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5章 別浪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眼眶聚著眼淚,幫喬治笙把傷口處理好,馬上轉身走去床邊,床上床下都是蛋糕,她心底無端的委屈,但又不能哭出聲,短暫的手足無措,她彎下腰,捧起摔在床頭櫃上的一半蛋糕,轉身往外走.

坐在沙發上的喬治笙始終看著她,想叫住她,但卻沒有馬上開口.

他房里沒有垃圾桶,宋喜走出去半晌,拎著垃圾桶跟打濕的毛巾一起進來.

蹲在床頭櫃下,宋喜把地毯上的蛋糕撿起來,扔進垃圾桶.

喬治笙從她身後走來,往床邊一坐,宋喜看到他的黑色睡褲,就在她手邊,他坐著,她蹲著,這樣的位置更讓她覺著羞恥,送驚喜送到最後,自己搞的跟丫鬟似的.

正想著,忽然頭頂傳來一聲:"宋喜."

是喬治笙的聲音,聞聲,宋喜本能抬起頭去看他,可這一抬頭,人還沒等看清,只覺著眼前一片粉白,宋喜愣了,一動不動的蹲在原地,大半張臉上都是粉紅色的奶油.

足足過了七八秒鍾,宋喜才睫毛輕顫,試探性的睜開眼.

黑漆漆的瞳孔透過一層奶油,看向面前的喬治笙,他面孔俊美依舊,不見喜怒,她緩緩往下看,他翻過來放在腿上的右手,分明滿是奶油,宋喜還處在大腦當機的狀態,所以一言不發.

喬治笙微垂著視線睨著她,薄唇輕啟:"原諒你了."

兩人目光相對,宋喜一眨不眨的看著他,幾秒後,睫毛微微顫抖,眼淚說話間就要掉下來.

喬治笙說:"憋回去."

宋喜想憋,可是憋不住,抹著奶油的臉上,隨便一個微表情都特別逗趣,像是唱戲的,喬治笙見狀,眼底劃過一抹什麼,隨即低聲說:"你讓我見血,還把我房間弄成這樣,我報複一下都不行?"

他聲音低沉悅耳,聽不出憤怒和揶揄,只是帶著那麼一絲小脾氣.

宋喜點頭:"行."

她大眼睛烏黑明亮,滿臉奶油又白又粉,蹲在他腿邊,像個受氣的小媳婦兒.

喬治笙想拉她起來,但不知怎的,一抬手,控制不住又往她臉上抹了把奶油.

宋喜被迫閉上眼,蹙眉抿唇.

喬治笙唇角一勾,眼底的笑意能讓冰山融化.

等了幾秒,宋喜想要睜開眼,但睫毛剛一動,又是一把厚厚的奶油,抹得宋喜悶哼一聲.

喬治笙一定又去床頭櫃摸了奶油,不然不可能這麼多!

宋喜心頭的委屈逐漸轉化成怒火,可敵在明,她在暗,她不敢睜眼,唯有出聲問:"夠了嗎?"

喬治笙眼底的笑,宋喜看不到,只聽得他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不信他,小心翼翼的閉著眼睛轉身,挪了幾步後才睜開眼,起身走到茶幾放紙抽的位置,抽了紙擦臉.

喬治笙看她不哭了,起來准備去洗手間把手洗了,在她經過宋喜身邊的時候,宋喜忽然叫了聲:"喬治笙."

喬治笙扭頭看來,宋喜咻的抬起手,揚起來要往喬治笙臉上抹,但喬治笙反應很快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所以眼下又尷尬了,宋喜舉著滿是奶油的右手,看著喬治笙那張近在咫尺的臉,就是碰不到.

喬治笙捏著她的纖細手腕,感覺她還在用力往前伸,瞥著她說:"活膩歪了?"

宋喜說:"生日就要互相抹."

說著,她左手往臉上摸了把,然後抬手要往他身上蹭,喬治笙怎會給她機會,一把又將她的左手腕給扣住,眉頭輕蹙,他沉聲威脅:"老實點兒."

宋喜豁出去了,兩只手腕不能動,她動著手指,朝著喬治笙說:"蛋糕沒吃進嘴里已經是浪費,直接扔了那是糟蹋糧食,左右都這樣了,你讓我抹一下吧."

她真的用盡全力在往前伸,奈何這點力氣在喬治笙面前,無異于蚍蜉撼樹.

喬治笙看她這副張牙舞爪的模樣,漂亮的眼底閃過一抹戲謔:"怕浪費?"

宋喜說:"這蛋糕挺貴呢,要讓它'死’得其所."

話音落下,喬治笙手上忽然松了力氣,宋喜正琢磨他是不是想開了,結果喬治笙將她手臂一折,竟是拽著她的手腕,將她掌心上的奶油又重新抹回到她臉上.

前幾秒宋喜始料未及,睜著眼睛張著嘴,待到嘴里嘗到甜味兒,她馬上'噗’了一聲,閉上眼睛嘴巴,攥起拳頭,不讓他得逞.

喬治笙看她滿臉花,這才松手退到一旁,眼底盡是笑意.

宋喜站在原地,懵了,過了會兒才睜開眼,找到喬治笙站著的方位,怒視著他.

這次喬治笙沒有掩飾自己的笑意,略帶嘲諷的口吻說:"真不浪費."

宋喜凶狠的盯了他幾秒,然後某一瞬間,像是被點燃的小炮仗似的,猛地扭頭沖向床頭櫃,那里有的是沒處理完的蛋糕'殘骸’,她隨手捧了一把,然後掉頭撲向喬治笙:"我跟你拼了!"

有句老話怎麼說的?牛犢子瘋起來老虎都不怕.

宋喜如今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接二連三被喬治笙戲弄,她現在就想跟他同歸于盡,喬治笙看她這副不管不顧的樣子,一時也有些緊張,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.

他這一害怕,更加助長了宋喜的囂張氣焰,她沖過去,先是將一塊兒狀蛋糕往喬治笙身上扔,喬治笙沒想到她真的敢,所以站在原地沒躲,胸口略有撞擊感,低頭一看,黑色的睡衣上,拳頭大小的粉白色奶油痕跡.

他有潔癖,從來沒人敢這麼挑釁他,瞬間怒火沖到頭頂,喬治笙一抬手,很輕松的鉗制住跑到面前的宋喜,宋喜學聰明了,他不是抓著她手腕嘛,她骨頭很軟,用力一垂手,先抓他一袖子奶油再說.

喬治笙感覺嗓子眼兒被糊了一層奶油,話都講不出來,鉗著她的手腕,舉至頭頂,宋喜還以為他又要故伎重演,所以率先攥好拳頭,閉好眼睛,誰料喬治笙來了個高難度的,她沒看見他是如何具體操作,只覺得身體一轉,下一秒,他人已經站在她身後,而她的雙臂被掰到後背,兩只手腕由他一只手捏著.

憤怒下的喬治笙拉著宋喜走到床邊,空出來的右手直接抓起一塊兒滿是奶油的蛋糕,舉到半空對著她的臉,威脅說:"還玩兒不玩兒?"