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章 一步一個坎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沒想到,宋喜骨頭這麼硬,她仰著臉,英勇就義般的口吻道:"玩兒!來吧,你打吧!"

只要打不死她,他就別想好.

心底有信仰的人,一般都不怕'死’.

然而喬治笙舉著蛋糕,卻怎麼都拍不下去,看著她那張被奶油抹得看不出本來面目的小臉,之前他都覺著可笑,但這會兒…竟鬼使神差的覺著可憐.

幾秒鍾的空白,喬治笙垂下右手,將蛋糕扔進腳邊垃圾桶中,與此同時,松開扣著宋喜手腕的左手.

一般只有上位者才會有同情心,像是宋喜這種翻身農奴,她不想唱歌,只想報複,也不管喬治笙為何會突然放棄優勢,她雙手得空後馬上去抓蛋糕,然後舉起手臂往他臉上抹.

喬治笙象征性的往後躲了兩下,宋喜跨步跟上,他忘記身後是床,腿撞在床邊,退無可退,一屁股坐下,宋喜也是一時玩兒瘋了,趁虛而入,直接往上撲的.

喬治笙坐著往後仰,雙手再次扣住宋喜的手腕,見她往下壓,喬治笙猛然一收力,宋喜只覺得身前一空,整個人往他身上倒,喬治笙帶著她,兩人一個翻轉,下一秒,宋喜人已經在喬治笙身下,手腕被他按在耳際.

很久很久之後,宋喜回憶起自己對喬治笙真正動心的第一次,可能就是眼下這副情形,他不是壓在她身上,而是雙腿跨在她身側,像個帳篷一樣罩在她身上,她視線一片昏暗,眼前的燈光都被他擋住,唯有他那張逆光的昏暗面孔.

兩人一上一下,目光相對,呼吸都有些急促,胸口也都在起伏.

超過五秒的對視,宋喜後知後覺,眼下的情形貌似有些失控,她不想透露內心的莫名激動,可臉卻不爭氣的紅了.

沒多久,喬治笙松開她,翻身下地,宋喜也是很快撐著旁邊坐起身.

站在面前不遠處的喬治笙說:"自己看看."

聲音又恢複了昔日里的不近人情.

宋喜左右看了看,床頭櫃自是不必說,重災區,然後床頭,枕頭,剛剛她跟喬治笙又在床上鬧了會兒,如今床單,被罩,地毯,浴室門口的蛋糕,仿佛整個房間,無一幸免.

抬眼看向喬治笙,宋喜滿眼虔誠的說:"我心是好的."

喬治笙不語,只用讓人坐立難安的銳利目光看著她.

宋喜抿了下唇瓣,舌尖嘗到一絲甜味兒,這才想起自己滿臉的奶油,遂出聲道:"看看你,再看看我,咱倆誰比較慘?我用生命在給你慶生,不求你謝我,你別怪我就行."

她倒會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下,誰讓她進來作的?若是從前,這種冷漠的話,喬治笙一定想都不想的說出來,但是今天,他沒說.

"宋喜."

喬治笙忽然薄唇輕啟.

"嗯?"宋喜抬眼看著他.

喬治笙道:"趕緊去把臉洗了,瘆人."

說完,不待宋喜回應,他徑自轉身往浴室方向走.

宋喜在床邊坐了會兒,隨即起身往外走,待回到自己房間一照鏡子,好麼,怪不得喬治笙說的是瘆人而不是嚇人,她臉上這奶油抹的也真夠藝術的,跟刮大白一樣,除了眼球是黑的,其余的地方無一幸免,活像個女鬼!

趕緊打開水洗頭洗澡,洗完之後,宋喜拿起手機,此時是凌晨一點零五分,她給喬治笙打了通電話,他接了卻沒出聲,宋喜自顧自的問:"餓不餓?想不想吃東西?"

幾分鍾後,兩人在廚房碰面,大家都洗過澡,一身清爽,喬治笙拉開椅子,坐下點了根兒煙:"我想吃疙瘩湯."

宋喜站在冰箱前面,從里面拿出一個密封好的盤子,出聲回道:"今天不吃疙瘩湯."

喬治笙看向她,宋喜端著盤子走到他對面,盤子上蒙了一層保鮮膜,他垂目一瞧,里面封好的是一盤面,像是手擀面.

好奇,喬治笙問:"你做的?"

宋喜揭開保鮮膜,美滋滋的回道:"是啊,是不是很厲害?"

要是別人,喬治笙都懶得問,可落到宋喜頭上,他心里還真覺著厲害,果然對一個人的底線放到很低,對方隨便做點兒什麼,他都能感到驚喜.

宋喜在白色琺琅鍋里煮了水,水開之後往里面放了高湯寶,事先准備好的各種海鮮食材,這些都是跟韓春萌學的.

在她下面的時候,喬治笙明顯看到一盤子面,拎起來是一整條.

眼底閃過驚詫,心底也是不受控制的一陣感動,偏偏嘴上調侃道:"長本事了,長壽面都做得出來."

宋喜沒回頭,得意的聲音道:"那是,只有我不想學的,沒有我學不會的."

喬治笙很輕的'哼’了一聲,以示不屑,本還想再配上幾句揶揄,但空氣中逐漸飄來高湯的濃香,還有海鮮的味道,他坐在這里,一下子就被勾起了食欲.

東西都是准備好的,面也很快就煮熟了,宋喜用了個金邊兒的白瓷深碗,裝了一大碗,面端到喬治笙面前的時候,碗中央還有一顆窩好的荷包蛋.

別看她做飯不行,但窩荷包蛋是天才,第一次就煮的好.

一大碗香氣撲鼻的海鮮面,端的讓人食指大動.

喬治笙拿起筷子,正要吃,抬頭看向一旁眼巴巴的宋喜:"你呢?"

宋喜笑眯眯的回道:"我不餓,你吃吧."

喬治笙直白道:"你這樣讓我有些擔心."

宋喜問:"擔心什麼?"

問完她自己反應過來,馬上道:"你別怕,我之前試過很多次了,真的很好吃."

喬治笙在宋喜的多番鼓勵之下,這才拿起筷子,找到長壽面的頭,面很好吃,主要是外賣的高湯寶很好用,喬治笙吃著面,心里不是不感動的.

一旁宋喜說:"生日快樂,謝謝你在我過生日的時候,給我煮龍須面,我這人知恩圖報,投桃報李,你看我這根兒長壽面擀的,是不是頗具大廚風采?"

宋喜不說這話還好,喬治笙本沒注意長壽面的細節,宋喜說完,喬治笙吃著吃著,忽然發現一個細節,每隔二十厘米左右,面條上總會出現一個略後的點,其實不仔細看,根本不會發現,但他偏偏是個眼尖的人.

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是對的,喬治笙沒有繼續吃,而是將整條面檢查了一遍.

宋喜眼帶警惕的問:"你看什麼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這是一條面嗎?你是不是擀了很多條,自己接上去的?"

宋喜面對喬治笙的質問,本想撒謊,可見他一副肯定的語氣,她只好略顯委屈的口吻回道:"面不好,怎麼擀都擀不長……"

喬治笙拿著筷子,提不起也放不下,拉著臉,半晌道:"別人吃長壽面是為了長壽,我呢?吃個長壽面都是拼的,你是想讓我一步一個坎兒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