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 真正的驚喜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哄了半天,才說服韓春萌不要去找賣煮雞蛋的老板撕逼,韓春萌頂著一腦袋的雞蛋液,出去找地方洗頭,宋喜收拾殘局,忽然想到她在電梯口給丁慧琴的那個,趕緊給丁慧琴打了通電話.

"丁主任,雞蛋您吃了嗎?"

丁慧琴說:"剛吃完,怎麼了?"

宋喜聞言,話鋒一轉:"我這兒還有呢,您要嗎?"

丁慧琴道:"不要了,你快自己吃吧,我都吃了早飯的."

寒暄幾句,宋喜掛斷電話,瞥了眼袋子中剩下的三個雞蛋,她拿出來全都磕了一遍,發現都是煮熟的,這就充分證明,喬治笙不是不會煮.

房間沒人,宋喜二話沒說,掏出手機打給喬治笙,電話響了幾聲,喬治笙接通:"喂?"

宋喜開門見山:"你故意的吧?"

喬治笙聲音不變:"什麼故意的?"

宋喜道:"你別裝,你早上給我的袋子里面,有一個生雞蛋!"

喬治笙云淡風輕的說:"雞蛋都長一個樣兒,可能放錯了."

他口吻不無戲謔,宋喜眉頭一蹙:"合著你跟我玩兒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呢?"

喬治笙呻吟低沉悅耳:"兵不厭詐."

宋喜氣到發笑:"行."

他真行,小氣鬼,記仇,心機boy,套路王,是她大意了.

掛斷電話,宋喜這一小天都琢磨著晚上怎麼整喬治笙,而喬治笙這一小天心情都不錯,上午元寶去翠城山接他,看到他眼底的傷,眼露意外:"怎麼受傷了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:"貓撓的."

元寶目光狐疑:"你什麼時候愛上逗貓了?"

喬治笙彎腰坐進車中,薄唇開啟:"貓主動的."

元寶琢磨著到底是貓還是宋喜,合上車門,他繞到駕駛席,不管是誰,有一點他敢肯定,敢在喬治笙頭上動土,還能讓他心平氣和接受,絕對不是一般人,或許不是一般貓,但貓也是沾了人的面子,所以歸根到底,還是宋喜有本事.

中午飯,喬治笙是跟家里人一起吃的,雖然他是晚輩,可地位高,所以上到叔伯長輩,下到兄弟姐妹,每一個都親自打來電話祝賀,也都送上禮物.

忙到晚上六點多,喬治笙如約來到禁城,常景樂先前發了房號給他,喬治笙乘電梯上樓,來到包間門口,他直接推門進去,房間中沒開燈,伸手不見五指,但于他而言沒什麼障礙,他環顧四周,屋中沒人,只有右前方的舞台前,拉著帷幕.

熟悉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來,是常景樂的動靜:"下面請欣賞上海灘當紅歌星,敏敏小姐帶來的《夜上海》."

話音落下,帷幕向兩側緩緩拉開,露出後面不小的舞台,舞台中間,霍嘉敏一身老上海歌舞廳明星打扮,性感的小洋裝,發帶,波浪卷,就連妝容都是那個年代的風格.

她站在台中央,身後一群穿著一模一樣,戴著面具的伴舞女人.

音樂聲起,輕快中帶著紙醉金迷,霍嘉敏扶著話筒,聲台行表面面俱到的唱著:"夜上海,夜上海,你是一個不夜城;華燈起,車聲響,歌舞升平."

舞台上的燈光映得整個包間大亮,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唇角淺淺勾起,眼底帶著玩味笑意,看得出是完全沒想到,但也不排斥.

伴舞的都是禁城本地的公關,各個膚白貌美大長腿,一具具活色生香的美好身體,光是視覺就是一場盛宴.

喬治笙權當是看表演,聽完了一首歌,所有公關魚貫而出,霍嘉敏仍舊站在台上,巧笑嫣然,故意憋著嗓子道:"今天是喬先生二十七歲的生日,我謹代表百樂門的所有員工,向您表示親切的問候,祝您生日快樂."

喬治笙唇角勾起的幅度變大,眼底也帶著無語.

"下面,請我們的工作人員把蛋糕推上來."

霍嘉敏說完,包間中自帶的單獨隔間房門打開,率先從里面出現的是一輛推車,車上是一米多高的七層蛋糕,推車的人穿著格子襯衫和背帶褲,典型的舊上海富家公子哥打扮,男人臉上戴著面具,喬治笙一時間還真沒看出是誰.

關鍵緊隨其後幾個人的打扮,皆是'怪異’.

一個穿著中山裝,一個穿著黑白色的警察制服,還有一個全身深藍色學生裝.

有人在唱生日歌,卻不是男人的聲音,除了台上的霍嘉敏之外,分明還有一個女聲,定睛一瞧,在三個男人身後,緩緩又走出一抹身影.

暗紅色的高跟鞋,纖細的小腿,開到大腿一半略微往上處的旗袍裙擺,不盈一握的楊柳腰肢,因為旗袍熨帖,所以將那人的好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,更顯前凸後翹.

雖然女人臉上也戴著面具,可喬治笙還是一眼就認出來,宋喜.

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她身上,看著她款步走來,一身酒紅色的絲絨旗袍,立到下巴處的高領,從領口一路斜下延伸的精致盤扣,她還在左手食指上戴了一枚紅瑪瑙的戒指.

這麼多人都在,喬治笙知道他不應該一直盯著宋喜看,可他就是移不開視線,像是被勾了魂兒.

最起碼出神了了五秒,喬治笙才強迫自己冷靜一點兒,蛋糕車已經推至他面前,穿背帶褲的男人壓著嗓子道:"七少,生日快樂."

這聲音一出,喬治笙馬上聽出是常景樂,霍嘉敏從台上下來,宋喜憋不住樂.

喬治笙薄唇開啟:"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,都把面具給我摘了."

聞言,眾人戴面具的紛紛摘下來,穿中山裝的是阮博衍,警察制服的是佟昊,深藍色學生裝的自然是元寶.

喬治笙不著痕跡的看向宋喜,宋喜摘了面具,面具後的臉上化了妝,妝容本身並不濃豔,她也只是打了底,刷了睫毛而已,可她自己五官動人,加之塗了個大紅唇,越發的看著媚氣誘人.

差一點兒,就差那麼一點兒,喬治笙險些脫口而出,她不是沒時間嗎?

即便此時知道她是故意的,可他仍舊覺得心緒難平,說不上是意外驚喜,還是格外激動.

她能來,總歸是好的.

宋喜也看向喬治笙,朝著他勾唇一笑,喬治笙這一刻的感覺就像是百爪撓心,千萬根羽毛同時掃過他渾身上下,他終于明白,女人太美不是形容詞,而是動詞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