昊站在暗處,余光瞥見宋喜,都說美女最怕跟美女站一塊兒,就像是最怕貨比貨,霍嘉敏本就出挑,而且美的很鋒利,但宋喜站在霍嘉敏身旁,就像是青蛇與白蛇,青蛇再美,也只是妖氣沖天,可白蛇乍一看溫婉明豔,實則她才是修行了上千年的大妖,當真是魅人心智,勾人魂魄,她不需要向誰故意放電,她的存在,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磁場漩渦,讓人止不住的身心淪陷.

幾人站在外面調侃喬治笙,約莫兩三分鍾的樣子,換衣間房門打開,門聲一響,宋喜馬上側頭看去.

舞台上的燈光從喬治笙背後照來,他一身軍綠色制服,軍領上露出一小圈兒白色的襯衫邊,從喉嚨一直延伸向下的金色扣子,腰間系著略寬的黑色皮帶.

再往下,是他那雙看不完的大長腿,穿上皮靴還剩下那麼長,當真是讓人嫉妒.

他邁步走來,興許是覺著領口太緊不舒服,所以微微歪了下頭,抬手不耐煩的解開一顆扣子,宋喜被撩到,當即渾身汗毛豎起,血氣翻騰著往臉上湧,她只能慶幸包間這邊光線不明亮,沒人能看清楚.

霍嘉敏看著喬治笙,邊搖頭邊拍手,語氣模糊了興奮和感慨:"無聊的靈魂千篇一律,好看的皮囊才是萬里挑一."

喬治笙眼底帶著幾分不耐,沉聲道:"穿成這樣兒就有意思了?"

其實他這話是對宋喜說的,要不是給她面子,他才不會把自己打扮成這德行.

霍嘉敏稍微往後退了一步,跟宋喜並肩站著,面前五個打扮各異的男人,霍嘉敏目光依次掃過,然後光明正大的跟宋喜品頭論足:"欸,你說這場景,得多少人羨慕咱倆?"

宋喜內心花癡,表面上還得強裝鎮定,點頭道:"我們要低調,小心被人滅口."

霍嘉敏輕歎了一口氣:"活著真好,花兒有百樣紅,帥跟帥不同……活久見啊."

宋喜簡直想給霍嘉敏豎起大拇指,一句話道出了心聲,面前的幾個男人,打扮不同,風格不同,帥算是唯一的共同點,但卻又帥得不盡相同.

常景樂洋氣,阮博衍書卷氣,元寶今晚的打扮讓他很是減齡,甚至帶著一絲稚氣,佟昊身上匪氣很重,可他偏偏穿了一身警服,所以這警匪之間的碰撞,莫名的神秘氣息.

最後就是喬治笙了,宋喜認識他這麼久,除了黑色,只見過一次他穿藍色,還是趁他生病,她給他套上的,其實長成他這樣,穿什麼都會很好看,只是制服又不一樣,更何況還是軍服,會讓人止不住的胡思亂想.

如果他不開口,就他這副皮囊,足以滿足所有女人對于男人的全部幻想.

大家都換好了衣服,元寶說:"先切蛋糕吧."

佟昊離蛋糕最近,抬手將最上層的蠟燭點燃,常景樂看著喬治笙說:"往年你都無欲無求的,博衍還說你今年懂事兒了,要不要許個願啊?"

喬治笙表情淡淡,很酷的回道:"有什麼好許的,每年都是這幾個人,湊合著過吧."

常景樂挑眉說:"嫌我們老面孔看膩了?今年就多了個喜兒,願望還是要有的,萬一實現了呢?"

喬治笙在這句話里,只聽到兩個字:喜兒.

常景樂跟宋喜什麼時候這麼熟了?

眼皮一掀,他看著常景樂道:"我是有個願望,祝你明年結婚."

話音落下,除了宋喜之外,其余人皆是忍俊不禁,唯有常景樂神色大變,連忙道:"我錯了,大哥,快收回,我可不想結婚,你這是讓我死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